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诸天里的美食家 > 第三十章 坎离阴阳,龙虎交济
    在赵悠乾的眼中,那两个少年身上发生的变化几乎一览无余。

    动为阳,孤阳不生是以怀有老阴,以少阳激老阴,便是外冷而内热之状。

    正如爆炎之表象,火焰的狂猛便是因为内部的温度不匀造成,控制爆炎便是在微妙之处控制火焰中心的稳定。

    静为阴,孤阴不长,势必老阳入内,便以少阴驾驭老阳,便是外热内冷之态。

    就好像是赵悠乾过去的火候经验,只需要稳住火候的外部,便可以执掌全局,因为他并不用在乎内焰的温度。

    此时他要将爆炎与过去的火候经验融合,便好像强行将阴阳两极融为一体,却不考虑坎离龙虎交济之法,单纯只靠蛮干,便是陷入了僵局!

    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赵悠乾便明白该要如何改进了。

    他也没有想到刚刚来大唐世界不久,便有了这样的收获,更是让他确定自己来这方世界散心的决定正确无比!

    “天地之呼吸...”

    “食义勾连天地,厨具,厨技...”

    不止是意识到了自己融合爆炎上的问题,赵悠乾想得更深,甚至已经对原本还不太明朗的龙厨之路都看清了几分。

    “这两个小子...这就是那所谓的主角待遇??!”

    商秀珣的声音响起,打断了赵悠乾的念头,不过却也让他确实的露出了一抹笑意。

    “差不多吧,天地运行无常,却在每个时代都有风云际会之时,出现那么几个身带气运之辈,携带了时代之精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赵悠乾的话开解着商秀珣。

    “再说了,现在你也不用羡慕他们,能够进入诸天小馆那就是已经超脱了世界,说不定你还是数个世界的主角呢!”

    听到这话,商秀珣脸上绽放出了一抹笑容。

    “那是,诸天小馆的机缘可比此世任何机遇都大多了!”

    然后她又看着渐渐进入了完全胎息状态的寇仲,徐子陵两人,要知道这才过去多久,几乎无人习得的长生诀就这么被他们修成了。

    想了一会,看那长生诀的真气渐渐生成出来,两人的身子也不断的随着图录心法运转而产生刺激变化,甚至是被真气带动。

    知道他们一时半会是不会清醒了,起码得过个两三天。

    商秀珣便秀手一动,将坑底的长生诀摄了过来,接着转头对赵悠乾说道。

    “走吧,先去牧场里,我让人安排一下你休息的房间,然后看看你想去哪些地方看看,散散心,见识一下我们世界的风景!”

    虽然对原本世界的主角两人也有些好奇,不过总归是以散心为主才来的,赵悠乾自然也是点头答应下来。

    接着两人便并肩消失在了这后山练功的所在。

    ...

    飞马牧场当中这段时间可是真的喧闹非常。

    自家场主不知道从哪里带了个陌生男人回来,模样也不见俊朗,更是浑身看不出一丝有习武的痕迹。

    不过自家场主的那位大宗师父亲居然也不见生气,反倒是跟那年轻男人讨论了几次,都是相聚甚欢的样子,倒是让不少对自家场主心怀觊觎的青年们暗自不满。

    只不过鲁妙子和商秀珣可不会在意这些小小的流言。

    两位大宗师的武道境界摆在明面上,要干些什么还真不需要和手底下的那些管事们说。

    就连外界对这件事也是知之甚少,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这个陌生男人的名字。

    赵悠乾!

    ...

    “赵悠乾...有钱?”

    满脸荒唐的神色,一个老学究模样的男子在房间里颇为无语。

    “这又是哪里冒出来的人物。”

    一个头长肉瘤的壮汉嘿嘿冷笑两下。

    “曹老大,你都不知道,鬼才知道,飞马牧场众所周知早就已经是一个铁桶般了,能够得到些消息,还是小的们不辞辛苦到处打探而来。”

    另外一人身材高瘦,一副书生的模样,手上拿着一把拂尘晃动倒是多了几分出尘的味道,就是身上的煞气太重,一看便不是善类,十足的坏蛋面相。

    “把我们都叫来,不是为了这点事情吧?还是说你觉得我们能啃得下飞马牧场这块硬骨头?”

    “天下第四位大宗师在那坐镇,一个人冲出来就可以把我们四人挨个干掉咯!”

    房间里,剩下一个没开口说话的乃是一个五短身材的胖汉,听到那书生的话,也是连连点头,只是眼里不时的流露出精芒,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四个人形象各有特色,最是好认不过,如果寇仲和徐子陵在这里,只怕会脱口而出这四人的身份。

    正是潜伏在飞马牧场周围多时,对牧场颇有觊觎之意的四大寇!

    老学究是‘鬼哭神号’曹应龙,肉瘤壮汉是‘鸡犬不留’房见鼎,书生乃是‘焦土千里’毛燥,最后那个五短身材的胖汉就是色中恶鬼‘寸草不生’向霸天。

    别看他们好似仅仅是一批拥有数万马匪的流寇,实际上背后另有人控制,他们几个也都心知肚明,不过这等乱世里没有后台的早就死光了。

    所以四大寇也经常不问原因的去干一些脏活,只为了可以继续活下来。

    说是凶名赫赫的四大寇,实际上也不过是抹脚布的角色而已,在真正的那些大势力眼中,他们与那些争抢路边骨头的野狗没啥分别。

    “去飞马牧场找死,我可还没有活够呢!”

    曹应龙哼哼了两下,只是他的眼神闪过了几率精芒。

    “不过飞马牧场总归是要贩卖马匹的,咱们不需要进攻牧场,掠夺他们商队两次便够了!”

    “抢完就走,江南这么大地方,大宗师也找不到我们!”

    要知道飞马牧场乃是南方罕有的可以养育战马的所在,他们的战马也以精良闻名,在如今眼看着乱世马上就到的时间点,一匹战马价值可是真的不菲。

    财帛动人心,更何况曹应龙所言也是极有道理。

    抢个两回,然后马上全部散开,偌大的天下,谁还能找到他们?

    又不是直接进攻飞马牧场,直接遇到大宗师的几率简直太小了。

    “这么说,曹老大有消息了?”

    飞马牧场如今铁桶一块,要打探消息太难,内部的商队路线也是更加难得,如果一直盯梢又太容易被发现,也并不好进行埋伏。

    只不过曹应龙既然开口召集四人,显然是有情报在手。

    毛燥薄薄的嘴唇一抿,看向曹应龙的双眼颇为期待。

    “三位贤弟听我慢慢道来...”

    曹应龙倒也不吝惜,便开始将他到手的消息一股脑的全部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