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最强狂兵(超级护花天王) > 第4297章 和李大少爷的接触!
    当然,若是放在多年以前,张不凡或许还不会说出那么关心弟子的话。

    可是,这些年来,白红颜的不告而别,给他深深地上了一课。

    这位在华夏江湖世界中颇具名望的大派掌门,不想再靠着威严强压弟子,更不想落得一个晚景凄凉的结局。

    张不凡的话既然说到了这个份儿上,那么,对于这一场提亲,夜莺的态度就成了关键了。

    然而,结果很明显了。

    等待着白城壁的,是毫不留情的拒绝!

    干干脆脆,毫不拖泥带水,甚至连半点考虑与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从那以后,白城壁虽然还想着夜莺,但是绝口不提。

    也许,像他这么骄傲的人,根本不习惯被别人拒绝,或许心里面正暗自恼恨呢。

    这一次的才俊之战,白城壁的师父特地安排大弟子前来,一方面要拿下这年轻一辈的第一名,把白君山的名头打得更响亮一点,另外最重要的一方面,则是……把李秦千月娶走,娶回白君山!

    从此,叶普岛和白君山就可以强强联合了!再也不用再看其他江湖门派的眼色了!

    从这白城壁刚刚的“鱼和熊掌”的话语里面,就能够看出来,他有着浓浓的野心,这种野心,关乎于权力,也关乎于名望,同样,也关乎于女人。

    “大师兄,咱们可以先把李秦千月娶走,然后……白莺这边可以从长计议。”一旁的弟子说道。

    “也好。”白城壁摇了摇头,朝着前面走去。

    只是,在路过夜莺刚刚进去的那间小院的时候,从里面传出了银铃般的笑声,这让白城壁的眼神更加阴沉了几分。

    “大师兄,刚刚那个院子门口,有好几个顶级美女,不知道她们的来历到底是什么,要不要我去打听一下?”一个白君山的师弟问道。

    “好,你去打听一下,切记不要暴露太多。”白城壁的眼前浮现出那几个极品美人儿,于是点了点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这哥们也挺会给自己的泡妞找理由来着。

    …………

    由于才俊之战明天就要正式开始,因此,各大江湖门派都已经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后山别院,很多故交都开始互相拜访了,这情景好不热闹。

    不过,相比较其他门派的热热闹闹,玄阴山这边则是一片冷清,甚至有种死寂的感觉。

    他们不去串门,同时也闭门谢客。

    没办法,带队的师叔和参赛的大师兄都被人变成了“一只耳”,他们正想着明天该怎么见人呢!

    刁远超的小腿肌肉被苏锐用剑穿透了,虽然并没有伤筋动骨,如果强忍着,也能尽量走路不瘸,但是,那伤口可没那么容易愈合,还在不断的往外面渗着鲜血,会很影响她战斗之时的状态的。

    至于袁岳,此时就更凄惨了。

    他还蜷缩在床上,双手捂着裤裆,双目无神,一片死灰。

    袁岳是武林高手,对自己的身体自然无比了解,他知道,被苏锐撞了这么一下,他根本不可能继续当男人了。

    眼中虽然死灰,但是袁岳的心中却满是恨意。

    他恨极了那个年轻男人。

    可是,袁岳压根就没有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考虑问题。

    他明明是要去先杀了苏锐的,结果苏锐却留了他一条命,他不该感激涕零吗?

    袁岳在疼痛和愤恨之余,一直在思考着相关的对策。

    良久,他终于说道:“扶我起来。”

    嗯,袁岳此时的说话对象,就是那个自己把自己用掌刀砍晕过去的女弟子。

    后者迎着袁岳那阴鸷的眼神,不禁有些瑟瑟发抖。

    “我给掌门汇报一下这里发生的事情,让他做好心理准备。”袁岳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之中露出了一丝阴沉的味道来:“我一定会让他们知道,玄阴山是不好惹的!”

    …………

    在和夜莺聊了聊翠松山的近况之后,军师像是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话锋一转,问向了兔妖:“兔妖,你和李越乾今天还准备见面吗?”

    “这……”兔妖也不知道是不是演技爆发,还忸怩了一下:“应该是要见面的吧,毕竟人家刚刚还给我送来了早餐。”

    “好,我跟你一起去。”军师说道。

    “我也去吧。”苏锐紧跟着说了一句。

    “你们要围观我俩谈恋爱吗?”兔妖这演技真是杠杠的,霎时间就红了脸:“哎呀,你们还是不要去了,有你们在,我没法发挥演技的啊。”

    苏锐看着兔妖满脸通红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可你现在的演技就发挥地挺好的啊。”

    兔妖娇嗔了一句,露出了撒娇的神色来:“别这样啊,大人,我就算是再有演技,也不可能当着我喜欢的男人的面,去和别的男人谈恋爱啊,哪怕是‘假装’也做不到。”

    苏锐彻底被打败了。

    “纯子和我们一起去吧。”军师看向一旁的东洋姑娘。

    “好啊。”纯子眉开眼笑。

    苏锐看着她:“你刚刚一直在走神,看起来像是有心事的样子。”

    “确实是有点心事。”纯子轻轻地吸了一口气:“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再来。”

    “别管什么时候来,我们都能杀了她。”苏锐淡淡地说道。

    他的语气虽然清淡寻常,但是眼睛里面却已然是杀气腾腾了!

