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剑灵仙穹 > 第298章 心怀天下
    培坤见拂衣感兴趣,十分坦然地讲解了一番自己的本命秘术。

    万灵颂音的强大之处在于,它并不需要通过介质进行传播。寻常音攻必须要借助空气灵气,或是山川河流来发出攻击之声,若是在空间紊乱处,譬如缚龙域无声岭那样的地方就会完全失效。

    万灵颂音更像是声音的“本源”,不论是在空间冻结的死地,还是在传闻中的空间夹层、空间乱流中都有着同样的攻击效果。而且这种攻击范围极大,随着培坤的境界提升还会继续扩大。

    麒麟一族生来与大地有着紧密联系,借助大地之灵,即可让万灵颂音发挥到极致。

    “我族本命秘术不仅具有攻击之效,亦有祝福之效,端看如何使用罢了。若同伴身受重伤或力有不支,万灵颂音可使精神提升,这与丹药强行提升不同,经文之意能促使生灵发自内心生出斗志,激发出潜藏本能,事后对肉身与识海几乎没有损伤。”

    在斗法时服用爆灵丹一类的丹药同样也能提升战力,但那是一种消耗生命力的手段,或许能带来暂时的胜利,但结束之后往往会导致不能继续进阶,甚至直接爆体而亡。

    万灵颂音属于温和的手段,虽说不是百利而无一害,但至少不会留下永恒的暗伤,经过一段时间调节即可恢复。

    最重要的是,丹药只能帮助一个生灵提升战力,在乱斗中,一人之力往往无法挽回整个局势,而万灵颂音却能对所有同伴生效。

    “不过我的秘术也有缺陷,”培坤十分坦诚,对拂衣这个未曾见过几面的师侄可谓信任至极,完全不设心防,“若是时间紊乱,万灵颂音就无法生效,不过好在这世间能让时间生乱的生灵只有一个。”

    “长离师叔。”拂衣一想到他那神妙无比的秘术,心中就有无限向往与好奇。那只强大的红色眼睛似能勘破世间一切虚妄,万事万物都无所遁形,虽不知这秘术究竟能强大到哪种地步,但拂衣仍是认为时间之力最为可怕。

    “说到长离师兄,”培坤难得收起笑容,眼神中不由自主流露出担忧,“好些年不曾联络到他,也不知被空间乱流卷到何处,宗主曾说我们无相宗弟子个个气运强大,就算是死也会死得其所,可我还是忍不住担心。”

    “就算是死也会死得其所......”拂衣拧着眉头,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这话乍听起来像是宽慰,但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知晓万事的宗主肯定通过传承记忆推衍出了许多后事,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就证明在他的推衍结果中,无相宗弟子有可能会为三千域大局而死。

    拂衣不想任何同门陨落,也无法接受自己重来一世仍要走上前世老路,想要有所改变,就得付出更大的努力才行。推衍结果并非绝对,只不过是出现的几率很大,以白泽的实力,推衍出来的事至少有八九成准确。

    那么她与同门的命运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便是注定,唯一的机会在于“人遁其一”,就像宗主选择剥离魂魄转世,本体沉睡于地底深处一样。

    或许她与同门在契机到来时,同样要做出一定程度的牺牲,也或许从现在开始,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会影响到以后,是以须得加倍努力才行。

    “要是能把器灵解决掉就好了。”拂衣总觉得这玩意儿以后会生出事端,特别是魔种之事很快就要包不住,以器灵的心性必会生出歪心思。“对了师叔,你从渡厄域归来可曾失去一部分记忆?”

    “不曾。若你是说古魔战场下方的魔种,那我记得很清楚。”

    培坤的回答完全出乎拂衣预料,一是没想到他居然没有被传送阵影响,二是他竟然知晓那下面埋着的是魔种。“师叔是怎么做到的?”

    “我之所以选择走佛修之路,正是因为万灵颂音与佛经配合最为强大,据我的传承记忆看来,我族血脉往往都会选择此道。而佛修的阵法与道修阵法不同,往往会在阵纹中加入佛经偈语,这力量恰好能被万灵颂音抵消。”

    拂衣原本还想问他怎会知晓那玩意儿叫魔种,不过转念一想就明白了,从远古至今不会只生出了一个魔种,他的传承记忆中或许就有相关信息。

    “若魔种能被收服,是不是应该想个法子彻底将其扼杀?”

    培坤点点头,道:“确实如此。但人心难测,不是人人都想毁掉这样一尊大杀器,魔种没有灵智,有能力收服即可随心驱使,对于一些生灵甚至某些势力来说,得到它就相当于有了一张无人可破的底牌。”

    拂衣趁机将自己找回记忆后求援一事道出,接着又问道:“师叔觉得八大宗门和四大阁会不会联手除掉魔种?”

    “若只是他们,倒是不必忧心。怕只怕一时之间难以找到除去魔种的法子,而这件事又不能长时间瞒住世人,中途会出现什么差错就不好说了。不过这事你做得很对,不必为结果挂怀。若我有你这般侠义心肠,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拂衣被他一句“侠义心肠”夸得面红耳赤,怎么说呢,她一开始其实只是因为愤怒,不满渡厄宗以阵法调整她的记忆。事后想到前世发生的种种,这才下定决定要去拆穿。

    不过这种事她自己心里清楚就好。“嘿嘿嘿,师叔过奖了,我不过是担心世间生灵被蒙蔽,唉,也是为渡厄宗十余万年攒下的名声着想啊!”

    培坤看到她义正言辞的样子,总觉得有些违和,但他很快又为自己生出这样的感觉感到不好意思,师侄博爱侠义是好事,他该为她感到骄傲才对。“从前是我太专注于己身,以后也该向师侄看齐,多为大局考虑才不负无相宗弟子之名。”

    拂衣点点头,语重心长地道:“无论何时开始改变,都不算晚。”

    两人一路聊天聊地聊灵气,终于在十日后抵达金乌域东北方,这里的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难闻的硝烟味,淡淡的并不明显,但很是刺鼻。

    “定是那红云所导致,波及得这样远,威力定是不俗。”拂衣忍不住皱眉,拂袖与器灵不闹矛盾时,杀伤力还真是大。“也不知丹玉师叔那边情况如何,这么久也没个消息。”

    两人正商量着要与丹玉传讯,却见远方空中出现了一道红影,风风火火地朝他们这边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