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求求你当个妖吧顶点小说 > 第267章 沙尘出场,把人吓跑【求订阅求月票】
    反佛?

    杨戬懵了。

    错愕的看着金蝉子转世,有些愣住。

    木吒更是当场石化,惊骇无比,道:“圣僧,你胡说什么呢,你可是佛门之人,怎么能够反自己呢?”

    他是真的被吓到了。

    众多窥探此处的仙佛,也都是吓了一跳。

    一个个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杨戬道:“圣僧,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金蝉子转世呵呵一笑,道:“开个玩笑而已,我确实是佛门之人,怎么能够反佛呢?”

    他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然后道:“不过我等已经喊了一个时辰,河神不曾有任何动作,接下来该怎么办?”

    金蝉子转世说这话的时候,是看向杨戬的。

    木吒乃是佛门的人,是来监视他的,怎么做,他也不会有好脸色。

    杨戬乃是道家之人,而且听闻十分真正,还是个可怜人,也许会跟他同病相怜。

    故而,他是在跟杨戬商量。

    杨戬道:“卷帘大将乃是昔日天庭玉帝的近卫,两百多年来,实力通天彻地,在流沙河自成一界,放出话来,不与他人交流,不理会我等也是正常。”

    随后又道:“不过也可能是我等诚意不够,圣僧打算渡过此处,确实是非他不可。”

    金蝉子转世道:“既然如此,那么贫僧在此念经礼佛,斋戒沐浴,诚心等候他见面。”

    木吒道:“圣僧,这么做也用处不大,沙尘对我佛误解很深,成见很大。”

    “若是在此处礼佛,被他误会了,怕是要打杀你我。”

    金蝉子转世道:“惠岸,那你会保护贫僧么?”

    木吒脸色尴尬,道:“我虽然想要保护圣僧,但是却恐怕无能为力,我不是那沙尘的对手。”

    金蝉子转世道:“没事,还有二郎真君在呢。”

    二郎神杨戬淡然道:“我不是来保护人的,而是另有目的。”

    金蝉子转世又笑了,道:“也没事,贫僧不相信,卷帘大将曾经是一个神仙,会滥杀无辜,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贫僧诚心诚意恳请他送贫僧过去,若是这也被打杀,那么,贫僧愿死。”

    木吒脸色难看,没想到金蝉子转世如此固执。

    但是,他也无可奈何。

    杨戬神色淡然,他是听说了一些金蝉子转世弃佛修道的事,知道金蝉子转世现在处处跟木吒对着干,很可能是表现出对佛门的不满。

    金蝉子转世自知无法改变命运,就以这种方式来对抗佛门。

    接下来。

    金蝉子转世真的是在此斋戒沐浴三天三夜,诚信求见沙尘。

    而沙尘一直在观察周围,也是在想办法。

    他也想见到金蝉子,但是杨戬就在外面,仙佛也是在天上地下窥探。

    打开流沙河大门,若是他们趁机掩杀进来,可就麻烦了。

    若是金蝉子转世身边就一个木吒,那还好说,偏偏身边还有一个杨戬。

    沙尘对于杨戬还是十分忌惮的。

    其实杨戬为人,沙尘是知道的,正直而且勇敢,天赋妖孽,号称封神第一妖孽。

    他是在封神之中唯一一个没有怎么动用法宝,凭借自身强横法力吊打众仙之人。

    作为阐教第三代弟子之中,最妖孽的一个,实力非常强大,天赋也很可怕。

    最后封神的时候,肉身成圣,也因此得到了一个小圣的称号。

    那是众仙对他的期盼,认为他有资格成为圣人,这是莫大的荣誉。

    也由此可见,杨戬到底有多么强大而有天赋,能够让人觉得,他有资格成圣。

    如今杨戬的实力已经通天彻地,有了巅峰大罗金仙的修为,而且随时都可以踏入准圣境界。

    依着沙尘对杨戬的了解,这种人物,虽然还不是准圣,但是真实战力恐怕已经媲美准圣。

    而杨戬也是沙尘一直犹豫不决的主要原因,不然只有一个木吒,他还真的不放在眼中。

    大大方方的打开门,将金蝉子转世给请入流沙河,然后再关门,也不担心木吒强闯。

    可是。

    他担心杨戬强闯。

    从杨戬的只言片语之中,他听出来了杨戬似乎是为了他而来。

    也就是说,杨戬随时都可能出手。

    具体原因,他都还不知道,可不想跟这个号称封神第一妖孽天才的人交手。

    沙尘觉得,杨戬给他的感觉,比文殊普贤还要危险。

    之前的白骨大圣也不如杨戬,甚至是他们三个人加一起,都不如杨戬一个人。

    这是一个妖孽,也是一个时代的符号。

    没搞清楚杨戬的目的,他是不会轻易的打开门。

    不过。

    跟他们说说话,套一下话,还是可以的。

    沙尘具现了虚影,半截甚至探出流沙河,顶天立地,头顶苍穹,俯视着岸边的金蝉子三人。

    吓得金蝉子转世身边的那一匹白马直接脚软,屎尿横流,趴在地上。

    众人见到沙尘终于回应了,即使只有虚影,也是好事。

    金蝉子惊喜不已,杨戬也是咧嘴一笑。

    唯有木吒心中震惊,同时有些心虚的退后了好几步,眼神忌惮。

    他们李家算计沙尘,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上次还因为他和金吒的事,跟沙尘彻底翻脸,他们兄弟二人联合李靖上报玉帝,兵围流沙河。

