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自九叔世界不朽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天妒·下(5)
    若杀的人多便会遭报应的话,那些躲在生命禁区里的古皇与至尊岂不是早就横死了,那还轮得到叶黑这个天命之子来铲除他们。

    虽然觉得暗黑王的话十分好笑但王禹却并没有出言回应的意思。

    开胃菜已经全部上桌,接下来该上正席了,面对受到遮天法影响的天劫,王禹可不敢在掉以轻心。

    被天劫笼罩的万里山河上空忽然涌现一道雷瀑冲击而下,这雷瀑一眼望去茫茫无边,无数电浆翻涌沉浮。

    在这雷瀑的冲击下,立于鼎型圣兵保护下的暗黑王连个浪花都未曾翻起便被蕴含毁灭真意的电浆磨灭一空。

    雷瀑的威力远超前番的九道雷龙以及无数球形闪电,以王禹的体魄都被这雷瀑劈的皮开肉绽。

    若非王禹能凭借高深的道行能在无尽雷霆之中,汲取一部分天地元气以及生之气息,下场未必比暗黑王好到那里去!

    ‘轰轰轰!’

    神光茫茫炎气横空,在雷瀑之后一道道炎阳神雷冲着王禹当头劈下,本来还能勉强维持地貌的万里山河在炎阳神雷的余波扫荡下,瞬间变得坑坑洼洼。

    古华王朝曾经存在于这片星空中的最后一点证据,也就此消失在雷海之中。

    北斗之上,东荒南域一紫色万丈神山之巅,一名笼罩在无尽紫色神华中的老年修士站在神山最高处看向北域古华所在的方位。

    “成圣劫?为什么总感觉有些似是而非?明明没有成圣之时的道韵威力却远超我那昔日渡劫之时?

    还有,渡劫的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一点规矩都不懂?北斗乃帝星有极道至尊的道痕在镇压,在这渡劫平常的天劫也就罢了,渡破经之劫可是会遭受到至尊与古皇们的道痕打压的。”

    笼罩在无尽紫色神华中的老年修士自言自语后眉头深皱,此人正式南域紫光王族存世的圣级——紫光祖王。

    见状,紫光祖王身后的族老当即道:“我王,渡劫的会不会是古华王朝的那个暗黑王?他昔年活跃的时间与我相同在整个东荒也是一个顶尖人物,千年之前他便已经仙三大成,而今参破玄关渡劫成圣也不是不可能吧?”

    “暗黑王?不可能是他,炎阳雷对于未曾成圣之人是一种绝世大恐怖,这是不被天地认可的征兆。

    这等天雷的出现,表明天地都在竭尽所能超越极限的降下惩罚要毁掉成圣者。

    暗黑王虽有天赋,但绝不可能引来这等天罚,就连我当初渡成圣之劫时,都没能引动这个等级的天劫,只有那种有望帝路争锋的存在才有资格引动天地降下这等天劫。”

    目光闪烁之下,看着北域那笼罩万里山河的天劫紫光祖王不由自主的目露了些许艳羡,黄金大世才刚刚拉来,就有这等天骄成圣。

    这一世,只怕真的要出一尊无上皇者了!

    这炎阳神雷能让正处在巅峰状态的紫光祖王忌惮不已自然不是白给的,携着阵阵仙雾,金光闪烁之间,王禹昔日无敌于聊斋世界的体魄被劈的筋断骨折。

    “咚……咚……咚!”

    王禹的身体内发出了天鼓般的震颤之音,他的轮海中射出一道道血色神芒,将立于无尽雷霆中那具有些破碎的躯体一次次的重组、锤炼。

    轰隆!

    又是一片金色的雷海降临自劫云之中落下,这雷霆金光璀璨,几乎照亮了整个北斗。

    “太阳神雷,怎么可能?这可是专属于古代至尊与无敌皇者成长路上的拦路虎!”眯眼看着让北域化作一片金色的雷霆,紫光祖王这次真的被震惊到了!

    璀璨的金光远远看起来好似星球发生了大爆炸一般,那刺眼的光芒灼的紫光祖王都不由自主的流下了一滴血泪!

