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大唐之特种国师 >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吃香’的花铁锤!
    物部立岩听着身后‘花君’啧啧的轻叹声,垂下了眼睑。

    “花君是否觉得我方才太过虚伪?”

    这话让花铁锤怎么回答?

    再说了你虚不虚伪的,跟我有啥关系,你既不是我的敌人,又不是我的亲朋好友。

    我只是奉命来保护你,免得你丢了小命的保镖罢了。

    况且作为花海阁的一流杀手,常年混迹江湖买命过活,什么样的人他没见过?

    这点点道行,与他以往见过的,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只不过,从他奉了自家代阁主之命前来保护,总是隐在暗处,倒是知晓这位物部氏少主是个怎样的性子。

    往日里虽不至于说直来直往,可对于这般装模作样言语呛堵长辈之事,却是从未有过。

    那时他还在想,这少主当的着实窝囊了些,竟被一帮族老拿捏在手中。

    现在想来,往日那般行事,大约是真心敬着那帮为物部氏打了天下,又陪着一起流亡天涯,所以才会诸多忍让。

    而经过了五族老逼迫他放弃自己心爱的女子,又被兴元寺人抓走的刺激,被激起了一腔野心。

    不想无力护住自己想护之人,亦不想再无反抗之力,被人任意揉搓。

    且有了先前他告知的那番话,再加上现如今六族老在族中的情况,他恐怕是不会再相信这帮族老了。

    宁可相信他和秦朗这等外人,也没办法相信族中之人,何其悲哀。

    花铁锤想着,哈哈一笑:“这有什么。”

    “非常事自当以非常手段对之,现如今物部氏内部不知隐藏着多少细作,还藏着一帮不怀好意的兴元寺弟子,自当小心谨慎行事。”

    “且作为物部氏少主,亦是未来的物部氏族长,若是心性太过软弱天真可是不成的。”

    “少主这般,倒是比以往长进了不少。在下一个需要担忧少主安危之人,心中却很是欣慰。”

    “算计他人,总好过被他人算计的强。”

    听了花铁锤的话,物部立岩不但没有高兴,反倒心中苦涩。

    以往他行事,虽算不得多光明磊落,可对着族中人,他却可以说绝对问心无愧,也从未有过不信任的时候。

    但兄长已亡,物部氏族长一脉,竟只剩下他自己,而他从小敬仰的五族老,竟是为了往日仇怨,逼迫自己放弃心爱之人,甚至在他不从之后派人来掳劫他。

    他不知道自己落到兴元寺手中,是不是因为五族老与兴元寺的人有交易,但经过了这一遭他才发现,自己再没了可以依靠的人。

    往日被他视为依靠之人,要么逼迫他,要么想要夺权,总而言之,都有自己的小心思,再没有往日平和的样子。

    也或许,往日的平和也不过是装出来骗他的罢。

    毕竟那个时候,几位族老虽说明面上看起来手中的权利有多有少,但能达成和平,想来是维持住了平衡。

    现如今五族老死了,这平衡便被打破了。

    且也因为五族老死了,他手中的权利便成了香饽饽,一干族老都想扑上来咬一口,所以才不想装也不必装了吧。

    “是啊,你都明白的事,我却直到现在才明白……”

    这话听得花铁锤有些目瞪口呆。

    什么叫他都明白的事?

    换任何一个有点心眼儿,且在江湖上混过的人,都不会不明白!

    权利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护自己想护的人。

    这个世道,没有权利的人尚且拼了命的往上爬,想要掌握权利,可物部立岩这个手中明明应该由权利的人,却把权利分了出去。

    简直是脑子进水了!

    以为当谁家都是花海阁呐?

    当谁家掌握权利的人,都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呐?

    本是一片好心想要开导他,却没想被这厮给小看了。

    谁还没点脾气了?

    反正自己的任务是保证他不丢了小命,其余他爱怎么折腾便怎么折腾。

    反正物部氏又不是花海阁,其他人便是死光了,也与自己无关!

    还是多学学秦朗他们,闲来无事看看戏多好!

    物部立岩只顾着哀叹自己太过天真,从未想过那些待他如亲子的族老们,竟有如此野心,想要掌控物部氏,却是没注意到,自己一个不小心,言语得罪了‘花君’!

    也便导致,明明有一个可以被拉来做帮手的人,竟被他硬生生的给推开到一旁看戏了。

    ……

    这厢物部立岩带着花铁锤出了门,那厢方才还奄奄一息,眼瞅着就能两腿一蹬下黄泉的六族老扯了额上染血的布条,一下子便跳了起来。

    “快快快,快把被子里的冰块弄出去,冻死老夫了!”

    他一边从床上跳下来,一边忙不迭的指挥着下人帮他拿毯子过来。

    这一把年纪装个病,差点没真装出毛病来。

    六族老披着毯子站在门口,迎着日光照耀,这才觉得身上暖了不少。

    待缓和过来,招手叫过一旁亲卫,问道:“方才跟随少主来的那人,可有人认识?”

    也是巧了。

    自从花铁锤自暗转明之后活跃了不少,总在族地闲晃,尤其是待物部立岩被救回来之后,更是不少和物部氏之人打交到。

    被六族老问到的亲卫,还真是与花铁锤来往过几次,也算是相熟。

    “回禀族老,小人认识。”

    “你且说说,他是何性情,在族中又与那些人亲近来往较多?”

    “还有,他与少主关系如何?”

    他问的简单,且正好是亲卫知道的事情,也是花铁锤一早便安排好的,便一五一十将自己都知道的说了出来。

    六族老一边听一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既然你与他相熟,老夫且交予你一桩差事。”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不管你用什么手段,都要全力交好此人,最好能说动他转投老夫,在少主身边为老夫做个内应。”

    “交好此人所需一应花销,尽管去找管家报账。”

    “若此事做的好,老夫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做事做不好……”六族老说罢,眼中狠色乍现:“老夫身旁不留无用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