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自九叔世界不朽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一朝病去脱窠臼
    苦笑三声,王禹张张嘴却说不出什么。

    这等关乎一派根本的东西都送到他面前了,他还能说些什么?

    推却,那不是他的性格。

    张嘴吃下,重建茅山这份因果他是担定了。

    前段时间他还在想以身入劫,偿还这段因果,没想到姜终究还是老的辣。

    感慨一下金青老道的老辣,王禹将地上的书籍收起了一部分。

    只留下《不灭星神体》、《神农百草经》、《三昧真火》三门道法。

    《洞玄真经》是真人境才能修炼的功法,太过高深,现在看之无益。

    那二十八名茅山先辈的修行随笔于王禹而言,目前也没有太多用处。

    毕竟,他现在可是连祭酒境都没跨足,看那些祭酒境及以上境界的感悟又有何用?

    陆续翻开三门根本道法,王禹将它们的内容,一一烙印进了脑海深处。

    当确认三门根本道法已经全部熟记以后,王禹开始运转法力游走周身,自神农百草经修习起来。

    这三门道法与掌心雷一般,都是易学难精的道法。

    日落月升,月落日升。

    一天一夜的时间,已是法师的王禹就将这三门根本道法,全部修炼至入门。

    看着属性版面上新进出现的显示:

    宿主:王禹

    元力:+

    次级本源——阴德:四百六十丝

    修为:锻体、法师

    功法:形意拳(大成)+、青阳诀(第四层)

    技能:五行拳(圆满)、形意十二形(圆满)、掌心雷(斩仙雷)+、天眼通第五层(阴阳眼——方圆三十丈)+、天耳通第三层(方圆三十丈)+、天足通第三层(缩地成寸百丈)+、不灭星神体第一层+、神农百草经第一层+、三昧真火第一层+

    秘术:阴德秘法、灵宝度人经——四十一。

    武器:天纂青箓剑

    万界穿梭:零+

    因为还算充沛的阴德,王禹对于前些日子的酒泉镇之行,还是比较满意的。

    酒泉镇一行还是他带来不少收获的,最起码在阴德上,他的收获就不小。

    当日在衙门里,他横斩架行尸十五头、假洋鬼子二十头,不幸被咬死的镇民十三头,外加吴神父与屠龙道人。

    总计收获一百八十丝阴德。

    数学还不错的王禹,还从答案这里倒退一下算式:假行尸与假洋鬼子共计三十×4+镇民13×2+吴神父×7+屠龙道人×7=一百八十丝。

    emmm数学老师应该没有兼职体育老师吧!

    这一百八十丝阴德加上原有的二百八十丝阴德,组成了王禹目前总计四百六十点的恐怖数量。

    也亏得那头像吸血鬼一样的西洋僵尸比较特殊,不然它感染出来的血裔,只怕在这方天地里卖不出这个价的阴德。

    技能栏里最后三个加号,王禹毫不犹豫的以意念点击了下去。

    连续十二次意念连点以后,一股磅礴到令人惊悚的气息开始环绕在王禹身边。

    靠近藏经阁一里范围之内的所有灵气,都被王禹体内发出的恐怖吸力给掠夺了。

    陷入伪·天人合一状态的王禹此刻就像一个源源不绝的黑洞,吞噬着他所能获取到的一切灵气。

    也就这里是茅山重地藏经阁。

    灵气虽然不如那些传说中的仙境,但也可在诸多福地里,登顶第一。

    这才能以方圆一里内的灵气暂且满足王禹的吞吐,不造成太大的影响。

    要是换成其他地方,王禹此刻所散发出的磅礴吸力,恐怕已经搅动起风云,裹着起更远处的灵气。

    这股突如其来的恐怖吸力,惊动了茅山不少人,七八道目光在吸力爆发的那一刻,都将视线投向藏经阁所在的石塔。

    待看清吸力来愿于石塔,造成那恐怖吸力的源头,是青阳诀这门茅山功法所修炼出的法力,视线的主人们这才收回目光。

    “爹,看样子是金青那个老不死的在扣关真人。

    这个老东西还是没绝了将您逐下掌门之位的念头。

    要不要设计将他铲除?”

