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王婿叶凡唐若雪 > 第九百六十二章 一起面对风雨
    第二天早上,睡了三个小时的叶凡挣扎着起来。

    他身体严重透支过度,运转的《太极经》勉强修复精气神,让他状态看起来没那么疲惫。

    积攒的白芒也输入拈花三人身上。

    叶凡感觉自己站起来都吃力。

    不过他身体尽管很虚弱,可他依然决定去中医大厦决赛。

    无论是神州还是阳国,都只剩下一个名额了,谁赢了这一局,谁就赢得最后胜利。

    金芝林众人看到叶凡醒来,一个个都很高兴,好像中大奖一样。

    主心骨回来,金芝林也就有松口气了。

    只是听到他要去比试,又一个个担心着他的身子。

    无论是外伤、内伤还是毒素,全都没有好利索。

    醍醐灌顶也只是让叶凡从痛苦记忆中爬出来。

    叶凡现在的状态只适合疗养,参加医术决赛是很不明智的事情。

    万一抽到需要极其耗费体力的项目,叶凡不仅难于完成比赛,搞不好还会再度晕倒。

    而且黑川暮雪现在气势如虹,实力比千山和山本还牛,叶凡疲惫应战一不小心就会输。

    今天是最后一场,叶凡如果输掉,只怕又会被千夫所指,甚至要背负叛徒骂名。

    没有人会看到他曾经赢了三场,也没有人会在乎他经历什么,只会认定他输掉最后一局丢尽神州的面子。

    “叶凡,我们虽然希望你能赢得比赛,给神州争光给华医争光,可你现在这个样子真不适合参赛啊。”

    最激进的龚老也站出来劝告叶凡:“你再出事,我们无法向你爹妈交待啊。”

    “而且你再一个不慎倒下了,拈花三人可就没人解毒了。”

    “我听说血医门自己都没解药,山本七郎至今还在昏迷。”

    他一脸关怀:“这一战要不换一个人吧,毕竟我们也赢了十五场。”

    “对,叶凡,比起一时胜败,身体最重要。”

    孔桃李也担心着叶凡:“而且这一次输了,改天你痊愈了,我们去阳国挑战对方赢回来就是。”

    他们心里知道叶凡是战胜黑川的唯一希望,情感上也无比渴望叶凡能扬我国威,但看到叶凡苍白如纸的脸又打消念头。

    这真是重伤到极致的人才有的脸色。

    而这种大比试,不仅比医术,还比体力精力,松野千山针灸铜人,可是虚脱了一番。

    “孔会长,龚老,你们放心吧,我身体撑得住。”

    叶凡保持着温润笑容,拍拍孔桃李和龚老肩膀:“我还年轻,我不想死,我不会让自己累死在擂台上的。”

    “而且这一战,我不需要拼死拼活,我只要出现在会场,胜利就属于我们。”

    他早已经安排好了对战的最终结局,是否自己出现都没有太大关系,只是为了避免万分之一的变数,他要现现身。

    他要压垮黑川暮雪心理的最后一丝犹豫。

    “叶凡,不是我涨他人志气,而是黑川暮雪真不简单。”

    “昨天她一药解顽症,一针醉全身,一指正错骨,医术比起千山和山本有过之而无不及。”

    龚老做着最后的劝说:“而且三局三胜,现在正是气势如虹,你跟她一战,情况真不乐观。”

    “龚老,你会看到我胜利的。”

    叶凡浅浅一笑没有多说,随后就钻入车里去中医大厦。

    车子开的很慢,五十分钟才抵达会场。

    叶凡从车里钻出来,发现门口早已经人山人海,无数人汇合聚集着今日一战。

    不少神州和阳国的记者也开始现场直播。

    因为血医门挑战神州,打的旗号是十三名天骄加三名绝世天才,挑战神州三十二名华佗杯省冠军,出战名单基本固定。

    而神州这边有不少变动空间,事实拈花三人名额也换了人,所以很多人都猜测今天谁对战黑川暮雪。

    同时黑川暮雪的战绩也流传开来,让她形象前所未有的高大,阳国人更是高呼血医门之花。

    总之,现场一片喧杂。

    叶凡正要走入进去,却一眼看到一张熟悉的俏脸。

    他迟疑了一下,转身向对方走了过去。

    很快,叶凡站在一辆保姆车前面,车子旁边站着一个中年胖子。

    中年胖子的体格看着臃肿,脸上也无比朴实,好像一个人畜无害的伙夫。

    但叶凡已经知道,这是唐若雪挖出来的昔日唐门战神之一,唐七。

    也就是他,带着人把唐若雪救了出来,还把苗追风一伙拿下。

    他向唐七点点头,随后继续望向保姆车。

    唐七面无表情把身子挪开。

    叶凡看到了一身职业装的唐若雪。

    长发盘起,眉眼精致,高挑的身躯,在微冷的风中屹立不动。

    没等叶凡开口,唐若雪轻柔一声:“你没事了吧?”

    刻意保持着距离和情愫,却依然能让叶凡感受到关怀。

    “我没事了。”

    嗅着那一抹熟悉的香风,叶凡轻声一句:“你受伤了没有?”

    “一点小伤,没有大碍。”

    唐若雪摸摸微微红肿的脸颊,随后脸上带着无尽歉意:“对不起……”显然她很是愧疚自己差点让叶凡输掉了比赛。

    她心里很清楚,一旦叶凡输了,会给叶凡带来怎样的后果,至少个人前程要耽误了。

    她对叶凡有点恨铁不成钢,这么重要的比赛,怎能因为一个女人而妥协呢?

    只是唐若雪也明白,谁都可以谴责叶凡,唯独她不行。

    “不关你事,是苗追风他们没底线。”

    叶凡柔声宽慰:“再说了,我最终还是赢得了比赛胜利。”

    他一点都不怪唐若雪,也不想她承受太多压力:“这件事过去了,你不要再想了,对了,苗追风以后也不会再伤害你。”

    叶凡尽力让唐若雪宽心:“丁梦妍的一家,袁青衣也会妥善安排。”

    唐若雪神情复杂看着叶凡。

    叶凡能够为宋红颜一刀冲冠一怒为红颜,也能够为自己安危放弃胜利承受千夫所指,她辨不清究竟哪一个份量比较大。

    只是无论如何,她都欠叶凡一份人情。

    “好好比赛。”

    唐若雪看着叶凡笑了笑:“无论输赢,我都在这里等你。”

    不管是荣光还是风雨,她希望这一次跟叶凡一起面对。

    叶凡笑笑没再说话,挥挥手转身走入会场……“咳——”看着叶凡的背影,唐若雪想要说些什么,却突然感觉一阵气血翻滚。

    她忙冲到车子后面干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