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四十那年正青春 > 第一百二十章 直面赵平
    这种醉酒带来的眩晕感让吴湘十分难受,使劲地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可是并没有很大的作用。

    于是她走出了包厢,去了趟洗手间,两杯红酒,足以让平时不胜酒力的吴湘彻底醉倒,但是她在提醒自己,在陈副总没把事情谈妥之前,自己千万不能倒下。

    她跑到厕所里,用手指往喉咙里使劲地捅了捅,一阵恶心涌了上来,胃里的红酒一下子就顺着食道涌了上来,彻底而又畅快地全都喷溅出来。

    吴湘吐得眼泪鼻涕全都流了出来,都不用照镜子,她都能想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是狼狈不堪。

    她趴在马桶上缓了好一阵,这才展了起来,走到水池边给自己好好地洗了一把脸。

    自来水的清凉让她脑袋里有了些许的清醒,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因为刚才呕吐的原因,面色有些苍白,原本是一头好看的大波浪现在也是凌乱不堪地搭在自己的肩上,连她自己都感觉又狼狈又可怜。

    吴湘看着自己,突然轻蔑地笑了笑,“吴湘啊吴湘,你怎么也会混成这样?得靠着喝酒才能保住工作?没想到你也有如此狼狈的一天。”

    “终究,你还是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她对着镜子喃喃自语道。

    以前,她被称为公司里最傲娇的主管,因为自己的学历还有资历以及过人的智慧,她可以很傲娇地拒绝这种酒局饭局,并且领导根本就不会说她什么,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那样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她不再是运营部不可替代的吴湘了。

    她吸了吸鼻子,用旁边的纸巾小心翼翼地将脸上的水擦干,对着镜子笑了笑,重新振作起来,回答了包厢内,开启了新一轮的喝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吴湘半靠在桌上,手撑着脑袋,迷迷糊糊地看见陈副总和莫总笑着握了握手,似乎谈的十分愉快。

    陈副总走到吴湘身边,轻拍了她的肩膀,“小吴,还行吗?我送你回去吧!”

    吴湘点点头,可是身上已经完全没了力气,根本就站不起来。

    陈副总请了两个服务员,架着吴湘送到了自己的车里,然后将吴湘送回了家。

    当赵平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体型微胖,西装笔挺的男人架着自己的老婆,而自己的老婆则是一身的酒气,完全不省人事。

    偏偏今天李美琴也在,看到这吴湘靠在别的男人身上,还喝成了这副样子时,不由得紧皱起了眉头,一脸的嫌弃。再看看旁边那人,哟,这不是他们公司的领导吗?想当初自己还跟他有过一面之缘。

    “赶紧的,将人扶进去啊!还愣着干嘛?”陈副总见两人都没有动作很是不满地喊了一句。

    赵平这才动了动,将醉倒的吴湘从陈副总身边扶到了自己身边。

    他很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但是还没等他问出口呢,陈副总就先开了口,“吴湘挺不容易的,你们好好照顾她!”

    说完,转身离开。留下赵平这李美琴两人站在原地揣测着陈副总刚刚说的话。

    平安从自己的小房间里偷偷打开门往外瞅了一眼,他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妈妈这样,尽管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小孩子的心中也是涌起无限的悲伤。他也不知道这个家是怎么了,怎么一会儿爸爸喝酒,一会儿妈妈喝酒呢?一旦两个人都清醒的时候就是吵架。

    这样的家庭氛围让平安感到压抑,也不知道自己上一次开开心心地大笑是什么时候了。

    “你怎么喝成这样!”赵平指责的声音清清楚楚地落入了平安的耳朵里。

    “也不知道是跟谁喝的,这大半夜的,想想就不是什么好事。”李美琴一边帮着吴湘脱衣服脱鞋,一边嘴里骂骂咧咧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美琴这一句不走心的抱怨听在赵平的耳朵里却听出了一些别的味道。

    他想了想,走到厨房端了一盆凉水出来,突然一下子将一整盆冷水全都浇到了吴湘的身上。

    酒醉中的吴湘被这一盆冷水一下子就浇醒了,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议地盯着面前这个拿着盆的男人。

    李美琴也吓呆了,站在一旁迟迟没有说话。

    “你干什么!”吴湘终于反应过来,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此刻的她就像是一个落汤鸡一样,浑身上下还滴着水。

    李美琴也赶紧推了推自己的儿子,“你做什么,现在这天你这一盆冷水浇下去会生病的。”

    然而,此刻已经被嫉妒冲昏了头脑的赵平哪里还管什么生不生病的事,他现在就觉得吴湘肯定是给自己戴了绿帽子了,所以,他要给她一些教训,维护一下自己做男人的尊严。

    他将脸盆往地上一扔,“哐当”一声,清脆又可怕,吴湘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被吓得,身子跟着抖了一下。

    “吴湘,你今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是陪谁喝酒?”赵平问道。

    越是这样的质问,吴湘越是不屑于回答,可是吴湘越是不回答,赵平就越觉得这个女人有问题。

    就在吴湘直接略过赵平想要去卫生间换身衣服的时候,她的一只手突然被赵平牢牢地抓住,这手使了大力,捏的吴湘生疼。

    “吴湘,你现在长本事了是吧,连解释都不愿意解释了?你有美誉想过我是你的丈夫?”赵平怒了,对着吴湘几乎是在嘶吼,唾沫星子喷了吴湘一脸。

    吴湘嫌弃地擦了擦自己的脸上,然后微微一笑,“你也知道你是我的丈夫?那为什么还要我那样努力地去赚钱,你就在家喝酒?凭什么?赵平,我真后悔,后悔嫁了你这么一个窝囊废!”

    “啊!”吴湘的话彻底激怒了赵平,要不是他强忍着,那双手几乎就要抽到吴湘的脸上去了。

    这是吴湘第一次这样不顾及赵平的颜面,将自己的心里话全都说出来,也算是结结实实地打了赵平的脸。

    “你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那就出去送外卖送快递,好歹你挣点钱养家啊!在家里喝酒能喝出钱吗?能让你喝出工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