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求求你当个妖吧顶点小说 > 第215章 李家父子算计玉帝【求订阅求月票】
    沙尘回过头来,张弓搭箭,直接松手。

    弓箭飞出去,九道流光,如同流星划过天空,绽放出璀璨的光华。

    他都不用再看,就已经预料到了情况。

    噗噗噗!

    几声响,沙尘就听到了闷哼之声。

    同时再次一挥手,指尖迸发出一道光彩,却是凭空划出一个光圈,被他拍出去,凭空放大,将李家兄弟和百来位罗汉圈在其中。

    砰砰砰。

    他没回头,但是却可以想象得到,李家兄弟和罗汉们,必定是撞得头晕眼花。

    沙尘再伸出手,直接将遁龙桩给抓过来,拍了一掌,打了一拳,待到上面出现了裂纹,便是往身后一扔。

    钻入洞府之中,大门关闭。

    砰。

    画地为牢的光芒消失,李家兄弟自由了,但是却在洞府门前碰了一鼻子灰。

    金吒身上有三个血洞,是流光箭射中的,不过不碍事,只是稍显狼狈而已。

    木吒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他中了两箭,但是两箭都差点要了他的命,身受重伤。

    还有四位罗汉中了流光箭,他们更惨,被射中之后,当场陨落。

    金吒惊怒交加,将他们的尸体捞起,咬牙切齿。

    法宝有了裂纹,他也心疼不已。

    咆哮道:“沙尘,你简直是可恶,竟然敢打杀我佛门罗汉,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佛?”

    “而且本座乃是弘法菩萨,乃是佛祖弟子,你竟然敢射我?”

    他怒不可遏,愤怒无比,佛光普照,头顶有佛陀虚影,一个巨大的掌印拍下来。

    噗。

    拍向流沙河,将河水挤压,又下拍到洞府,想要将洞府摧毁。

    但是,无功而返。

    佛陀虚影不断地拍下佛门大手印,一个个卍字如同苍蝇一般在空中飞舞。

    然而。

    佛门大手印虽然了得,却破不了流沙河的洞府,黑水玄武壳甚至连摇晃都没有。

    只是,地动山摇,流沙河之水肆虐,周遭千里之地,魑魅魍魉的洞府都被淹了。

    木吒在咳血,道:“大哥,走吧,你破不了流沙河的,我们请父王帮忙。”

    金吒本想继续发泄怒火,但是看到木吒受了重伤,也不敢怠慢,给他服下丹药之后,便是带上天宫。

    众多罗汉面面相觑,神情低落,泱泱而去。

    金池长老知道李家兄弟败了之后,都吓得赶紧连夜收拾东西,出去避难。

    他也不知道沙尘是否知道,李家兄弟在观音禅院作为跳板,但是他却必须避难几年了。

    李家兄弟上天了,他们二人直接带着伤势到了云楼宫,见着了李靖和殷十娘,还有他们的妹妹云楼仙子。

    此时的李靖和殷十娘,还有云楼仙子,似乎在谈天说地,有说有笑。

    这是他们一家难得的欢乐时光。

    但是。

    李家兄弟进来之后,血腥之气顿时吓了他们一跳。

    殷夫人心疼道:“老大,老二,你们怎么受伤了?谁欺负你们了!?”

    李靖也是脸色难看而凝重,什么时候,他们老李家的长子和次子可以被人如此欺负了?

    低喝道:“是谁,把你们给打成这样?”

    他实在是不相信,有人能够同时打伤他的两个儿子,谁会这么不长眼?

    木吒道:“父亲、母亲不用担心,孩儿已经服了药,几年之内必定能够复原。”

    “至于打伤我们的人,二老也别担忧了。”

    李靖哼了一声,道:“看来,打伤你们的人,已经被你们给打杀了,还好,没丢我老李家的脸。”

    但是。

    木吒和金吒兄弟二人脸色羞愤,对视一眼,单膝跪在地上,低下了头。

    李靖心里一突,道:“怎么,你们没把人给打死?”

    金吒道:“父帅,那个人是流沙河的沙尘,我们打不过,他躲在流沙河之中不肯出来。”

    沙尘!?

    李家上下都惊了。

    李靖更是懵了,殷夫人则是愤怒无比。

    云楼仙子震撼惊悚。

    李靖道:“区区流沙河沙尘,他怎么敢打伤你们?难道,他不知道,你们是我李靖的儿子,还是佛门的大德?”

    他愤怒无比,惊怒交加。

    区区沙尘,怎么敢打伤他的儿子!?

    难道,沙尘想造反?

