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自九叔世界不朽 > 第三百三十八章 诸王至暗日
    “不对,不是真正的仙泪绿金,是道则显化的仙泪绿金,人屠到底是何身份?为何天地会降下仙泪绿金锁链困锁他?”

    就在诸王疑惑不解之时,又一道惊天之言让北斗诸王蠢蠢欲动。

    “我明白了,那条大龙是人屠化龙境圆满时所展现的异象,人屠的实力有缺,绝对不复巅峰!”

    北斗诸王能在芸芸众生中走到而今这一步,绝无一个蠢人。

    有大胆之人点透王禹身上的疑云后,余下的人立马想通了王禹身上诡异之处。

    旁的不说就说这天劫,渡的也太勤快了吧?

    古往今来,就算是那些少年至尊年幼时,都未曾有过这般迅捷的破关速度。

    “重修,肯定是重修,人屠上一世有可能是盖世巨孽,因一身罪业为天所弃没有证道的可能,而今重修一身功体想要在这一世证道。”

    一位博古通今的祖王结合神话时代流传下来的两篇传闻,第一时间提出了一种可能。

    听到这位祖王的猜测后,身后势力传承自神话时代的祖王们也都想到了那两篇传闻以及传闻中主人公最后的成就。

    ‘冥皇’

    ‘帝尊’

    两个未曾宣之于口的名字让知晓那两篇秘闻的祖王眸中欲望狂增十倍,若有人能在这二位未曾彻底成长起来之前夺取他们二位的本源浇灌自身,就算不能如他们二位一般称霸寰宇皇中称尊,也能顺顺利利的证道称皇吧!

    数十道夹杂着杀意与贪婪的目光盯上了王禹,虽然无法确定王禹是不是如神话时代那二位一般,但利益的诱惑还是让许多祖王都不能自己。

    感受着身上几乎快要实质化的贪婪目光,正在拔除第二道枷锁的王禹不以为意,参悟过三部残缺极道古经的王禹对于遮天法的前路了解甚深,天劫这玩意而今的他随时可以引动,只要生命禁区中那些自斩一刀的老不死们不出世,他王禹不惧天下任何人。

    ‘铮……铮…锃。’

    “给我滚……!”就在诸王迟疑思虑得失之际,自王禹背后延伸出来的仙泪绿金锁链已经被他连根逼迫出来。

    “碎碎碎……”

    没了仙泪绿金这第二道枷锁束缚,王禹一身气息顿时暴增,一股霸道无匹的气势自其体内升起,他那本来被遮天法锁住的道行又短暂的被其夺了回来。

    不朽、不灭的气息在他身上升起,那些互相勾连着的祖王们看到这一幕后更加坚定了心中的猜测。

    人屠肯定是一尊无上存在转世重修来了,就是不知道他的前世是不是如‘冥皇’与‘帝尊’一般为古代天尊。

    ‘锃’

    一处神山深处,有皇气缭绕的神剑被唤醒。

    ‘咚’

    一方神土内,有老朽的盖世强者被后人唤醒,自神源块中睁开双眸洞穿了天地。

    ‘砰’

    有关系亲近的祖王借助一方皇者大阵将力量联合在一起,欲要夺得惊天机缘。

    虚空划破,数道未曾被人察觉到的身影来到了东荒附近观察起王禹,欲要从他身上找到能一击必杀之的破绽之处。

    是隐匿在北斗的杀手王朝在进行探查,若能得到一尊战力有缺的无上强者本源,它们的底蕴必定能够大增,乃至借助这一黄金大世出现一尊杀手之皇,真正的建立一个不朽的皇朝。

    感受到北斗诸王蠢蠢欲动的那颗心后,本想今日就此罢手的王禹眸光微寒。

    弹指点破虚空,王禹以隐蔽的手段将一些基础修行资源与他手中四部残缺的极道功法,送至圣城护道人青仓处,既然准备培养圣敖这一便宜师弟了,王禹就不会半途毁诺亦或者扣扣索索。

    至于青仓会不会侵吞他给出的资源与功法,王禹相信,只要这家伙一天没听到自己败亡陨落的消息一天就没这个胆子,自信北斗这些土鸡瓦狗杀不了自己的王禹自然不会为此担心。

    就是不知道,放养的圣敖还能不能如前身精心培养的那般,体质大成叫板古皇。

    不过,谁叫圣敖这小子师弟这个称呼前面多了‘便宜’两个字呢!

    解决完后顾之忧,王禹第一次在北斗古星发出自己的声音:“想要谋夺我之本源以及我身上的秘密,可以,我在星空深处等你们,莫要让我失望,我会一拳一拳打死尔等的。”

    话音落下,短暂夺得了一身道业的王禹便转身向星空深处走去。

    他行走的速度并不快,那些贪图他本源的祖王若是有心的话随便动点手段都能追上他的脚步。

    阴影绰绰之间,数十近百道身影离开了北斗,坠在王禹身后踏向星空深处。

    这些身影的主人虽然自持实力强大,有把握笑到最后,但在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却未曾有人率先出手。

    毕竟,谁也不想为别人徒做嫁衣!

    …………

    自王禹破空离开北斗已经一整天了,但如今的北斗却更加喧闹沸腾了。

    人族圣城作为北域一大圣地——风暴的中心,若非有青仓这位圣人王坐镇,只怕已经被万族掀翻了。

    人屠踏出北斗进入星空后没多久北斗就迎来了新的一天,阳光普照之下北斗本该万物复苏才对,但自阳光升起的那一刻,一声源自紫电王族的恸哭声拉开了北斗最黑暗的一天。

    “老祖的命牌碎了,老祖陨落在人屠手中了,人屠该死、人族更该死,我要杀尽北斗古星上的所有两脚羊,为王族报仇雪恨。”

    伴随着恸哭声的是紫电王族半圣的怒嚎与冲天之起的杀意!

    正是通过紫电王族留守的那位半圣怒号,北斗诸人这才知道昨夜离开的诸王中那个号称只差一个敌手,便可被尊为天王的紫电王陨落了。

    就在紫电王族半圣点兵准备杀向北域人族驻地屠戮人族之时,又一道恸哭声自一方龙气磅礴的净土中传来。

    熟悉北斗诸族分布的青仓认出了传出恸哭声的是那一王族:“是自域外搬迁而来的万龙窟?王圣真的强大到这等地步了?万龙窟的那头老龙虽然不是血脉有些驳杂只能止步于七禁,但它的道行可是真正屹立在大圣境啊!”

    就在青仓惊骇异常之时,一道又一道的恸哭声开始自北斗响起。

    哀嚎声与哭喊声成了阳光下的北斗唯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