    茅山,清风阁。

    一脸狰狞的石少坚对着负手看向藏经阁方向的石坚,提出了自己看法。

    背对着石少坚的石坚目光闪烁数次之后,反手给了石少坚一个巴掌:“闭嘴,一名五气圆满的祭酒境修士岂是你能算计的。

    我没有突破至真人境之前,金青师叔都是我茅山招牌之一,岂容你这个小辈说三道四的,给我抄录道德五千言十遍。

    练师境大比之前,你要是抄不好,这次练师境大比你也不用参加了。”

    除了石坚父子在交谈,茅山里还有两处有人在交流。

    一批人处于一个隐匿于虚空中的缝隙,里面有五个须发皆白的老道,正在盯着另外一个老道猛看。

    “金青,没想到你挑来挑去真的挑出来个宝啊!

    按你所说,此刻在这藏经阁的唯有那个叫王禹的小辈。”

    “也就是说,这股灵气风暴就是那小子引起的?

    他是在突破祭酒境吗?居然能吞噬如此数量的灵气?”

    被五个老道盯着的正是与王禹有过数面之缘的金青老道,此刻的他一头雾水之余也在大笑。

    看此时藏经阁的情景,他金青还是没有看走眼哪。

    “诸位师兄弟,具体情况待会再说,还望诸位师兄弟助与我齐心协力,将藏经塔暂且封锁起来。

    塔里面的那个臭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敢在此时冲关祭酒境,可咱们却要识轻重。

    这小子天赋远超常人,只要他不陨落,我茅山未来可期啊!”

    被金青老道提醒了以后,本来还在老神在在的五名老道,立马动了起来。

    在对石坚失望以后,他们这几个老朽之辈就一直在找能传接茅山的第子,此次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不能让其有所闪失。

    石塔,九层。

    陷入伪·天人合一状态的王禹并不知道,自己仅仅只是修炼三门才上手的道法会产生如此大的影响。

    整整一个时辰,藏经塔周边一里范围内,都在上演灵气黑洞的戏码。

    一个时辰之后,王禹自伪天人合一状态中退出之时,那股对灵气狂暴掠夺的吸力才慢慢消失。

    “不灭星神体!没想到不灭星神体对于身体的淬炼,会有如此大的功效!”

    退出伪·天人合一以后,感受一下自身的状态,王禹的双目泛起了精光。

    宿主:王禹

    元力:

    次级本源——阴德:十丝

    修为:锻体、法师

    功法:形意拳(大成)、青阳诀(第四层)

    技能:五行拳(圆满)、形意十二形(圆满)、掌心雷(斩仙雷)、天眼通第五层(阴阳眼——方圆三十丈)、天耳通第五层(方圆三十丈)、天足通第五层(缩地成寸百丈)、不灭星神体第五层、神农百草经第五层、三昧真火第五层

    秘术:阴德秘法、灵宝度人经——四十一。

    武器:天纂青箓剑

    万界穿梭:零

    三门根本道法在四百五十点阴德的助推下,已然大成。

    而其中《不灭星神体》这门根本道法,更是给了王禹莫大的惊喜。

    他本以为,这门斗部法《不灭星神体》练至大成以后,是一门勾连星斗,借星斗之力增强杀伤力的功法。

    没想到,这门《不灭星神体》除了确实如他所料那般,对于修炼者的身体,居然还有洗经伐髓一般的淬炼。

    王禹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原本已经得到缓解的渐冻人症,现如今只差一步就能彻底痊愈。

    环视一下身体周边的环境,王禹咬咬牙,直接运转全身法力,向着上丹田神识海发起了冲击。

    浩瀚磅礴的青阳诀法力,轻车熟路的冲进了王禹的上丹田。

    青阳诀的法力在他的神识海里开始开始运转沸腾。

    近百息后,本来沸腾的法力褪去,七道近乎本能的神通道法在法力激荡之时,烙印在王禹恶神识海内成为七道高高在上的云纹。

    这七道云纹,正是四通四法中除去灵宝度人经后,余下的七门神通、道法。

    天眼、天耳、天足,三门神通。

    斗、火、瘟、雷四门道法。

    在王禹有意的控制之下,这七门烙印在他神识海里的神通、道法的云纹开始软化、拉伸。

    本来各有异像的云纹,在王禹脑海中精神力的细微调控下,逐渐被拉伸成七道平行的线。

    当七条线全部伸展开以后,本来已经退出上丹田神识海的青阳诀法力,裹挟着王禹体内所有的精气神再度冲了进来。

    神识海瞬间再度沸腾起来。

    那山摇地动的错觉,让王禹这等体质超群之人,都感觉到头晕想吐。

    当神识海沸腾到极点之时,一股无名之火,突然自精气神与法力的摩擦中升起。

    看到火焰出现,意识一直都在神识海内的王禹,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这火焰乃是心火,也是神识之火。