    军师淡淡的笑了笑:“纯子,你尽管放心,我们不会让人冒充我们的伙伴。”

    纯子也点了点头,很认真地说道:“有你们在身边,我就放心多了。”

    …………

    半个小时之后,苏锐见到了李越乾。

    后者看到他出现在兔妖的身边,一时间还有些敌意。

    这个家伙是把苏锐给当成情敌了啊。

    不过,好像这样也没什么错。

    毕竟,按照兔妖的说法,她的心里只装着他们家大人。

    “我们这次来,是想和你聊聊,关于才俊之战和比武招亲的事情。”苏锐看穿了李越乾的心情,笑了笑:“当然,你也不用对我心怀抵触情绪,我是兔兔的上司,不是她的男朋友。”

    只是,在说出“兔兔”这两个字的时候,苏锐的胃部有些不受控制地翻涌。

    夜莺并没有跟来,她作为带队师姐,还要查看一下翠松山其他弟子的情况,确保在才俊之战的前夕不出现任何的问题。

    “嗯,小兔的上司……”李越乾咀嚼了一下这个称呼,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于是,他说道:“几位,请房里坐吧。”

    除了一开始的敌意之外,这李越乾此时并没有多么的高傲,也许是看在兔妖的面子上才会如此。

    在兔妖把几人全部介绍了一遍之后,李越乾率先对军师说道:“白姑娘,久仰大名,能靠着一己之力掀翻峨眉,我着实佩服。”

    李越乾这句话倒是没有任何客套的意味,他是真心话。

    毕竟,眼前这姑娘看起来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大,竟然能够击败峨眉掌门杨重楼,这想想都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哪有什么一己之力,世人以讹传讹罢了。”军师轻笑道。

    其实,这位李家大少爷并没有意识到,眼前这姑娘只要稍微点点头,就能变成他的后妈了。

    “那……几位这次过来,想和我商量什么呢?”李越乾一边亲自煮茶,一边半开玩笑地说道:“千万别是要让我配合着你们掀翻叶普岛啊,这个我可做不来。”

    “并不是掀翻叶普岛,我们可没这个兴趣,而是……”军师说到这里,看了苏锐一眼:“这次叶普岛有危险。”

    “叶普岛有危险?”李越乾听了这句话,眉头皱了皱,随后朗声一笑,笑声之中似乎带上了一些很明显的嘲讽味道:“几位莫不是在开我的玩笑?如今华夏的年轻才俊们济济一堂,高手如云,怎么可能有别的势力胆敢来犯?那可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要招惹整个华夏江湖世界?”

    其实,李越乾说是“整个”华夏江湖世界,这形容词是稍稍地有点夸张了,但是,大半江湖门派确实是来到了这里。

    历届的才俊之战,都是江湖之中的盛会!

    虽然只是年轻人之间的大比拼,但是却能够展现出一个门派在未来的潜力!以及他们对后备力量进行培养的能力!

    纵观这历届才俊之战,只要能够有门派弟子在这里拔得头筹,那么这个门派在未来的若干年内,都会在江湖世界中拥有强势的地位!

    这是江湖世界,是靠拳头说话的,谁的拳头硬,谁的武功高,谁说起话来就更有底气!

    否则的话,不仅别人不会服你,反而谁都想上来狠狠踩你一脚!

    “你的说法很有道理,但是,这一次,情况不一样。”苏锐开口了:“极有可能会有外界势力暗算你们。”

    “真的吗?”李越乾笑了笑,一边给苏锐等人冲上茶水,一边意味深长地说道:“像你们这样的外界势力?”

    他已经看出来了,苏锐和军师现在并不属于任何一个江湖门派,他们来到这里,既然不是参加才俊之战,那么就另有目的。

    “李大公子,你对我们这么防备,就变得很无趣了。”苏锐的声音变得清冷了一分,说道:“我们之所以过来,纯粹就是为了帮助你们脱险。”

    李越乾冷淡的说了一句:“别搞的这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如果我不想和你们合作呢?”

    “那么,叶普派就会面临着灭亡的危险。”苏锐毫不客气的说道:“至于你们李家,更是没法进行传宗接代了,断代已是不可避免!”

    ——————

    PS:第八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