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吞神至尊 > 第2145章 彩蛙老祖
    唐镇闻言,颇为惊异的看了秦沉一眼,估计没想到秦沉竟然这么聪明,知道禅心龙宫来八湖森林,并非只是占据八湖森林这么简单。

    但旋即他有些犹豫。

    秦沉道:“唐统领,若是不方便告知的话就罢了,不必太纠结。”

    他虽然想知道,但不喜欢强求。

    唐镇道:“其实也并非绝密,告知你们也无妨,我犹豫的原因,是怕告知了你们,你们卷进去。”

    秦沉道:“唐统领,我们来到八湖森林,就已经被卷进去了,而且,我们若是惧怕危险,也就不会来八湖森林。”

    他大可选择去低级危险区。

    既然来到了八湖森林,就代表秦沉想要挑战。

    唐镇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据我们所知,禅心龙宫这支队伍,是禅心法王‘柳桑’,派来的。”

    柳桑!

    这个名字秦沉已经不是第一次听。

    果真,幕后黑手,便是他么?

    先前秦沉就有此猜测。

    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

    唐镇继续道:“具体消息,我们也是刚刚得知,据说,柳桑是为了彩蛙族‘彩蛙老祖’的道心。”

    “彩蛙老祖?道心?”

    秦沉眉头一挑,莫非就是橙蛙湖下,简嘉口中的橙色道心?

    唐镇道:“彩蛙老祖生前是一名‘道尊’级别的强者,在它临死之前,它将自己的道心取出,为了照顾到彩蛙族每个族群。”

    “它将自己的道心,一分为八,分别放置在八座湖泊之下,让彩蛙族世代镇守。”

    “这件事情,也只有彩蛙族的最高领袖,才知道,普通的彩蛙都并不知情。”

    “这样做,是为了让彩蛙族能够齐心协力,并且在将来有一日,出现一名像它一样,足够领袖整个彩蛙族的人物出现之时,便将八颗道心,合为一体。”

    秦沉道:“八颗道心合为一体会如何?”

    原来他所得到的橙色道心,只是彩蛙老祖八颗道心之中的一颗!

    唐镇道:“彩蛙老祖生前领悟稀有道意之一的‘杀戮道意’,若八颗道心合为一体,便能够有几率将自己的肉身改造成‘杀戮道体’,从而,百分之百,领悟杀戮道意。”

    道意分,普通,稀有,无上三个级别。

    只要将八颗道心合为一体,就能百分之百领悟杀戮道意。

    这何等的吸引力?

    对任何道王强者来说,都有无上的吸引力!

    因为众所周知,道王想要突破到道君境界,是必须要领悟一种稀有道意的。

    就跟劫变境想要突破到道王,必须将武意超越七级,领悟道意是一样的。

    这是一个门槛。

    多少道王强者,跨不进去。

    但,若得到彩蛙老祖的道心,便能无视这个门槛。

    难怪那柳桑费尽周章。

    估计,他是在为自己冲击道君做准备吧?

    当然,就算不为冲击道君,掌握杀戮道意,仅仅这一点,就足够令人疯狂。

    甚至,还有机会成为‘杀戮道体’,体魄变为特殊体质。

    不得不说,纵使是秦沉,此刻也极为心动。

    秦沉随即问道:“若只得其一,又会怎样?”

    他现在只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其中一枚道心。

    唐镇道:“只得其一,比如橙色道心,吸收橙色道心,就能让自己的肉身变成‘橙元道体’,元力都会发生明显的变化,攻击力变强。”

    “同时,肉身也会被改造,获得极强的力量。”

    “当然,再强也强不过杀戮道体。”

    “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八枚道心,柳桑目前已经得到了五枚,也就是说,如今的他,已经是‘五元道体’的强者。”

    唐镇所说的,正是秦沉有明显感受的。

    原来,他现在的肉身已经是橙元道体!

    他并未这时告诉唐镇自己得到了橙色道心,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秘密,没必要什么都说。

    但是他心中有顾虑,问道:“柳桑如此大费周章,就为得到彩蛙老祖的道心,若其中之一被其他人得到,那他岂不是就一切白费了。”

    唐镇道:“不会,只要柳桑找到那人,将其击杀,便能从其体内取出道心。”

    “同样,你若有实力击杀柳桑,你也能从他体内取得其余道心。”

    “除非八颗道心已经合为一体了,那个时候,就算是将其击杀,也都无用了。”

    秦沉心中一凝。

    这么说来,他此刻是相当之危险了。

    秦沉道:“所以柳桑如此大费周章,派出禅心龙宫弟子进入八湖森林,仅仅只是在混淆视线是吗?”

    “他其实根本就是为了聚集八颗道心,让自己领悟杀戮道意,凝聚杀戮道体。”

    唐镇点头:“对,而且一旦他聚集成功,别人那个时候就算知道此事,也来不及做什么了。”

    秦沉道:“若是如此,那唐统领为何不将此事上报乾州府?”

    唐镇摇头道:“乾州府如此庞大的一座势力,并没有你想象中的这么简单,若是让内部的人知道此事,必定会引起祸乱。”

    “毕竟,谁不想领悟杀戮道意?据我所知在我们乾州府内,可是有好几个老祖,早已具备冲击道君的实力,就差领悟稀有道意了。”

    “让他们得到此事,那还得了?”

    秦沉点头:“唐统领考虑的很周到。”

    届时,那几位老祖,恐怕定是会为了彩蛙老祖的道心大打出手,甚至发生伤亡。

    唐镇道:“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一旦将此事报上去,我必定会被诸多视线锁定,到时候,我的生命安危,谁来负责?”

    “我不是怕死,我加入乾州府这些年,击杀的恶人数不胜数,多少次危险至极。”

    “我是不想,死在阴谋之中。”

    他,愿战死,但不愿死于阴谋,这样的死法对他来说,太过憋屈。

    秦沉道:“此事,我们一定会替唐统领保密的。”

    唐镇竟然将此事告知他们,这是一份相信,秦沉必定为其保守秘密。

    而且,若他们说出此事,恐怕也会和唐镇落得一样结局。

    在权势野心面前,一个人终究是渺小的,更何况,乾州府如今主宰乾州这片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