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求求你当个妖吧顶点小说 > 第124章 吾儿孝顺【求订阅】
    沙尘眼中闪过警惕之色。

    没想到,又是观音。

    就是不知道,此次她是否参与其中,还是金毛吼为了邀功,自作主张。

    不管怎么样,这笔账肯定也要算金毛吼一份的。

    “之前他来找我,我实力低微,不能与他计较,本以为他放弃了,没想到竟然还蛊惑红孩儿来寻我麻烦。”

    “恐怕,他不止是找了红孩儿。如此一来,必须给他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才行。”

    沙尘已经动了杀念,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如今的他,竟然已经敢想杀观音坐骑了。

    不过。

    他自己肯定不能去的。

    然后看向了红孩儿,听着他在谩骂观音,便是心中一动。

    沙尘道:“圣婴,你出去之后,要作甚?”

    红孩儿道:“找那老娘们算账,竟然敢算计小爷。”

    沙尘有些紧张,连忙道:“不可,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此事也许观音并不知情,你该找金毛吼算账才对。”

    他不可能让红孩儿就这么直接去找观音的,即使是观音在背后算计了,也不行。

    否则观音直接把红孩儿镇压,然后收服,就麻烦了。

    而红孩儿打杀了金毛吼,不过是一报还一报,即使观音记恨,想要找麻烦,也要找到理由。

    否则牛魔王肯定会报复回去。

    牛魔王可不简单,观音收红孩儿为徒,恐怕有一大半原因,是因为想要拉拢牛魔王及其所属势力。

    红孩儿将金毛吼干掉,还能断了观音的一臂,让她头疼。

    其次观音肯定会因此而跟牛魔王一家决裂,他们就再也不会走到一起。

    观音必将为此而烦恼,就没心思放他身上了。

    想到此处,沙尘便是更加不能让红孩儿直接去找观音。

    好生劝说,红孩儿才是觉得,确实该找金毛吼的麻烦,而不是找观音。

    红孩儿喝酒上头,热血上脑? 感动不已。

    扑通一声跪在沙尘面前? 痛哭流涕,“叔叔? 你对我真好? 我冲撞了你,你不仅放过我? 还为我着想,我该怎么报答你?”

    沙尘微微一笑? 正想说什么。

    红孩儿继续道:“要不然? 你当我义父吧,我家来了个婶子,名为玉面狐狸,我将她介绍给义父当妾。”

    沙尘愣了一下? 面色古怪起来。

    同时深深地看了一眼红孩儿? 这厮怕不是没醉吧。

    玉面狐狸是勾引牛魔王的女妖精,恐怕红孩儿是知道的,介绍给他,还解决了他们家的麻烦。

    红粉骷髅,他才不需要呢。

    更何况? 他若是真的敢把玉面狐狸给收了,怕不是第二天牛魔王就带着芭蕉扇杀过来。

    沙尘笑呵呵道:“不用了? 你要认我做义父也行,送妾的事? 休要再提。”

    收红孩儿为义子,会使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加牢靠。

    红孩儿也会更听话? 让他帮忙销售丹药? 或者破坏观音的布局? 也就更方便了。

    酒酣耳热,红孩儿当真是跪在沙尘的面前,老老实实的三叩九拜,认贼作父,不,认了义父。

    红孩儿的眼睛都红了,扑在沙尘的膝盖,便是嚎啕大哭,不停地拍沙尘的大腿。

    那模样,把沙尘都搞懵了。

    拜义父而已,不至于。

    戏过了,小老弟。

    但是。

    他也看出来,红孩儿是真情流露,确确实实在痛哭流涕,显然是触动了伤心之处。

    沙尘愣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

    “多半是红孩儿因为家庭的变故,牛魔王带了小三回家,然后发生了冲突,觉得失去了父爱,如今认了我做义父,感受到了浓浓的父爱。”