    殷十娘也是哭道:“夫君,我早就说了,让你们不要去招惹沙尘,他已经是大罗金仙,命数改了,不是我们可以拿捏的,你们非不听,非要去惹他。”

    李靖有些不耐烦,挥手道:“行了,此乃正事,你不要胡搅蛮缠。贞英,带你娘下去。”

    云楼仙子拉了拉殷夫人,然后劝慰了两句,便是退下。

    不过退下之后,她很快又回来。

    李靖权当看不见,反正这个女儿还小,听了也就听了,也不会出卖他们李家。

    他只是盯着金吒木吒,让他们二人起身,检查了一下,发现木吒的伤势较重,金吒只是狼狈而已。

    不过。

    他也还是很担心,让云楼仙子再拿丹药给木吒服下,见他脸色好转了,才是松一口气。

    “把事情经过,详细的给我说清楚,胆敢隐瞒,别怪我不念父子之情。”

    金吒便是抱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添油加醋的说完,期间有些事情其实还是有出入。

    但是,主要是他强调了他们的无辜,以及沙尘的罪大恶极。

    “父帅,沙尘简直是无法无天了,竟然敢打杀我佛的四位罗汉,还将我兄弟二人给射伤,目无天庭,目无灵山。”

    “这样的人,还请父帅禀报玉帝,让玉帝想办法,将沙尘尽快的问罪。”

    木吒也是点头道:“是啊,父帅,沙尘打杀我佛弟子,还收留了妖怪,简直是罪大恶极,玉帝陛下已经完全有理由下旨问责,甚至问斩都没问题。”

    说到这里,云楼仙子脸色变了,一脸震撼和不可思议。

    不过,父兄们都当她不存在。

    李靖深思熟虑片刻,道:“若是能够问罪成功,那是最好不过。最好还是能够问斩,然后佛门亲自出面救下,玉帝宽宏大量饶恕,这是皆大欢喜的。”

    随后他又皱起眉头,道:“不过,这对于佛门来说是最简单最皆大欢喜的,但是对天庭,特别是对玉帝来说,是最不好的。”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两个儿子,道:“问斩了沙尘,佛门可以出面救人,对佛门利好,而你们也是佛门的人,对我们李家似乎也不错。

    但是,此事因为你们二人而起,若是他真的因此被问斩,即使被佛门救下,也会对你们怀恨在心,从而迁怒我们李家。”

    金吒道:“父帅,我们怕他作甚?”

    李靖道:“本王从未怕过他,但是,本王想要降服他,因为他已经改变了命数,前途无量。”

    “即使不能交好,也不能交恶。让他怀恨在心,对我们李家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

    金吒却道:“父帅,你糊涂啊。沙尘即使进入了佛门,地位也是没法跟我和二弟相提并论的,到时候,他还能翻了天不成?”

    李靖眼神犹豫,确实是这个道理。

    但是,沙尘天赋了得,难保将来不会在佛门之中地位尊崇。

    故而。

    他也不好直接得罪。

    金吒知道李靖心中的担忧,继续道:“父帅,其实你想想,沙尘若是真的因为我们被推上斩仙台,最恨的其实是玉帝,我们反而还是其次。”

    “毕竟他打伤我们是千真万确,杀了我佛罗汉也是事实。问罪于他,合情合理。到时候问斩的时候,我佛会派人来救下他,陛下必定还会问一下父帅的意见。”

    李靖捏着下巴,仔细一想,觉得很有道理。

    点头道:“有道理,到时候若是问起本王的意见,本王再表态愿意放过沙尘一马,必定能顾起到宽宏大量的作用,让沙尘感激涕零。”

    父子三人纷纷点头,都是这个意思。

    云楼仙子忽然在旁边,道:“那下令问斩沙尘的玉帝陛下呢?他岂不是会被沙尘怀恨在心?”

    李靖父子呵斥道:“住口,男人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退下!”

    云楼仙子吓了一跳,哼了一声,便是甩袖离去,嘟哝道:“本来就是嘛,好人都让我们李家做了,陛下便是恶人了!?”

    她说的确实没错。

    若是到时候李靖松口放过被问斩的沙尘,那么好人就是李家。

    至于下令的玉帝,很可能会被怀恨在心。

    但是。

    又关他们李家什么事!?

    李靖道:“行,跟本王上告凌霄殿,请玉帝为你们兄弟二人出头。不过这事,就先别跟你们三弟说了,他性情耿直,不喜权谋,知道了怕是会坏事。”

    兄弟二人点头,然后把衣服弄得更凌乱一些,同时木吒也是把吃掉的丹药吐掉,伤势便没有好转。

    李靖拍了拍木吒的肩膀,道:“老二,辛苦你了。”

    收回手来,木吒的伤势,又重了两分。

    疼的木吒直咬牙,差点岔过气去,却还是点头道:“一切为了李家。”

    通明殿。

    今日玉帝休沐,在此休息,但是却邀请了许多天庭上仙聚餐。

    众仙风流,有说有笑。

    李靖带着儿子们前来禀报,他走在前头,众仙与他打招呼,但是他脸色却不对。

    玉帝笑道:“李卿家,今日御花园中万年水仙开花,此乃祥瑞,众仙来贺,正想请你前来同乐,却不想你不请自来了。”

    众仙哈哈一笑。

    李靖却带着两个儿子,扑通一声跪下,三叩九拜。

    吓了众仙一跳,玉帝都愣住了。

    李靖可从来没有行过如此大礼,今日竟然带着两个儿子,如此大礼。

    玉帝还没开口,李靖便是禀明来意。

    “启禀陛下,臣无意打扰陛下雅兴,但是,下有流沙河贬将卷帘大将沙尘,仗着陛下恩宠,欺负我李家软弱,竟然包庇妖魔,伙同贬将天蓬元帅,勾结妖怪黑熊精,重伤我儿木吒,轻伤我儿金吒,将我李家颜面而不顾,弃天条而不理,请陛下责臣领百万天兵,将他拿下,押上斩仙台问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