雨花石书吧 > 上门狂婿张玄版 > 第八百八十三章 所谓天榜
    第八百八十三章  所谓天榜

    当从博物馆离开时,已经是下午了。

    安青阳负责开车,送张玄跟安东阳回酒店,柳明则是跟安青阳说了些什么后,便打招呼离开,从头到尾,都没搭理张玄一下。

    上车后,安东阳递给张玄一张卡片,“张总,这是明天拍卖会的邀请函,到时候凭借这个可以进入拍卖会场,明天我就没法带你进来了。”

    “我懂。”张玄点了点头,自己明天一旦动手抢鼎,谁跟自己染上关系,谁就倒霉。

    回到酒店后,张玄要了一份晚餐让服务员送到房间,他躺在床上,闭上眼睛,静静的思考起来,那件兽皮血衣,是放在鼎内的,克伸鼎和那件兽皮血衣,又有什么关系?

    当时,张玄并没有认出那是克伸鼎,否则绝不会轻易将这座铜鼎无视。

    要知道,克伸鼎和司母戊鼎是同时期的产物。

    而司母戊鼎出现的时间,在炎夏的神话使上,占据很重要的时间点,是商朝晚期。

    商朝晚期,万物恒星,一慧之星,持书封神。

    在那个时代,充斥了太多的神话色彩,以往的张玄,对这些还不重视,可现在,他不得不将这些放在心上。

    来自商晚期的青铜鼎,鼎内的血衣,千年不变……从知道气的那一刻开始,就有不断的迷雾遮挡在张玄眼前,他拨开一层,发现在这层云雾后面,还有更多的东西等着自己去发掘和探索。

    当然,这并没有让张玄产生一种无力感,反而这些神秘的东西,越来越勾起张玄的好奇心。

    一阵刺耳的铃声,打破张玄的思绪。

    张玄顺手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放在耳边。

    “喂,老大,最近乌鲁市的事搞得挺大啊,商晚期的青铜鼎,从哪挖出来的?”白池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

    “怎么,你什么时候对这种文物感兴趣了?”

    “老大,我在这快呆疯了啊,每天就是无休止的练气,你能想象到有多无聊吗?”

    张玄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白池心中那股怨念。

    “不修炼你想干嘛?出来打打杀杀?没个化形晚期,你好意思出手么?”张玄没好气的说道。

    “哎!”白池重重叹了一口气,“老大,话是这么说的,可也太无聊了,这不,跟你了解一下这两天最大的新闻。”

    “行了,你抓紧修炼吧,恐怕留给你修炼的时间不多了。”张玄开口道。

    “真的吗!”白池一下子兴奋了起来,“老大,是不是又要有事做了?太好了,你这次一定要让我打头阵啊!”

    “你到时候别死就行。”张玄警告一声,“对了,问你件事。”

    “怎么了老大?”

    “你知不知道天榜?”张玄问道。

    在张玄问出这个问题后,白池在电话里沉默了许久,才用一种古怪的语气回道:“老大,你怎么知道天榜的?”

    张玄眉毛一挑,“看样子你知道了?”

    “嗯。”白池应了一声,“知道天榜的人很少很少,我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当中,才知道的。”

    “哦?”张玄好奇一声,他听白池的话,好像这个天榜很神秘一样,“你给我说说,这天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呃,怎么说呢。”白池在电话那头组织了一下语言,“大概一年半前吧,我出了次任务,是关于一件珠宝的,接触了一批国内有钱的年轻人,老大你也知道,这年轻人嘛,就向往各种江湖啊,武术什么的,他们就花钱找了些师父,当时你在地下世界立过规矩,说二等以上地下势力的人,不能跟普通人过多接触这方面的事,所以这些富二代们找的师父,都是一些三等地下势力的。”

    白池说到这,缓了一下,继续道:“这些三等地下势力的人,平时接不到什么大任务,突然遇到这么一群有钱的主,就自发的联合起来,成立了一个所谓的天榜,说白了,就是给这些富二代们立得榜单,然后各自从自己势力里面挑了几个年轻好手,当成一个标杆,让这些富二代们明确了一下天榜第一有多强,然后,这天榜就出来了。”

    张玄听到这,伸手一拍脑门,难怪自己没听说过什么天榜,感情是那些三等地下势力拿出来忽悠人的玩意啊!

    “老大,这天榜最开始呢,还是那些富二代开始争得,不过你也知道,习武这事,一般人坚持不下来,一千个富二代里面,有一个能坚持练上十五天就了不起了,到后来,这些富二代们自己也不练了,就花大价钱,各处网罗什么天榜高手,那些三等地下势力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就把手下的人散出去,排了什么天榜一百八十八强者,本来这天榜是一个忽悠人的玩意,可渐渐就发展成了普通人群体里面的一个实力排行榜,那些三等地下势力一看,索性就把这天榜扔出去让那些人自己玩去了,老大,你不会是遇到什么天榜高手了吧?”

    白池问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很明显笑出了声,自从张玄和林清菡结婚之后,便性子大变,不像以前那般,行事也开始低调起来,白池完全相信,张玄可能会被那些天榜高手欺负,毕竟张玄现在就身在新省,而新省又搞出这么大一个拍卖会,不知道多少天榜高手都会跑过去呢。

    “行了,你快去修炼吧,等我见到你,发现你还没到化形后期,有你好受的!”张玄没好气的挂断电话,让自己疑惑大半天的天榜,竟然是这么一个东西,张玄都想给自己两巴掌。

    挂断电话后,张玄下意识看了眼手机屏幕,注意到了徐婉的那个来电未接,将电话打过去后,徐婉也迟迟没有接听,张玄也没放在心上。

    吃了服务员送到房中的晚饭后,张玄看了眼时间,把头一蒙,趴到床上睡了起来。

    夜晚悄悄降临。

    深夜四点,夜深人静,这也是一个人最疲惫的时候。

    安静的酒店房间中,张玄猛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看了眼窗外,打开窗户,身形灵敏的跳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