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求求你当个妖吧顶点小说 > 第131章 我要开始装逼了【求月票】
    沙尘又惊又喜。

    没想到一日之内,在嫦娥身上能刷出两个选择。

    这让他惊喜之余,又有些头疼。

    系统给的选择,有点坑爹。

    他并不想让嫦娥进来,但是系统的选择诱惑性太大。

    毕竟他要拿到了震天弓,总不能对着一本斧法练习射箭吧!?

    而且。

    拒绝嫦娥仙子,好像也没办法完成第一个选择,只能镇压,然后得到碎星斧。

    如此一来,倒是相得益彰。

    拒绝一个,就会得到斧头,然后下一个必定会得到对应的斧法。

    答应的话,就会得到震天弓,并且有对应的箭法。

    沙尘觉得。

    系统这是让他在做人生最艰难的选择。

    之前的选择,他都可以毫不犹豫,现在,他犹豫了。

    放嫦娥仙子进去,可能会让暴露自己的秘密,不放进去,就只能到斧头劈柴。

    沙尘觉得,劈柴也挺不错的。

    但是。

    嫦娥道:“你这贬将,昔日哪有机会跟本君说话,现在还敢拐走本君的玉兔,而且将本君拒之门外。”

    “你不开门,即使今日我不能进去,他日本君必定请命陛下,破了你的流沙河。”

    沙尘很头疼。

    嫦娥又道:“不过,也许不用他日了,也许明日,也许今日,玉帝说不定就会让人破了你的洞府。”

    沙尘急了,也顾不得什么奖励,道:“仙子,此话怎讲?”

    嫦娥高冷道:“你在问我?”

    沙尘皱起眉头,眼神不善,道:“仙子,你要入流沙河,难道不怕在下图谋不轨?”

    嫦娥笑道:“你没这个胆量和本事。”

    沙尘忽然咧嘴笑了,道:“既然仙子不嫌寒舍简陋,执意要进,那就进吧。”

    他不可能真的镇压嫦娥,先不说他没必胜的把握彻底的留下嫦娥。

    其次就是在流沙河之外打杀嫦娥,不管嫦娥死活? 他必定会被玉帝下旨打杀。

    到时候? 戊己杏黄旗可护不住他。

    不说奖励的事,就是廷议的内容? 他也想知道。

    沙尘犹豫了一下? 还是让嫦娥进入了洞府。

    打开了流沙河,开辟了洞府大门。

    沙尘警惕的盯着周围? 特别是嫦娥这娘们,几乎把她看透了每一寸肌肤。

    直到她进入了流沙河。

    沙尘便是毫不犹豫的关上了洞府大门。

    嫦娥仙子微惊? 不喜道:“将军如此急着关门作甚?本君乃是女人? 入了你洞府,还把门关上,即使你我清白,传出去? 也恐遭人闲话。”

    沙尘呵呵道:“仙子说笑了? 谁敢说仙子的闲话?”

    你一个寡妇现在知道是非多了?

    非要进入宅男的家门,还怕名声!?

    嫦娥仙子也就是随口一说,进入了洞府,她也不担心沙尘会拿她怎么样。

    更何况,她还是以昔日眼光看待沙尘? 觉得沙尘不过是区区扶车鸾的小将。

    能耐上了天,难道还能耐上了她不成?

    嫦娥心中不屑? 依旧是一脸高冷。

    然后打量沙尘的洞府,脸上多了震撼之色。

    此处。

    宫廷楼阁? 鳞次栉比。

    高山流水,错落有致。

    俨然一个世外桃源? 宫殿高耸入云? 金碧辉煌? 磅礴大气,远在广寒宫之上。

    宫殿之外,则是郊外,到处都是青山绿水。

    还有一片仙田。

    嘶!

    田中竟然有蟠桃树,连她的桂花树都有,而且还有数之不尽的神药仙草。

    那占据半壁田地的仙稻,就不必说了,长势良好,还在天家之上。

    嫦娥懵了。

    她对其他东西都不感兴趣,唯独对蟠桃树和桂花树,极有兴趣。

    上前仔细抚摸了一下桂花树,眼中的震撼之色,更加浓郁。

    “竟然真的是桂花树,此乃先天灵根,昔日本君从木乙之星发现有一片桂花树灵根,移栽了三十六株在广寒宫。”

    “但都是下等桂花树,你这是上等,在桂花林的中心,本君都不得而入,你如何得到的?”

    她看向了沙尘,心中震撼。

    沙尘自然是不能实话实说,便道:“都说宝物选有缘人,也许,我是有缘人,它来找我的,并非我去找它。”

    嫦娥一脸质疑,显然是不信的。

    权当沙尘在敷衍她,不打算告诉她真相。

    而她觉得,凭借沙尘的本事,肯定没办法独自去木乙之星得到桂花灵根,那么肯定是别人赠与。

    只是。

    谁会送给他这个!?

    桂花灵根媲美蟠桃灵根,三界之中都十分罕见。

    而且还是桂花灵根的上品,一株抵得过她那三十六株了,谁舍得赠与如此贵重之物!?

    沙尘见她不信,便是发誓,道:“我发誓,此乃它自己来的,不是我去寻找的。”

    嫦娥见他煞有介事的立誓,已经信了七分。

    然则如此,她才更是震撼。

    沙尘何德何能,她凭借特殊法宝和人告知路线,披荆斩棘,历经千辛万苦,死了许多追随者,才得到三十六株桂花灵根。

    沙尘却在家中坐着,灵根就找上门来了!?

