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二十章 菜刀欢迎
    在小区旁的水果店里买了些水果,姬不平便走入了小区。

    水果尽管不值几个钱,但总比空手上门要好些,终究是一片心意。

    自幼时便经历过世间冷暖的姬不平,对于这些基本礼仪还是懂的。

    这种高档小区门卫严格,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意出入的。

    在以自己是周倩的朋友,前来探望送温暖的理由说明后,小区保安在联系了住户后便放行了,并一路将姬不平送上了电梯。

    电梯门打开,便是周倩的家。

    敞开的大门口,站着一位面色憔悴的中年妇人,正是周倩的母亲。

    “这位同学,快进来坐吧,鞋子就不用换了!”

    周母尽管面色憔悴得像是几天都没合眼,可是基本的待客礼仪还是很好的,招呼着手提水果的姬不平进屋落座。

    “阿姨好,我来看看周倩同学!”

    姬不平问了声好,走进了屋内。

    客厅内,还有着一位同样面色憔悴的中年男子,想来应该就是周倩的父亲了。

    落座后,还不等姬不平开口寒暄,周母便忧心忡忡率先开口道:

    “我家倩倩不知道怎么了,原本上周二出门上学时还喜笑颜开的,可是当天放晚学回来后,就把自己锁在了屋子里,怎么都不肯出来。而且嘴里还经常神神叨叨,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还不肯别人靠近她,一靠近就精神崩溃得大哭大叫。

    我和孩子她爸这几天生怕她在家里做傻事,都不敢出门去公司……你是倩倩的朋友,说话或许比我们父母管用,接下来如果可以的话,还希望同学你能够帮帮忙劝劝她,实在多谢了!”

    “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尽力的!”

    姬不平重重点头。

    尽管不知道究竟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上周二,正是自己收到情书的那一天。

    情书,应该是真的。

    这并不是什么低劣无聊的恶作剧。

    而周倩的异变,或许和自己也有些关联……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个忙能帮他一定会帮的!

    “同学你吃饭了没,要不先留在这里吃顿便饭吧,你先坐着阿姨给你倒杯茶!对了,还不知道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呢?”

    听到姬不平愿意帮忙,周母稍稍安定了一些。

    为人母亲的她,面对现在精神明显有些不正常的女儿,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就像是溺水之人遇到稻草,只能拼命抓住,冀望这位女儿的朋友了。

    “我叫姬不平,是周倩的隔壁班同学,这次过来是准备……”

    话说到一半,他便收了口。

    因为眼前的周母,在听到“姬不平”这三个字时,瞪大了眼睛。

    一旁客厅沙发上的周父,也像是找到了罪魁祸首般霍然起身,双目通红如同一只发怒的公牛!

    “姬不平!你这挨千刀的,究竟那晚对我女儿做了什么龌龊事!”

    周父握紧双拳,手臂上青筋暴起,咆哮叱喝。

    明显是愤怒到了至极。

    “我……啊?我真的什么都没做过啊!”

    姬不平完全被这阵容搞蒙了。

    自己虽然收到了情书,但是那天在学校小树林里根本就没和她碰上面。

    至于以前,自己和她接触也不多,只是因为两个班级教室在一起,只能算是简单认识罢了,连最普通的朋友都算不上。

    “你还说没有!就是那天晚上回来后,我女儿便时常神志不清面带惊恐念叨你的名字!你现在还敢上门,我……我……我砍了你这个禽兽!”

    气怒之下的周父,直接冲到厨房操起了一把明晃晃的大菜刀。

    周母见此情景,连忙上前阻拦,生怕闹出人命。

    而姬不平,真的满腹委屈,自己真的什么都没做过啊!

    可此时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不是啥讲道理的好时候,生怕被砍死在这里的他,立马脚底抹油朝外狂奔。

    并且还顺手把餐桌上的那袋水果给捎走了。

    一百多块钱买的呢,不能浪费!

    ……

    ……

    逃到小区楼下。

    蹲在花圃旁的他,惆怅地从袋子里拿出一颗红苹果,用衣袖擦了擦,一边啃一边无语望天。

    这算啥事嘛?

    本着同学之间互爱互助上门送温暖的自己,怎么被当成禽兽了呢?

    太狗血太扯淡了!

    不过他的好奇心,也彻底被勾了起来。

    那周倩为啥会惊恐地念叨自己名字,还有之前在学校给她打电话时,她为什么会吓得手机都甩飞出去,并且还发出那样离奇的短信?

    这背后一定隐藏着某种天大的秘密!

    吃了两颗苹果三只橘子后,肚子被填饱的他估摸着上面差不多安定下来了,于是在血云佩的储物空间内翻翻找找,拿出了三张灵符。

    一张隐匿身形的隐身灵符,一张能够御风飞行的御风灵符,一张能够隔断声音的屏蔽灵符……

    既然正面上门拜访没用,只能用一些旁门左道了。

    好在先前进屋时,知晓了周倩同学她的卧房在哪里,可以直接飞到她的房间从窗户进去询问情况。

    唯一的危险就是,她家住在十七楼……

    在隐匿身形的遮掩下,第一次借助灵符之力,御风而行的姬不平,没有控制好自身力度,飞到半空中时一时激动灵力断掉,整个人脑袋朝下一栽……

    “咔擦!”

    暴毙得很不安详。

    复活之后,他痛定思痛,再次尝试。

    这一次,虽然还是失败掉下来暴毙了,不过已经飞到了十五楼。

    第三次,终于成功了。

    顺利进入了周倩的卧房。

    漆黑的屋内没有开灯,就连窗帘也被严严实实拉合,身着睡衣的少女裹着毛毯蜷缩在床上浅睡着,似乎是在梦中遭遇了什么恐怖之事,身躯还时不时轻微颤抖着。

    “周倩同学!”

    将使用了灵符屏蔽屋内异动,姬不平将屋内的灯打开,走上前去轻声呼唤道。

    以前还没什么切身体验,可是经过这次事情之后,他也察觉到如果修行者没有管制,那么对于普通人而言简直是一场灾难。

    比如才只是筑基境的自己,便可以轻松进入别人家。

    好在自己是个好人,要是换做一些力量强大心性邪恶之辈,岂不是可以为所欲为?

    到时候,估计世间都要大乱了。

    所以仙盟的存在,约束世间修行者,的确对绝大多数芸芸众生而言,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