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超凡世界的资本恶魔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唾沫的作用
    夜已深,李明阶段性的处理完了药厂的事情后,便由鱼青雨开车送李明返回。

    行驶在折返回高档公寓的道路上,鱼青雨问出了自李明谈话开始就一直憋在肚子中的疑惑,“你打算怎么对待怀勒教授这件事?”

    “你猜猜看?”李明带着笑意说道。

    “总不会是砍了药厂的生意吧。”鱼青雨若有所指的说道,“被一盆水醍醐灌顶,然后你就走上了悬壶济世的道路?”

    轿厢的后座内传来了李明淡然的声音,“怎么可能,我半条命换来现在的荣华富贵与大彻大悟,这个时候但凡回头看一眼,我都该死。”

    这番话语中,鱼青雨以为是李明对过去那个面临高利贷的自己所说,而李明指的只是自己不能对不起那个在坟头啃食着半个馒头的少年。

    “那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杀是不能杀的,而且杀也解决不了问题。”鱼青雨此时终于明白了李明当初厌恶暴力的原因。

    即使你能没有任何后患的杀了怀勒教授,可怎么堵得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难不成还要杀尽天下所有人不成?

    “个人坚持的道德,是实际上由人们所坚信的立场所构成的,由人构成的社会是一个立场的世界,有多少立场就会有多少的观点。于他说,我们欺骗了病人或者是劳苦大众,于我们说我们提供了就业岗位,挽救了成百个濒临破产的家庭,让他们能更好的生活······”

    李明顿了顿继续说道,

    “众生是立场的、是利益的、是好恶的,众生只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东西。”

    一把打过方向盘后,鱼青雨继续说道,“可你怎么改变他的立场,或者是大多人的立场呢?”

    “十亿!”李明呵呵一笑说道,“你知道十个亿是什么概念吗?这是一个可以将圣人变成魔鬼的加码,如果这个加码对他还不起作用,那么他一生所追求的东西就成为了一个笑话。”

    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李明成竹在胸的神情,鱼青雨有些困惑地说道,“什么意思?我不太懂。”

    面对鱼青雨的提问,李明并没有选择回答,而是掏出手机拨通了妹妹的电话,片刻的提示音过后,李明开口说道“小姝,你睡了吗?”

    “刚睡一会,哥,有什么事情吗,这大晚上的?”电话那头李小姝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困倦的说道。

    “你有经营慈善基金的经验,所以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李明淡淡的说道。

    “什么事啊?明天再说不行吗?”李小姝有些困倦的说道。

    “我说你听就好。”李明的话语一如既往的不容回绝,“莫雷这边的药厂,我会让他陆续拆解出来十个亿,以及之后我们的股份分红都捐到李氏慈善基金会中去,而你则是要以一个叫做怀勒的人的名义帮我起草一份协议······”

    “什么协议?”李小姝问道。

    “五百万成立一个癌症关爱基金,五个亿作为后备基金,剩余的五个亿留作成立医学研究所的运营和研发,而后续的投资······”李明缓缓说道。

    随着李明在电话中详细的安排和部署,鱼青雨大致弄懂了李明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李明对莫雷的公司有百分之六十股权,而莫雷对海尔斯制药有百分之八十的股权,虽然李明不参与莫雷对公司的管理,但是盈利百分之六十的分红是固定的,因此在这三个月药厂盈利的二十个亿中,扣除掉四亿的对赌,李明对其中的9.6亿是有绝对支配权的,而这笔钱加上李明一句千金的话语就构成了关爱基金和医学研究所的投资成本。

    “我该怎么理解你的想法?你这是要用慈善捐款来洗白名声然后改变怀勒教授的想法吗?”在李明和李小姝的通话结束后,鱼青雨考虑了一会问道。

    “既然这是一个立场的世界,那么除了立场的观点,其他的在立场的圈里是没地方立足的,大半辈子经过风风雨雨活过来的人,如果两三句话就否认了自己的三观,那不等于直接否定了自己的一生吗?”李明嘲讽的说道,“况且名声这种事情是洗不白的。”

    “可那要怎么做才能移开怀勒教授这个挡在路上的大石头?”鱼青雨紧接着问道。

    “我给你说个故事你听听看。”李明顿了顿继续说道,

    “癌症基金用海尔斯药业的钱以怀勒的名义建立,给五名病人提供了援助,后续将陆续增加五个亿来继续对癌症病人援助。

    报纸媒体上争相宣传海尔斯药业对先前管理不善的道歉以及慷慨解囊关爱弱势群体的这一行为,这样一来怀勒就不得不面对一个困境。

    他的名声未经授权就和海尔斯制药绑定在了一起,先前的抨击的文章炒作的效果便大于了实际抨击的效果。

    如果他不加以反击的话,那么之后海尔斯药业的所有非道德行为便会由他进行背书。

    如果他反击的话,我们甚至可以让一名叫做本杰明的律师为他提供帮助,帮他处理这个事情起诉海尔斯药业。

    可一旦海尔斯药业被起诉,那就意味着癌症关爱基金是非法的,于是一大批原本在援助名单上的病人就会失去了生的唯一希望。

    你说这个时候这位道德高尚的医学界良心他会怎么选?”

    “······”鱼青雨有些怅然的看着道路尽头那栋豪华的公寓,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说话间,车辆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公寓楼下,李明推开车门下车后,抬头看了一眼那盏在一片漆黑中留下的灯火,继续说道,

    “人的三观不同,所追求自我实现的价值也是不一样的,换句话来说也就是贪的东西不同罢了。

    书生贪风骨节气,文人贪直抒胸臆,武夫贪横道立马,医生贪救死扶伤。

    当赤裸裸的金钱对这个人不具备致命吸引力的时候,那就说明了对他来说一定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钱买不到他的良心,但是钱能买到代表良心的东西。”

    “明白了······”鱼青雨越听越沉寂,越听越害怕,缓了片刻之后才长出一口气说道,“主人,那如果他还是不愿意妥协呢?”

    转身朝着电梯处走去的同时,李明淡淡的说道,“不用担心,人的唾沫是会淹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