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求求你当个妖吧顶点小说 > 第27章 戊己杏黄旗【求收藏求推荐票】
    被沙尘拉着,猪八戒有些疑惑,“老沙,作甚呢,让俺出去求求情。”

    “你不知道,俺跟李长庚的关系挺好的,让他替我出面,玉帝肯定会回心转意,让我官复原职,回天享福。”

    他又拍了拍沙尘的肩膀,道:“你也别怕,哥哥我肯定忘不了你。”

    沙尘却脸色凝重道:“如果他能替你求情,你还会被贬下凡?”

    以他对西游的了解,取经小组的每一个人,都是命中注定,有了安排的。

    他在逆天改命,可不想让猪八戒给毁了。

    猪八戒也绝对是被算计了,只是他还不自知而已。

    猪八戒听了沙尘的话,愣了一下,随即皱起眉头来。

    他辩解道:“当时我做错了事,玉帝惩罚,谁也不敢求情,这都过去几年了,陛下也该气消了,他求情就有用了吧?”

    沙尘摇头道:“实话告诉你,没有用,谁求情也没用。”

    猪八戒不信。

    不过。

    他却没有急着要出去了,因为他的内心在天人交战。

    沙尘选择了沉默,看着阵法之外,已经沉入流沙河之中的太白金星。

    他在等着这个不速之客离开。

    太白金星明显是有备而来,他在流沙河之外,心中惊叹不已。

    “幸亏我知道万剑穿心阵法之所在,否则绝对无法在万里河域找到这个地方,流沙河变得太大了。”

    “这厮从何处得到的阵法,竟然能屏蔽老夫的天眼通。”

    虽然早就无法看破沙尘的阵法,但是太白金星站在阵法前,也无法看破,他心中就无比的感慨。

    他在外喊了几声,但是沙尘都当做没听到。

    太白金星心中骂了两句,“这厮竟然用对付那些妖怪的方法来对付老夫,视而不见。”

    “想来确实是对老夫和陛下,心有怨气,这是在发泄呢。呵呵,就怕你不发泄。”

    太白金星暗中笑了笑,沙尘在毅力方面表现惊人。

    对什么事情都保持谨慎和克制,这让他很头疼。而现在发现,沙尘对他和玉帝心中有气,他反而开心起来。

    不怕沙尘有气,就怕他没气。

    心中有气,才好利用。

    只是他在外面又喊了几声,沙尘还是没啃声,让他渐渐地有些烦躁了。

    抬起手来,就打出一掌,顿时沙尘的阵法摇晃。

    但是。

    却没摧毁,但是危险了。

    沙尘脸色微变,再次摁住了想要出去的猪八戒。

    此时。

    “发现宿主的阵法正在被愤怒的太白金星攻击,你有以下选择。”

    “选择一:继续视而不见,让他打下去,累了就会自己走。奖励法宝【打神鞭】。打神鞭:元始天尊赐给姜子牙的法宝,可打神仙。出其不意之下,天仙用打神鞭都可打杀大罗金仙之下。”

    “选择二:平息太白金星的愤怒,奖励法宝【戊己杏黄旗】。戊己杏黄旗:金莲万朵、无物可破、诸邪避退、万法不侵。防御类型法宝,天仙持之,大罗金仙都破不了。”

    沙尘看到这两个选择,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第二个。

    第一个太阴险了,给他打神鞭,是想要让他屠神为妖证道么!?

    摆明了告诉他,这玩意能出其不意把太白金星给秒了。

    那之后,他恐怕就真的是只能出水为妖,麻烦不断。

    他可不傻。

    第二个戊己杏黄旗,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

    天仙持之,大罗金仙都破不了的防御,简直是再好不过。

    虽然他以金仙持之,恐怕也无法让它效果好更多,但是至少能防住大罗金仙。

    现在的世界,大罗金仙已经是顶尖战力了。

    沙尘觉得,有了这法宝,他会更有安全感。

    那是紫绶仙衣给不了的安全感。

    而且沙尘觉得,这次的选择,奖励似乎有些过于丰厚,让他有些震惊。

    但是转念一想,多半是因为让他选择的是太白金星这种强者吧,而且还威胁到了命运。

    沙尘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第二个,只是如何平息太白金星的愤怒,让他有些头疼。

    如果贸然出去,他又觉得没安全感。

    不出去,太白金星未必肯停手。

    把人请进来,又有点请狼入室。

    沙尘试探道:“李大人为何如此暴怒,冲击在下的洞府?”

    李长庚还是在外面轰击阵法,没停下的意思,呵呵道:“老夫喊了你那么多声,你总算是回答了,还以为你死在万剑穿心之下了呢。”

    沙尘道:“李大人何必如此刻薄,是在下方才在修炼,耽误了李大人的问询。”

    李长庚道:“你打开阵法,让老夫进去。老夫此次来,除了监督一下你的受刑情况,也是有事情要交代。”

    放他进来?

    沙尘心惊肉跳,连忙道:“李大人放心,在下每日一次万剑穿心,不曾停下过,吾日三省吾身,更是毫不停歇。”

    李长庚道:“老夫不信,你让我进去再说。不同意,我就打破你的阵法,亲自进去。”

    沙尘是罪将,他是上官。

    做这种事,他丝毫没有负罪感,甚至是理所当然。

    沙尘很头疼,遇到不讲理的李长庚,是他最不喜欢的。

    这也是沙尘为何想要更好的防御阵法和法宝,以及增加修为。

    只有这样,才有安全感,才有保命的资格。

    沙尘有点担心,现在的阵法挡不住李长庚的攻击,但是放人进来,也不可能。

    这老倌把他当罪将,做什么事都理所当然。

    到时候把他的药田什么都给搜刮走,逼他为妖,那他就真的是被逼上绝路。

    沙尘再次试探道:“李大人,还请稍安勿躁,我有没有承受天罚,相信李大人肯定知道的,昊天镜可不是摆设。”

    曾经侍奉过玉帝,天庭有什么宝贝,沙尘还是知道的。

    李长庚暗道:“这匹夫还真是难缠,老夫就不信,破不了他的阵法。”

    “区区一个罪将,是来这里坐牢受罚的,哪有监督刑罚的人进不了牢房的!?”

    他继续猛攻,心中还是有火气。

    沙尘看了一眼边上的猪八戒,计上心头。

    他笑道:“李大人,我跟你做个交易吧。”

    李长庚道:“你先打开阵法,否则老夫打进去。”

    沙尘道:“老大人,天罚是你亲手所设。此处已经是在下的洞府,放李大人进来,在下没安全感,还是隔着阵法谈吧。”

    李长庚道:“你没资格跟老夫谈条件。”

    沙尘道:“是关于天蓬元帅的。”

    李长庚愣了一下,随即道:“说说看。”

    边上的猪八戒则是懵了,怎么说到他身上了?

    而且。

    他怎么感觉,提到他,李长庚的语气变得有些古怪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