    她有些不信。

    然后她又看向蟠桃树,道:“别告诉我,此蟠桃树灵根,也是它找的你。”

    沙尘道:“仙子当真是蕙质兰心,确实是如此。”

    然后腼腆的笑了笑,让嫦娥仙子狂翻白眼。

    现在。

    高冷的嫦娥仙子已经在心中,把沙尘打上了一个‘不着边际’‘胡言乱语’‘胡说八道’的标签。

    沙尘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不信了。

    不过。

    信不信无所谓,他也不在乎。

    只要嫦娥告诉他,廷议的内容就行。

    沙尘道:“请仙子告知,廷议的内容和结果,那对在下很重要。”

    嫦娥当没听到,随口道:“本君远道而来,你不请喝茶吃饭?”

    沙尘皱眉,但还是去做了一顿饭。

    本想做一顿粗茶淡饭,但是嫦娥仙子站在厨房门口,也不进去。

    就靠在门边,淡然道:“本君虽喜清淡,你却也别想粗茶淡饭糊弄本君,实在无礼。”

    沙尘便是只好用心,做几道大菜,让这娘们开开眼。

    不到一个时辰,他便是做好了十八道大菜,而且没有一样重复的。

    美味的让嫦娥仙子都频频看向饭桌,若非顾及仙子颜面,都忍不住伸手抓来吃了。

    她又自顾自的去酒窖,拿了几坛子美酒。

    都是桂花酒,还有一坛子蟠桃酒。

    看她如此熟稔,沙尘忍不住肉疼。

    暗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美酒灌不醉老娘们。

    他忍下来,只要嫦娥开口了,就让她赶紧滚蛋。

    不过。

    嫦娥已经知道洞府里的情况,让他有些头疼,此事若是让外人得知,恐遭人妒忌。

    区区流沙河贬将,洞府得天独厚,仙山福地,宝物众多,岂不遭人眼红!?

    沙尘本想将东西藏着掖着,但是嫦娥看的也不少了。

    而且他看得出来,嫦娥似乎高冷之中带着一丝忧郁,直到现在都没说廷议的事。

    想来嘴巴挺严的。

    也许不会说出去,而且他打算改变策略。

    跟寡妇将怀柔是不行的,要震慑她,让她不敢轻易说出去才行。

    虽然嫦娥到时候离开了,他未必会去追杀,但是他要让嫦娥知道,他有能力随时打杀她。

    即使。

    她在广寒宫。

    所以。

    沙尘打算展露肌肉,让嫦娥知道厉害,彻底的击垮她的内心,震慑她。

    故而。

    他反而没有继续藏着掖着,而是故意的露富。

    嫦娥仙子打开了一瓶桂花酿,倒了一杯,一饮而尽,轻皱眉。

    面无表情道:“玉兔告诉你的酿制法门吧?”

    沙尘道:“她不懂,我自己琢磨的。”

    嫦娥仙子道:“不愧是上等灵根,比我酿制出来的桂花酿还要好喝一筹。”

    沙尘笑道:“仙子喜欢,离开之时带一坛。”

    嫦娥点头,然后将桌子上的两坛收入了长袖之中,喝桌上开着的。

    沙尘看了。

    嘶。

    老娘们挺狠的,说了一坛,你收走两坛作甚?

    也不知嫦娥是喝了酒,脸色微红,还是没上齐菜就打包白抓包而脸红。

    总之。

    她脸红了,面色红润,煞是好看。

    沙尘看了,却想掐死她。

    从来只有他吃拿卡要,现在竟然被一个女人骑到身上吃拿卡要。

    沙尘很不爽。

    嫦娥道:“将军可有温酒的炉子?”

    她都不知道,再喊沙尘将军的时候,已经没有一开始的居高临下和命令。

    仿佛变得有些平和。

    已经是拿沙尘放到平等位置上了。

    能够拥有如此多宝贝,以及此处洞府的沙尘,已经值得她平等对待了。

    沙尘拿出九龙神火罩,缩小放在桌上,充当炉子,直接烫酒。

    嫦娥震惊道:“九龙神火罩?你怎么会有?”

    沙尘道:“还是它找得我。”

    嫦娥仙子一脸质疑,完全不信。

    沙尘呵呵一笑,用无定飞环敲核桃,挑肉来吃。

    然后又盘腿坐在风水蒲团之上,伸了个懒腰,本想拿卯日神针挑一块肉的。

    可惜,给了蜘蛛精,没法拿来用。

    便是招回巨阙剑,缩小成匕首大小,抓过手抓肉,一片片切开。

    放到盘子里,推给嫦娥。

    笑道:“仙子不嫌弃,请用膳。”

    然后又打来玄天真水,倒入盘龙炼丹炉之中煮沸,缩小放在桌面上。

    “凡间君王有钟鸣鼎食的说法,我称之为打火锅,现在请仙子打火锅。”

    嫦娥觉得新奇,夹肉片在盘龙炉子之中唰了几下,蘸酱吃之后,眼睛都发光了。

    果然美味好吃。

    他哪里来那么多奇思妙想。

    而且。

    此间到处都是重宝,竟然被他如此使用。

    难道,真的是宝物选择了他,才让他如此慢待?

    嫦娥心中震撼,对沙尘已经产生了浓郁的兴趣。

    人,为何如此能装逼!?

    其实。

    有这个想法的不仅是她,远在紫芝崖的通天教主,此时也是一脸无语。

    低骂道:“老夫都看不出,此子是卖弄,还是真的浑不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