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盖世武神 > 第二千三百七十八章暴走的宁川
    闪电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嘿嘿的笑了起来,“老大,就你这点实力,根本就不用害怕,你就只是一个九星神将,这法阵的反噬之力应该没有那么强,你等我一会儿啊,我弄几下,你过这个法阵就会轻松许多。”

    宁川白了他一眼,开口说道,“好。”

    随后,宁川便释放出了神念之力来,他扫向了地面。

    可他却被一层灰色东西给阻隔了神念,没有办法,宁川就只能坐在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赤炎尊者胡扯了起来。

    “这里应该石杀阵,我听人说,这里是十八翅恶魔埋骨之地最凶险的一处所在,若是精通阵法禁制,倒是还能过得去,若是不精通,那就难了,肯定会被弄死的,我听人说,王者之境的强者都死在了这里了。”炎魔尊者口吐吐沫星子的白话了起来。

    听了炎魔尊者的话,宁川的心中就是一动,他不禁问道,“炎魔老怪物,你对此地怎么这么熟悉?”

    “这还用说吗?我可是魔族,十八翅恶魔也是魔族,对此地,我们自然十分熟悉了。”炎魔尊者翻了个白眼给宁川,开口说道。

    宁川就无了奈了,他的这些魂奴也是胆大的很,敢对他翻白眼。

    只听炎魔尊者继续说道,“我的先祖也是魔界的一方霸主,他在突破境界的时候,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契机,这才到了此地,结果,先祖却是一去不回。后来,我爷爷带着人也进入到了此地,三千年后,他才从这里走出来,他给了我一本笔记,那里面记载的都是这里的情况。”

    宁川看着他阴凄凄的冷笑了起来,开口说道,“你这个老家伙居然敢对我隐瞒此事,怪不得之前,你极力撺掇着,让我到这里来呢。”

    炎魔尊者一听,顿时就惊出了一身冷汗来,他急忙道,“主子,我不告诉你这些是原因的,我想要进入到这里来,也是想要找到我先祖等人的尸骸,然后把他们的尸骸带出来,一旦有一天,我能回到魔域中,也能让他们入土为安啊。”

    “我这点本事,主人你是最清楚不过了,我若是进入到了这里,就只有一死了,所以,我这才……”

    宁川听了,直接就给了炎魔尊者一巴掌,骂道,“你这个老家伙,这事你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

    他这一巴掌打的可是不轻,一巴掌就把赤炎尊者给抽飞了出去,他的嘴角上都是血迹,两颗后槽牙也被宁川给抽掉了。

    炎魔尊者吓得浑身乱颤,他却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宁川会突然发飙。

    不过,话说回来了,他还真就没有害宁川的心思,宁川若是完蛋了,他也活不了啊。

    宁川见他把炎魔尊者给打得那么惨,心下也软了,他沉声道,“炎魔尊者,你给我记住了,以后不管你有什么事,有什么要求,都要直接说出来,若是再敢如此的话,我对你可就不客气了。”

    一直以来,宁川都对炎魔尊者很好,给他修炼资源,也会在关键的时候救他的性命,他却是没有想到,这个货居然会利用他。

    不想这个还好,一想这个宁川就一肚子气。

    这辈子宁川不恨别的,就恨人背叛他,威胁他。

    炎魔尊者的确没有害他的心思,但这也令宁川十分的恼火。

    不过,来这里倒也不是炎魔尊者怂恿他,他才下的决心,而是出于多重考虑,他才来这里的。

    若不是如此的话,宁川一定会一巴掌把他给拍死的。

    这是炎魔尊者第一次见宁川发飙,他被吓得浑身颤抖,此刻的宁川,就像是一头吃人的老虎一般,张开了大嘴,伸出了利爪。

    看到如此模样的宁川,炎魔尊者就想到了在白骨城中的宁川,那个时候的宁川,也是如此模样,让人见了遍体生寒。

    “老大,主人,息怒,息怒啊。”炎魔尊者吓得跪倒在了地上,不停的磕头。

    宁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了下来,然后转目看向了法阵。炎魔尊者一见,也不敢再多说话了,依旧跪在原地,宁川不开口,打死他,他都不敢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闪电虫忽然叫了起来,“老大,我弄好了,若是没有意外情况的话,我们能轻松过此大阵。”

    “好。”宁川点了点头。

    到了此刻,他方才转过了脸来,看向了炎魔尊者,“你怎么还跪着,还不起来。”

