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二十一章 我真是好人啊
    本就睡得不熟的周倩茜,缓缓睁开双眸。

    当见到眼前的姬不平后,直接吓得一把从床上坐了起来,面色煞白。

    “你……你想干嘛……”

    望着床边的姬不平,她吓得都要哭出来了,连说话都已经结巴了。

    姬不平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尽力宽慰道:“不用怕,我不是什么坏人。这次过来只是比较担心你的情况,同时想问一问,上周二究竟发生了什么?”

    听到他的问题,就像是触动了她脑中什么无比恐怖的回忆,抱着床单的身躯不可抑制地恐惧颤抖起来。

    见此情景,姬不平伸出一指点在她的眉心,以体内灵力安抚她的情绪。

    同时也使用了一种刚刚学会,能够迷惑人心智的不入流小法术,好让周倩能够如实回答问题。

    毕竟她只是普通人,加上本身心绪就不稳定,因此术法很快便取得了成效,她眼眸内仅存的神光逐渐暗淡,如同一具失去神智的牵线木偶。

    “昨天那封情书,是你送的吧?”姬不平直白问道。

    “是的。”

    心神被迷惑的她,没有一丝隐瞒。

    “这是一场单纯的恶作剧?”

    “不是恶作剧,我从高二新学期开学时便注意到隔壁班的你了,是真的对你有好感,这才写了那封情书想要当面表白。”

    听到这大实话的姬不平,神情一怔,然后继续追问道:“那为什么你无情放了我鸽子,不仅没有来情书中的约定地点,而且今天还如此反常说要转校?”

    “昨天……昨天我……”

    似乎是触碰到了什么可怕的回忆,心神被迷惑的她面庞上露出恐惧害怕的挣扎神情:“……我准备去的路上,遇到了一个浑身笼罩下黑袍下的奇怪男人,他说如果我再敢接近你,就会毫不犹豫杀了我。

    不是开玩笑!他说的都是真的,那人是个魔鬼,一定会杀了我的!”

    说到最后,周倩原本古井无波的语气也带着巨大的恐惧。

    姬不平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剧情超展开。

    这究竟算是怎么个事嘛!

    哪有这种阻拦别人表白,一言不合就要杀人的死变态?

    问题是,自己与人为善从不做亏心事,从没有得罪过谁啊!

    而通过周倩的回答,姬不平也大概猜想出当年初三快毕业时,那位与自己互相暧昧就差一层窗户纸没捅破的妹子,突然性情大变开始对自己无比冷漠疏远,并且没过几日就莫名其妙匆匆转学离开,应该也是同样遭遇了那个万恶黑袍人的威胁!

    很明显,那黑袍人并不是普通人,应该也是一位修行者。

    得知了事情真相的姬不平,望着被吓得不成人形的周倩,心里无比愧疚。

    原来是自己牵连了对方。

    好在现在补救还来得及。

    他从血云佩的一堆灵丹中,选择了四种不同的具有安神静心效用的灵丹给周倩服下,并且借助储物空间内那一堆法器中的精神类法器,封印了她遇到黑袍人的恐惧记忆和自己到来的记忆。

    做完这一切后,姬不平便从窗户悄然离开。

    走出蓝湾小区,望着街上道川流不息的车辆,他长叹一声。

    谁能想到,自己之所以单身至今,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原来根源是在这里!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那个用如此极端方式阻扰自己恋爱身份神秘的黑袍人,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单纯的心里阴暗闲得蛋疼?

    还是窥觊自己的“美色”,想要男上加男?

    无论怎么去想,此人变态的身份都彻底实锤了啊!

    姬不平打定了主意,为了自己以后的人生幸福,一定要揪出那个黑袍变态,然后把对方按在地上疯狂摩擦,锤爆狗头方能解心头之恨!

    至于打不打得过对方的问题,则完全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了。

    就算现在打不过,但只要自己不死,努力多忽悠几位像离火真君般的小弟,去滋养体内的那株幼苗,那就会不断变强成为绝世天才!嗯,变强之事事不宜迟,现在就买几瓶敌敌畏回家痛饮!

    为了变强!

    为了能够抓住那变态黑袍人!

    为了自己能够早日脱单好好找个漂亮小姐姐没羞没躁,死又算得了什么!

    正当姬不平壮志满满,恨不得立马飞回家开始变强大计时,忽然觉得手腕上一凉。

    那是铁质手铐的冰凉触感……

    “别动!我们现在怀疑你于上周二晚上,对同校少女做出非法之事,请跟我们回一趟警局接受调查!”

    两位便衣民警如是冷声道。

    “警察叔叔,我冤枉啊!”

    自己真的是个好人啊!

    ……

    ……

    “姓名?”

    “姬不平。”

    “……呦,还是个熟人啊!”

    原本正在伏案低头整理文档的警官,听到姬不平这名字抬起头来。

    正是上周二晚上,审讯姬不平半夜街头裸奔事件的方警官。

    真是有缘了。

    “咋滴了,又是控制不住自己,把半夜裸奔的癖好改成在光天化日街头裸奔了?”方警官打趣道。

    提及自己羞耻往事,姬不平臊得不行,面色脖子粗地争辩道:“我现在没裸奔,以前也没有过……那天晚上,我用一片芭蕉叶遮住了隐私部位的!最多那啥,只能算是街头行为艺术,和裸奔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方队,这是这小子的档案!”

    押送姬不平进来的警察,递上来一份档案袋。

    姬不平低着头,心里无比委屈。

    先前的简单审讯下,他也知晓了,是周倩父亲报的警。

    总结下来就是,在自己登门拜访溜走后,手握菜刀的周父在家中越想越气。

    上周二自己爱女回家时,听到女儿最近惊恐念叨着“姬不平”这个名字,还说什么“不要靠近我”、“我不敢了,不要杀我”之类的话,身为人父的他就大概猜出了大概真相。

    当时的他,最终还是决定先忍了下来,生怕自己女儿在受到二次伤害,怕精神已经失常的她想不开寻短见。

    可万万没想到,那叫做姬不平的小子竟然如此嚣张,伤害了自己女儿不说,竟然还大摇大摆登门拜访!

    这不是赤裸裸地在挑衅嘛!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实在忍不下这口气的周父最终还是选择了报警。

    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好友局长那里……

    然后,事情就变成这样了。

    “方警官,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是我真的是个遵纪守法热爱学习的好人,整日沉迷学习无法自拔,别说什么恋爱了,我长这么大,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怎么可能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呢!”

    “说实话,我个人是挺相信你的,毕竟那晚大半夜开着豪车来保释你的女朋友都已经那么漂亮了,你确实没理由做出这种违法犯罪之事。但这只是我个人想法,这里最终还是讲证据……”

    方警官话说到一半,旁边的内线电话响起。

    接起电话,听到对面乃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方警官望向面前姬不平的目光都变了。

    这少年,看上去如此平平无奇,怎么会有如此之大的能量?

    连自己的顶头上司,都亲自打电话来捞人。

    哦也对了,上次来接他的那位女朋友,明显非富即贵背景惊人.

    如此一来,一切都可以说得通了。

    只是……现在白富美的口味,都如此刁钻新奇了嘛?

    年轻人的世界,实在让人看不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