    这个梁子就此结下,故而他不想见到沙尘,也是这个原因作祟。

    实在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他真的担心,沙尘忍不住,把他给打杀了。

    故而木吒躲在了杨戬的身后,低声哀求道:“杨大哥,我李家跟沙尘有误会,到时候若是沙尘发狂,请杨大哥看在三弟和家父的面子上,一定要救我。”

    杨戬道:“你们跟沙尘的事,本君听说过,自己解决。”

    然后侧开身,不打算掺和进去。

    木吒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强壮镇定,心里却是把杨戬给骂开了花。

    沙尘俯视了一眼金蝉子转世几人,然后道:“你这个和尚为何在我洞府之外扰我清梦?”

    金蝉子转世跟沙尘有默契,都装作是不认识。

    金蝉子转世道:“贫僧乃是观音菩萨指定的西天取经的和尚,路过此地,无法过去,请神仙帮我。”

    木吒赶紧道:“卷帘将军,他是取经人金蝉子转世,佛号思过,是圣僧,请你出手相助。”

    沙尘看向了木吒,道:“木吒,你还好意思来这儿?”

    此话一出,吓得木吒脸色苍白,道:“沙尘,你我两家的恩怨是误会,你差点杀了我,还害我父帅差点丢官,受到玉帝冷落,我李家不计前嫌,没再找过你的麻烦,你就不能大度点?”

    沙尘呵呵道:“你李家狼子野心,胡言乱语,欺下媚上,兵围我流沙河,三次差点捣毁我流沙河,坏了我的清修,还好意思让我大度点?”

    木吒吓一跳,感受到沙尘强大的气势压迫,惊恐万分。

    他连忙道:“沙尘,你不要乱来,我此次乃是奉师命,护送圣僧西天取经的,你不能对我乱来。”

    沙尘道:“你护送他西天取经,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跟我的,乃是私人恩怨。”

    “你和你大哥勾结妖怪,算计陷害于我。被我打伤,乃是理所当然。而后你们还上报玉帝,诬告我,再派兵包围我,此等仇恨,你想扯佛门当你的保护伞?”

    说完。

    流沙河狂风大作,风起云涌,惊涛骇浪。

    木吒吓了一跳,惊恐万分,连忙道:“圣僧,在下先走一步,你求二郎真君保护你吧。”

    然后。

    二话不说,转身就远遁而去。

    留下了面色古怪的金蝉子转世,还有皱了皱眉头的杨戬。

    杨戬叹息一声,“李家怎么出了个怂货?”

    天上神仙,窥探此处的人,看到木吒被沙尘三言两语就吓跑了,都是摇头叹息。

    通明殿之中。

    李靖和少数神仙,被玉帝邀请去政谈,然后知道此处发生的事情,也是用通天镜观看。

    他们不会插手此事,因为已经是佛门的人在处置了。

    但是,此事事关重大,他们还是想知道,事情会怎么走。

    本来看的好好地,还看到了木吒护送金蝉子转世路过流沙河,他们便是谈起此事,夸奖木吒勇武。

    玉帝也是点头夸奖,让李靖心里吃了蜜,得到玉帝的夸奖,证明他李家又重新受到了宠爱。

    他正想客气几句,结果就听到沙尘指责他们李家,并且三言两语把木吒给吓跑。

    木吒那落荒而逃的模样,定格在通天镜之上。

    众仙都是一阵尴尬,李靖更是气得咬牙,尴尬的恨不得钻入玲珑宝塔之中。

    逆子,丢人啊。

    李靖低着头,都不敢抬头看玉帝和众仙,实在是太丢人了。

    玉帝咳嗽一声,道:“木吒不是沙尘的对手,被他吓跑,情有可原。”

    李靖很感激的抬头,道:“多谢陛下宽容,实在是犬子丢人了。”

    玉帝道:“不急,看二郎神为你们李家争回面子。”

    李靖长叹一声,二郎神就算打败了沙尘,打破了流沙河也是为杨戬自己挣面子,跟他李家完全没关系!

    甚至到时候突出对比,他李家反而更是渣渣。

    不仅仅是天庭神仙这边因为木吒被吓跑而尴尬,佛门那边更是尴尬无比。

    随后,就是愤怒。

    因为。

    木吒太丢人了,丢了他们佛门的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