    太阳神雷降临,立于虚空之中的王禹被炸的血肉横飞,一身白骨寸寸断裂。

    这样伤势已经不是王禹调动轮海中的神力便能治愈的了,玄功催动,王禹功法中汲取自长生天尊古经精髓的好处出现了。

    作为创造出者字秘的天尊,他传下的古经《长生阙》中涉及的生之理念让王禹获益匪浅。

    无尽的生之气息被王禹自周边的雷海中汲取出来,靠着这些生之气息,王禹被劈碎身体始终维持着一体,借助这一机会,知晓自身体魄有缺的王禹狠狠的淬炼起身躯。

    无尽的轰鸣声中又是四重雷劫降下,在这些圣人能生生劈死圣人的天劫轰炸下,王禹数度化作了齑粉,他的血肉与骨骼差点被雷劫磨灭干净。

    若非他的元神坚韧到天难覆地难收的地步,只怕真的要沉沦在这片雷海之中了。

    “八重雷劫了,八重专属于古代至尊与无敌皇者的天劫都没能劈死那人,若他成功渡过最后一重天劫只怕这北斗星上要平添一尊禁忌人物了!”

    紫光王立身不远处,一尊浑身笼罩在混沌气息中的人形生灵由虚化实缓缓说道。

    此人正是紫光王族效忠的对象玄龟皇族主事之人——玄武天王。

    一尊屹立在仙台第五境巅峰的存在!

    据说祂的半只脚已经踩在了仙六上,只待黄金大世彻底拉开灵皇烙印在天印印记上的道痕消逝干净,便可踏足大圣境。

    听到玄武天王的声音后,紫光祖王当即转身向其躬身行礼:“老奴紫光,见过三皇子殿下,叩问祖地是否安好?”

    面对紫光祖王的行礼,身体凝实的玄武天王摇摇手算是回应了过了:“紫光大统领莫要多礼,紫光一族已经从我玄武湖独立出来自成王族了,没必要这么作践自己。

    与我一起安心的观看这场天劫吧,劫中之人今日若是安然渡过了这场天劫,千年之后,帝路之前只怕又要多一敌手!”

    虽然心中对正在渡劫的王禹评价不低,可亲耳听到自家少主嘴里给出天劫中那人日后有望帝路的说法,紫光祖王的一颗心还是震惊了片刻!

    抿抿有些干涩的嘴唇,紫光祖王小心翼翼的向玄武天王问道:“少主,石皇真的就没有一丝一毫的证道可能吗?您在这时候破开神源出世风险实在是太高了!”

    笼罩在混沌之气中的玄武天王闻言回首细细看了一眼把话题转移到帝路上的紫光祖王,随后带着莫名的意味回过头:“我曾借助父亲的遗蜕演算过,这场黄金大世,天底下谁都有可能证道称皇,但唯独石皇没这个可能。

    石皇能够活出第二世是毋庸置疑的事,但走到帝路尽头的必然不会是它。

    圣灵乃是天生地养的精灵,它们有着天地的眷顾,只要大成便可叫板至尊与古皇,若是以圆满的姿态出世,那便又是一尊灵皇。

    你未曾经历过那段岁月,所以有所不知,石皇出世的时间实在是太巧了,巧到它的皇者之路还未开始便已经夭折。”

    听到玄武天王有兴趣说一段旧史秘闻,紫光祖王赶紧支楞起耳朵仔细听讲,至于正在北域渡劫的王禹,反正这天劫的最后一重雷劫还要蓄势好一会才能劈下来,待会雷劈下来以后在关注也不迟。

    “石皇是在两万年前出世的,那正是灵皇的第二世快要活到尽头之时,一千年,那怕石皇晚暴露一千年它的帝路都未必会被完全堵死。

    虽然同为天生地养的圣灵,但灵皇与石皇之间,可没什么同族之谊。那时候,还有一千年才会迎来落幕的灵皇若不想提前退场,任何一名有望冲击帝路威胁到它地位的存在都会是它的打击对象。

    所以,在灵皇还有一千年寿命之时,石皇就这么巧合的被人自灵胎中挖了出来。

    圣灵一族出世之时是什么实力到死之时也还是什么实力,圆满之路被断,还是在极道这一关面前被断开,根据过往的经历来看,石皇的皇者之路从一开始便已经被击断了。

    而且,石皇出世之时,灵皇的大道可是还深刻的烙印在天心印记之上呢,毫无疑问,它的大道上肯定沾染上了灵皇的大道印记。

    不能突破灵皇的大道印记对其造成影响,不能突破天地大道对它的限制,不能找寻出补全自身之道再度身容天地,石皇便永生永世没有证道的可能!”