    唯有这种火焰,才能自神识海中煅烧还未成型的本命符箓。

    将本命符箓千锤百炼。

    神识之火初始之时,只有小小的一丁点。

    可这种火焰在神识海内,可将识海中的一切都当做燃料,扩充自己的体量。

    在它出现的第二息,一丝青阳诀的法力被点燃了。

    在它出现的第三息,王禹交杂在一起的精气神也被点燃了。

    一秒过后,王禹的识海里已经被心火完全占领了。

    如山如海一般的心火,烧灼起识海内那七条云纹线。

    在心火的威胁下,本来老死不相往来的七条云纹线,开始逐步靠近。

    当心火烧光了王禹五成的法力与精气神时,本来相互平行的七条云纹线这才并排到一起。

    片刻之后,王禹神识海内的法力与精气神被烧掉了八成,心火也达到了极盛的状态。

    在充斥了整个神识海的心火炙烤下。

    本来只是并排的七道云纹线已经如同拧麻花一般,凝聚成一股。

    见自己的七道神通、道法已经彻底合一,王禹干脆利落的将剩下的两成法力与精气神,全部投进心火之内。

    一时之间,他的神识海里,除了心火与已经化作一股的云纹线以外,再无其他东西。

    至此,本命符箓的刻画只剩下最后一步。

    意识附体云纹线,以云纹线为笔触,自上丹田神识海中勾勒独属于他自己的本命符箓。

    只是这也是凝聚本命符箓的步骤中,最艰难的一步。

    当意识附体在云纹线上之时,祂再也无法高高在上俯视一切。

    心火的锤锻作用于云纹线上之时,同时也将作用在王禹的意识之上。

    一旦他的意识没能扛过心火烧灼的痛苦,那么他的意识将被心火燃成虚无。

    届时,那怕他的身体还拥有活性,他依旧是死了。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很多修士跨足祭酒境之时都死在了心火的烧灼之下,有些道心不坚的修士,为了防止自己死在心火的烧灼中,甚至宁愿终生不踏足祭酒境。

    事到临头之时,王禹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控制着自己的意识一头扎进了云纹线之中。

    心火虽然恐怖,但大小便失禁那种生不如死的状态于王禹而言,更加的恐怖。

    处在心火的烧灼下,王禹觉得自己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在被千刀万剐一样。

    疼痛几乎瞬息之间就占据了他的全部思维。

    可他仅存的一丝理智在剧烈的痛苦包围下。

    还在依照原定的计划,带动云纹化作笔触,于识海中开始勾勒独属于他的本命符箓。

    他要在心火燃烧殆尽之前,勾勒完成属于自己的本命符箓。

    不然心火一旦烧尽,没有外来压力的情况下,未曾融进本命符箓里的云纹线,将彻底破散。

    届时,一切都已经融进本命符箓里的王禹,也将随着破灭。

    王禹一身的法力与精气神在总量上,超出一般修士不知凡几。

    可他七门神通、道法大成凝结出的云纹线,也比旁人的云纹线坚韧无数倍。

    所以,到底是功行圆满一举踏足祭酒境,还是棋差一着直接身死道消,王禹自己心里也没底。

    他的情况不同于普通修士,普通修士在这等境界时的经验,并不能给他带来太多的经验。

    ……

    茅山,演道场。

    一场看起来声效具佳的比试正在进行中。

    敌对的两方,一者衣着干净体面,一者看起来就感觉邋里邋遢。

    衣着干净的那一方,看起来年纪很轻,但出手之时如羚羊挂角一般,各种法术与符箓信手拈来指那打那。

    邋里邋遢者,看起来年岁已入中年,法术与符箓虽然搭配的较为老练,但在衔接上还是有破绽可寻。

    PS:本章四千字,接下来没有更新了,明天五更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