    随后,宁川便往前走去。

    炎魔尊者的眼珠转了几转,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跟上了宁川,往法阵中走去。

    只听“嗡”的一声响,就在宁川和炎魔尊者踏入到法阵的一瞬间,一道金色光芒亮了起来,随后,宁川和炎魔尊者就消失在了原地,不见了踪影。

    此刻,在外面根本就看不到他们两个人的存在,但实际上,他们还未离开这里多远。

    ……

    就在宁川进入到了法阵中之后,在十八翅恶魔的埋骨之地之外,突然出现了一辆黄金战车。从战车上飞射下来一个黑袍老者。

    这个黑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方汉明。

    这倒不是方汉明的速度有多快,而是他借助了多处的传送阵,这才赶在这个时候到了这里。

    对此地,方汉明很是熟悉,他知道越是往里面走,情况越是复杂,等宁川走入到了秘境深处,他再想找宁川可没那么容易了。

    不止如此,就算是他,也不敢贸然闯入,一个弄不好,他就会被困在其中。

    他用传送阵,要花费很多晶元,但这些晶元对于方汉明来说,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只要能杀了宁川,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他也愿意。

    方汉明到了此地之后,他没有立刻进去,而是捏碎了一块玉符。

    然后,他便盘膝坐在了原地,等着人来。

    不大一会儿功夫,一个半透明的金色大鹏鸟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这个人长了一张鸟脸,一看就是金翅大鹏一族之人。

    他见了方汉明,急忙躬身行礼道,“见过方家家主。”

    方汉明摆了摆手,开口说道,“无须多礼,你可知道宁川现在在何处?”

    “这个小人就不知道了。”那个鸟脸人答道。

    听了他的回话,方汉明的脸色就是一阵的变化,对这个回答,他是十分的不满意。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鸟脸人又道,“就在五个时辰之前,我们的族人曾经在死亡之河旁边见过他,后来,我们的族人被他给发现了,就不敢再继续跟着他了。”

    “宁川现在很有可能已经过了死亡之河了,还有可能压根就没过。”

    听了鸟人的话,方汉明的目光就是一闪,“死亡之河?”

    这个地方,他最清楚不过了,他知道此地离这个入口处并没有多远,他若是全速前进的话,用不上半天时间,他就能到死亡之河前。

    宁川若是还没有过河的话,他就能抓到宁川。

    随后,鸟人伸手一抹,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张地图,然后用手指明了宁川所在的地方。

    方汉明一见,眼睛顿时就是一亮,他微微勾起了唇角,露出了一抹阴森的冷笑来,他拿出了一个储物袋,丢给了那个鸟人,然后化作了一大流光,直奔埋骨之地而去。

    “多谢方家家主。”那个鸟人用神念一扫,他发现在那个储物袋里面居然装了二亿晶元。

    不得不说,方汉明的手笔的确很大。

    此刻的方汉明已经飞射到了埋骨之地的外围戈壁滩上了,他缓缓说道,“继续帮我找人,若是能找到宁川现在的位置,我给你一百亿晶元。”

    “好。”鸟人答应了一声。

    然后,他的身形一晃,就消失在了虚空中。

    他没去别的地方,他往他们在这里的联络点而去,准备布置下面的行动。

    不得不说,方汉明是真下了血本了,这些晶元足矣打动这个鸟人,就算是他们的王没下令,他也会布置下去,让手下人去做的。

    “宁川,哈哈哈哈,你小子也是合着该死,你说你去什么地方不好,怎么单单来了这里了。这里可是一个凶险之地,你不过就是一个九星神将而已,居然敢得罪大圆满圣人,你这不是在找死吗?”鸟人一边急速飞行一边暗暗道。

    此刻的宁川,已经进入到了法阵中了,他并不知道方汉明已经追踪而来了。

    闪电虫这个家伙破这个法阵就跟玩一样,宁川在进入到了法阵之中,毫不在意的往前走着,他一边走一边观察着这个法阵的布置。

    在进入到了法阵中之后,宁川并没有感觉到危机的存在,他只是觉得这里就像是一个天然形成的迷宫一般,在走入到了里面之后,很容易迷失方向。

    在这个法阵中有幻阵,还有迷阵,出现这样的情况却是再正常不过了。这些法阵对于宁川来说,根本就毫无威胁,他现在最忌惮的就是杀阵。

    若是真走入到了杀阵,却不知道这里杀阵的威力是有多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