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我在诸夏当大王 > 第三百七十七章鬼灾结束!
    第三百七十七章鬼灾结束!

    万夫所指,诸罪加身,这时候的即墨公子空有一张嘴,然而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一如当初【墨玉麒麟】浩浩荡荡地降临熙国,霸占关岭地区时,姚云同样有口难言!

    此间种种本就没有正邪对错,有的只是力量的博弈哟,姚云在这种对决中赢了,而公子即墨只是一个可悲的失败者,失败者从没有话语权。

    在一番口诛笔伐,将即墨公子批~斗的张口结舌、无话可说之后,所有人都不再理会即墨公子,视而不见,纷纷转头恭恭敬敬地围聚在姚云身边。

    倒是有不少有熙氏族人靠向即墨公子,嘘寒问暖。

    失落的即墨公子似乎被骂醒了,恍惚的神情消失,只是面无表情地向靠过来的有熙氏族人询问关岭城的消息。

    当听说城中大部分百姓都被鬼物大军掳走了,即墨公子先是愤怒,随后又是一喜,之前的愤懑竟然在这瞬间消失的七七八八。

    “还好是一座空城,既然如此,本公子也没有什么损失,姚云那小子愿意接盘关岭城这个烂摊子就给他好了,哼,看他如何当‘英雄’,如何逆转局面!”

    人就是那么奇怪,电光火石间前一刻还是颓废绝望的即墨公子一下子有了精神,之前战败的阴霾都消散不少!

    当然殿中没有人关注殿中边缘角落即墨公子的变化,所有人都静静地围在姚云身边。

    墨伯:“熙国地处南荒边界,凶兽、妖怪、鬼物层出不穷,而您却能将熙国打理的风生水起,孤之前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了不起,可是出了关岭鬼灾后,孤算是服气了,熙云伯有大才,比起某些沽名钓誉的盛名公子强过百倍、千倍,有你镇守关岭城,吾等放心多了。”

    即墨公子:“.......”

    坐在墨伯对面的山远伯也接话:,唯有危难时刻方能见真英雄,熙云伯,你对于治理鬼灾鬼患颇有心得,不知您对这一次鬼灾有何见解。”

    姚云点头:“这一次鬼灾让南荒各国心有余悸,担心事态恶化,波及周边各国,事实上鬼灾并没有诸位想象中那么严重,根据鬼物俘虏交代,这一次数十万鬼兵鬼将之所以兵临城下,其实并不是有什么大的预谋,而是一场简简单单的报复!”

    墨伯手指即墨公子,怒目道:“可是他杀死鬼帝引发的报复?”

    即墨公子一脸无辜,望着几道修为丝毫不逊色与他的炼气士强者怒目而视,他咽了咽口水:“不...不是,本公子根本不认识那些鬼物!”

    “还说不是你,鬼物大军的俘虏都说了,鬼物精锐之师的统帅与那位陨落的倒霉鬼帝相交莫逆,他们就是来给那位陨落的鬼帝大人报仇的!”

    即墨公子的话顿时引起了众怒,所有人都对即墨公子投以仇视的目光。

    即墨公子心虚不已,默默垂下了头。

     姚云没有痛打落水狗的意思,作为一位大王,他必须要有风度,胜利者无需炫耀自己的功绩。

    “诸位莫要激动,事情已然发生,多加指责于事无补,这件事虽是我叔父即墨公子造成,可是这同样是一个好消息,鬼物大军们只是为了报仇,如今【墨玉麒麟】不复存在,鬼物们的矛头不复存在,短时间不会卷土重来,诸位放心就是!”

    姚云虽然看起来年幼青涩,可是一直以来镇定自若,沉稳自信的举止,以及在其治理下蒸蒸日上的熙国,都让姚云的话充满说服力。

    这一番话说出口后,各国使者心安不少,在这种唇亡齿寒的时刻,这个消息算是最好的消息了。

    “熙云伯,此言有理,不过不知道您从何得出这个结论,鬼物向来狡诈多变,性情乖张难测,很难以常理度之!”

    姚云笑了笑,没有立即回应这个问题,而是另起话头:“这一次鬼物大军攻破关岭城并没有大开杀戒,而是将城中百姓、奴隶掳走,只留下一座空空荡荡的空城!”

    果然如此!即墨公子闻言心中一喜,就算得不得关岭城,他也不想白白便宜了姚云。

    “熙云伯,这与鬼物的态度有何关联,鬼物们可不是心软了不杀百姓,它们掳掠人族百姓已经不是新鲜事了,鬼物吸食人气、牲畜本源元气可增进修为,它们抓百姓回去是当牲口养着!”

    姚云点头:“孤明白,人族百姓可以帮助鬼物们修炼不假,可是世间对鬼物修行帮助最大的莫过于鬼魂石了,孤已经通过鬼物联系到了【阴兵阴将】的那位鬼王统帅,愿意破财消灾,用五百鬼魂石与他和解并赎回熙都的百姓!”

    顿了顿,又道:“性格再如何乖张暴戾的鬼,在鬼魂石面前同样会服服帖帖!”

     姚云的话一出,满场皆惊,还有这操作?刚刚生死大仇,下一刻就能就能化解?鬼魂石对鬼物的吸引力竟然如此之大。

    鬼魂石打发鬼物大军早已经不是秘密了,不过大多都是鬼物大军侵扰时以交保护费接触,从没有过多的交涉。

    即便当初出云伯为了打击离城接触鬼王,那也是非常简单的交涉,根本没有过多的深入,而事后出云伯被鬼王敲诈一笔后,出云伯也绝了和鬼物打交道的念头。

    鬼物性情太古怪,喜怒无常,无法沟通,这已经是各国皆知的道理

    墨伯苦笑一声:“熙云伯,鬼魂石的确对鬼物有非常大的吸引力,可是鬼物性情乖张,喜怒无常,您与鬼物大军打交道的时候可要小心,否则必遭反噬!”

    墨伯这话出自肺腑,姚云很是受用,不过他还是笑笑,从容自信:“多谢墨伯提醒,孤有分寸,孤与鬼物大军交涉过了,他们会先将孤的百姓送回来,到时候诸位拭目以待便是!”

    山远伯:“熙云伯,鬼物大军会如此好说话?他不怕您反悔?而且鬼物狡诈,即便还回百姓,他们隔夜也能再抢回去!”

    姚云笑了笑:“鬼物实力强大自然不怕孤反悔,孤同样也不怕它们反悔,有熙氏的确式微,可是也不是可以随意欺辱的!”

    墨伯、山远伯以及各国使者无比点头,有熙氏的强大深深印刻在众人的血脉深处,谁也没有质疑姚云的话!

    即墨公子张了张嘴巴,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他听出了姚云话中的一语双关,指桑骂槐。

    不过最令他失落的是,他本以为大不了谁都得不到关岭城,可是转眼之间,昔日他眼中鲁莽短视的侄子竟然转眼间将烂摊子收拾好了,一出手便是翻~云覆~雨,扭转乾坤!

    望着高座在主座上,面对无数人吹捧而面不改色,至始至终成熟稳重,从容淡定的少年国君,即墨公子精神不由有些恍惚。

    本公子真的看走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