    沙尘觉得,他猜测的八九不离十。

    暗中叹息一声,拍了拍红孩儿的脑袋,然后伸手将之前下了药的酒收起来。

    这药,上头。

    还引人伤心,下次天蓬他们来的时候,也给他们灌一点,争取地位更进一步,从兄弟做到父亲。

    红孩儿痛哭流涕了一会,便是开始自言自语,果然是说起来了家庭不幸。

    当真是牛魔王带着小三玉面狐狸回家,然后跟铁扇公主打了一场,被他看到了。

    然后,他不知所措了。

    牛魔王当即表示,要离开火焰山,还要休了铁扇公主,然后带着小三玉面狐狸,扬长而去。

    红孩儿自然是追上去质问,但是被牛魔王给了一巴掌,让他别多管闲事。

    而他也是火爆脾气,表示要杀了玉面狐狸,更是被牛魔王教训了一顿。

    因此。

    父子俩结下了心结。

    红孩儿倒是没有去杀玉面狐狸,因为他害怕牛魔王。

    实际上到了取经开始,他都没有打杀玉面狐狸,但是却也没有原谅玉面狐狸。

    不过。

    红孩儿是典型的讨好型人格,在暴躁的外表之下,是要讨好自己心目中崇拜和敬畏的人。

    譬如,牛魔王。

    所以他抓到了唐僧,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请牛魔王一起吃唐僧肉。

    其实也是希望借此能够缓和父子之间的关系,从而让牛魔王回心转意,离开那个狐狸精。

    很显然牛魔王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唐僧肉他要吃,狐狸精,他也要上。

    红孩儿注定是辛苦一场。

    而他之所以轻易被金毛吼挑拨,其实也是因为家庭变故,加上他积郁已久,想要发泄,就来找沙尘的麻烦。

    其次也是因为他想打败沙尘,然后证明自己的强大,再震慑狐狸精,让她自己离开。

    总之原因千百条,造就了他今天前来。

    然后沙尘对他只是稍微有点好,他就忍不住感动的稀里哗啦,甚至认了义父。

    这也是家庭缺爱的缘故。

    别人对他好,他就加倍感激回去。

    沙尘竟然有些心疼,拍了拍红孩儿的脑袋,安慰道:“圣婴,别伤心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红孩儿抬起头来,梨花带泪道:“义父,你真的不考虑一下?那狐狸精很骚的,你一定喜欢。”

    沙尘脸一黑,白心疼了。

    他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红孩儿不死心,为了让沙尘接盘,苦口婆心,死皮白赖的劝说。

    沙尘则是再三拒绝,一再推脱。

    红孩儿懵了,质疑道:“义父,你难道有寡人之疾?”

    沙尘道:“天下寡人都该死。”

    红孩儿又道:“难道,你无法管中窥鲍?”

    沙尘脸更黑了,这死孩子什么思想!?

    红孩儿又叹息道:“义父,你估计是在这里,日日夜夜以水为镜,照见自己,连性趣都没了。

    若是你能看到那狐狸精,必定会被她迷住,沉迷在她的石榴裙之下。”

    沙尘敲了他脑门一下,道:“你既然觉得她这么美丽,为何不自己去追求?”

    红孩儿幽怨道:“义父,此等忤逆乱来之事,你怎么能怂恿孩儿去做?”

    沙尘被他的眼神打败了。

    心中也是好气。

    你不想去做,让我去接盘,惹你老爹!?

    这死孩子,要给一点教训才行。

    正在他想,该怎么给红孩儿教训的时候,这孩子却是起身,颇有些沮丧的自饮自酌。

    沙尘又于心不忍了。

    好心安慰了一番,效果不大。

    此次宴会,便是不欢而散。

    翌日。

    红孩儿再次生龙活虎,仿佛已经忘记了宴会上的不愉快,只是记得认了沙尘为义父。

    而且清醒状态之下的他,喊沙尘为义父,丝毫不觉得羞涩,甚至更加真诚。

    “义父,多谢义父不计前嫌,收留孩儿。”红孩儿抱拳请安。

    沙尘暗中点头,他还真的担心红孩儿醒来之后,六亲不认,以下犯上呢。

    那他就要想办法,让这孩子回忆起他们父慈子孝的画面。

    好在,红孩儿是个孝子。

    红孩儿道:“义父,这地方宽敞,不如我暂时留在这里陪你一段时间,迟些时日再出去打杀金毛吼。”

    沙尘道:“可以,你我父子新认,正该好好地维持一下父子之情。”

    其实。

    他也担心红孩儿这一切是装出来的,必须好好观察一段时间,才好决定红孩儿的去留。

    否则的话,红孩儿走了,把这里面的情况传出去,人尽皆知,他就麻烦大了。

    一个贬将,竟然过得这么好。

    天庭会看得下去?

    佛门会任由他继续发育?

    不可能的。

    他们要的是沙尘苦哈哈,然后走投无路,最后让佛门渡化。

    红孩儿留下来之后,沙尘也是难得的大方一次,没有收他房租。

    但是,却也暗示他,三节两寿的礼物,是不能少的。

    他也不担心红孩儿会耗费他的资源,因为他的资源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

    所剩无几了。

    他自己用都不够,根本给不了红孩儿。

    反而是红孩儿看沙尘穷困潦倒(没打开仓库),于心不忍,自掏腰包。

    他拿出一个乾坤袋,道:“义父,孩儿也没有什么见面礼,这是孩儿平日里的积蓄,都是做妖抢来的,干净的很,孝敬义父了。”

    沙尘感动的不行。

    这些资源都是红孩儿一刀一枪抢来的,那都是辛苦钱,自然是干净的很。

    他没想到,红孩儿竟然舍得都拿出来孝敬他。

    沙尘道:“你是孩子,为父都还没给你见面礼,你就给我,那你自己怎么办?”

    红孩儿道:“没事,我还有一袋。”

    沙尘叹息一声,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就不能全给?

    难道,为父还会全要?

    全要了难道不会夸你一句,吾儿孝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