    “这些条件里任意一个都是极其考验天赋与才情的,以圣灵一族那种几近于无的才情只怕任意一条都做不到吧!怪不得少主你会在这个时代出世?果真英明!”听到心中最担忧的强者根本没可能登临皇位以后,紫光祖王的一颗心些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证道皇者啊!

    谁不着想俯瞰天下两万年!

    心中瞎想片刻,若非王禹的四极境最后一道雷劫恰巧落下,只怕紫光祖王口水都快要留下来了。

    “混沌劫来临,注意观摩,你若能看参透、通透这种雷劫流于表面的道韵,天王境指日可待。”

    听到玄武天王的话,紫光祖王赶紧集中注意力动用最强瞳术看向北域。

    只见本来黑压压一片笼罩了万里山河的劫云变了,变得有些混沌难明了,那些遍布在王禹周身还未散去的天雷全都快要化作仙雷。

    ‘轰隆’一声。

    一道照耀出万古的辉煌,演绎了一种终极力量的雷霆,猛地自劫云中探首劈中了王禹。

    “带有混沌气息,是类似于开天之劫那样的雷劫?”尽管口中还带有疑问,但曾经自聊斋世界重开过天地的王禹却可以保证,他的感觉百分百正确。

    ‘轰隆’又一声,刚才还能勉强说话的王禹就被沾染了混沌气息的劈成碎片了。勉强运转自《长生阙》中悟出来的精要重塑身体没一息功夫,他就又被混沌雷劫给劈成了齑粉了。

    一次又一次重塑淬炼身体,使得王禹体内浑厚的本源,差点消耗一空!

    第九重天劫——混沌雷劫持续的时间格外长。

    不同于以往的八重雷光,第九重劫云之中,好似有天地烙印下的光影,光影内之有神人手提神兵宛若真的在开天一般。

    在茫茫的雷海中,在王禹的身边,那些好似仙雷一般的雷霆,化作了初生的万物,蛇虫鼠蚁,神魔人鬼,宇宙天体,但凡人世间所想所见,全都在此时成型。

    虽然这些东西外在看起来与真正的生灵一般无二,但它们周身那一道道细微的电流,却在无时无刻告知世人,那不是真正的生灵!

    万里虚空之上,一片浩大的场景全都为雷光所化。

    鲲鹏在展翅,欲要扶摇直上九万里。

    神魔在嘶吼,不断的开辟着混沌仙土。

    真龙在摆尾,瞬间绞碎了日月星辰。

    仙凰在怒击,两翼瞬间割裂宇宙乾坤。

    种种苍茫异象在雷海上翻腾不休,让王禹怀疑这一切是不是真的在遥远的过去上演过。

    在王禹硬抗九九八十一道混沌雷劫后,都不等王禹喘上一口气修复一下残缺不全的身体,这些异象中主角纷纷自异象中走出动手最强手段轰向王禹。

    巨鲲化作的金翅大鹏一爪抓开了王禹的眉心祖窍,只差一线便能撕碎王禹的元神。

    面容模糊的无名神魔一拳击穿了王禹的轮海秘境,搅的王禹的轮海退化回一片混沌未明之时。

    真龙摆尾、仙凰振翅……

    不计其数只存在于神话中的惊天一击,将王禹曾经引以为傲的身体轰成了一滩烂肉。

    尽管王禹在疯狂的压榨隐藏在人体深处的本源,但依旧跟不上重塑身体淬炼肉身的消耗。

    无穷无尽的惊天一击下,王禹的气势渐渐变得微弱。

    看着北域那万里天空上一点消散意思都没有的劫云,离的较近的紫光祖王开始怀疑渡劫那人能否安然渡过天劫活下来了:‘可惜了,看样子北域那人渡劫失败了!

    也不知道渡劫那人是我万族英豪?还是弱小的口粮人族?若是我万族英豪,那也就罢了。

    若是弱小可口的人族,那就亏大发了,一尊体质特殊本源强大有望皇者之路的人族祖王,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吃到的!

    若能独吞一具这样的人族圣贤萃取出他身体里的本源,两两叠加之下自己未必不能如身旁的玄武天王一般,踏上争夺皇者之路。’

    眼见在北域渡劫的王禹有可能就这么陨落在天妒之下,离得最近的紫光祖王忽然觉得有些可惜,北域可是它们万族放牧人族这个口粮种族的牧区,在古华王朝那里渡劫的人十有八九是人族天骄。

    如果真是人族天骄,那可是一个极其优质的口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