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冷王娇宠 > 第16章:落水(一)
    蒋亦轩低头看着那趴在假山上偷窥别人的少女,少女着了一身藕粉色长裙,看上去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从蒋亦轩这个角度是看不清少女的容貌的,但是蒋亦轩就是知道,眼前这个趴在假山上偷窥别人的少女定是一位难得的美人。

    叶兮墨自是完全不知道有人已经看到了自己,此刻的叶兮墨还在为自己看到的真相吃惊不已——安国公府二爷蒋亦伸和安国公府的二小姐蒋真,这二人可是叔侄关系,叶兮墨顿觉自己一定是花了,于是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了,这假山里偷情的男女正是蒋亦伸和蒋真。

    这蒋家可真乱!

    叶兮墨看了看忘我的纠缠在一起的蒋亦伸和蒋真,暗暗的腓腹了一下,也就没了兴趣了,毕竟这二人怎么样与自己半点儿关系都没有。

    只是当叶兮墨准备离开时,抬眼却见一抹衣角,这衣角的主人叶兮墨自是知道是谁,就是自家的小弟叶瑾羽。

    糟糕!叶兮墨看家叶瑾羽晃晃悠悠的朝这边走来,显然是朝着蒋亦伸和蒋真这个方向而来。

    而这一瞬间叶兮墨似乎明白了什么,眼看着叶瑾羽就要走到蒋亦伸和蒋真的视野范围内,叶兮墨也不顾的别的了,轻功一跃,将自己的速度提到了最大,在假山上几个飞跃,错开了蒋亦伸和蒋真的视野范围跳到了叶瑾羽的身前,然后不待叶瑾羽反应,叶兮墨弯腰将叶瑾羽抱起就进了假山另外一个洞中。

    “姐!”叶瑾羽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自家姐姐,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嘘!叶兮墨却不给叶瑾羽反应的时间,用手捂住叶瑾羽的嘴,提醒叶瑾羽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叶瑾羽本就是聪明的,虽然心中满腹疑惑,但是还是听了自家姐姐的话乖乖的闭上了嘴。

    看到小弟虽然满脸疑惑却又忍住不问的样子,叶兮墨牵起叶瑾羽的小手,抬头打量了此处,安国公府的假山真心很大,而且这假山里面还九曲八弯的打通了不少的路。

    叶兮墨观察了一下四周,然后拉着叶瑾羽就朝着一个方向走。

    左转右转的,约莫走了一刻钟的时间,叶兮墨终于绕过蒋亦伸和蒋真走出了假山,回到了之前书琴躲着的地方。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书琴见到叶兮墨,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虽然激动,不过声音依旧压得很低。

    “嗯,走吧!”叶兮墨抬眼看了看假山上方才叶瑾羽玩耍的亭子,此刻亭子里依旧是几名几岁的少年郎,一个个嘻嘻哈哈的玩得不亦乐乎。

    叶瑾羽看着自家姐姐看假山上,也顺着叶兮墨的目光看了上去,看到上面一派欢声笑语的样子,叶瑾羽小小的眉间蹙了蹙,紧抿着唇,似乎在想什么。

    “我们去哪儿。”叶兮墨看了一眼假山上的亭子,然后又环顾了一下四周,最终将目光落到假山旁边一处小阁楼上,阁楼轻纱缓缓,虽小却很精致。

    通往小阁楼的路很幽静,一阶阶的石阶,两边种植着青竹,倒有一种曲径通幽的感觉。

    “姐。”叶瑾羽在从离开了假山后,又走了这许久的路后终于忍不住了,拉了拉叶兮墨的手,停下脚步,一脸纠结与苦闷的看着叶兮墨。

    叶兮墨感受到叶瑾羽的动静,也跟着叶瑾羽停下了脚步,低头看着叶瑾羽一脸愁容,伸手摸了摸叶瑾羽的脑袋道:“怎么了?”

    叶瑾羽却是看了叶兮墨纠结了一会儿,然后道:“姐,你附耳过来我有点儿事情想跟你说。”

    小弟还挺谨慎!

    “好。”叶兮墨点了点头,蹲下身挨着叶瑾羽。

    “姐,你告诉我刚才是不是有人想要设计我?”叶瑾羽凑到叶兮墨耳边小声且无比认真的说道,“方才我听到了假山里传出来的声音,虽然我小,可是我知道那是什么声音。”

    叶兮墨对于叶瑾羽会这么想倒是吃了一惊,不过也只是一瞬,在叶家,尤其是三房,因为没有那些姨娘庶子,所以也就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勾心斗角,也就养成小弟叶瑾羽比较单纯的心思。

    叶瑾羽心思虽然单纯,却也不是傻。

    “这从何说起呢?”叶兮墨抬头认真的看着叶瑾羽,想要听听叶瑾羽如何分析此事。

    叶瑾羽看姐姐认真的对待自己说出的问题,于是也自信了一分,便道:“其实一开始我就比较奇怪了,我与镇国公府的郑志皓其实不熟,所以他来邀请我一起玩就比较奇怪了,不过他是镇国公府的六公子,所以也不好明着拒绝,所以就只得跟他来了后花园。而就在刚才,我们原本在假山的亭子上玩耍,郑志皓突然说他有东西落在了假山里,要我去给他找,我不想去,他们就说我不去就把我从假山上推下去,最后不得已,我只能去了。”

    听完叶瑾羽的话后,叶兮墨已经气得不知道说什么了,郑志皓这样做分明就是在打勇毅侯府的脸,郑家也不过是一个国公府,虽然国公府比候府要高一个等级,但是勇毅侯府可不是一般没什么权势的候府,镇国公府一个小少爷就赶如此欺负候府的少爷,可见这背后肯定得了家中大人的受益。

    而且像蒋亦伸和蒋真这种有私情的事情,这样的秘密也不是一般人能够知晓的,当然叶兮墨不认为这整件事是一件巧合。

    再加上前世叶瑾羽在安国公府后花园受伤,最后导致吃傻了一生,叶兮墨不得不认为这是有人想要借助国公府的手对付勇毅侯府。

    “嗯,我们瑾羽长大了。”叶兮墨只在一瞬间就将这整件事来来回回分析透彻,不过面上却不显,而是伸手摸了摸叶瑾羽的头夸赞道,“不过瑾羽,以后遇到这种事情,若是自己不愿的事情就不必去做,即便是答应了,你感觉到了其中有蹊跷或是有危险也可以完全无视,自己走掉,明白了吗?”

    “嗯,我知道的,姐。”叶瑾羽乖巧的点了点头,一脸纯真的笑意,却在叶兮墨没有发现的角落,眼中闪过一道暗芒。

    “我们去小阁楼上吧。”叶兮墨起身牵着叶瑾羽的手就继续朝着小阁楼而去。

    对于今日的事情,叶兮墨可不想就这么随随便便的算了,想到前世小弟因此而变得痴傻,叶兮墨心中的火就怎么也灭不下去,虽然现在还不算太清楚这背后之人是谁,但是今日无论如何都是要从郑志皓身上找回一点儿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