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二十八章 修士入魔事件
    一觉睡醒,元气满满从床上醒来。

    去厨房给自己下了碗加了两个鸡蛋的面条,吃饱喝足的姬不平,便出发准备去学校了。

    倒不是他偷懒不修炼,而只是因为他真的已经一滴灵气都吸收不了了。

    他也请教过了姜初远,对方说这是几乎所有修仙者会遇到的修行瓶颈。

    这瓶颈,卡个十年半载,或者一辈子都止步于此都很是正常。

    天才之所以为天才,就是所谓的修行瓶颈,对他们而言根本就不存在在。

    就比如以前的姜初远,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修行破境和吃饭喝水那样轻松毫无难度。

    对于自己垃圾至极的修行资质,姬不平内心很有逼数的。

    自己虽然经过了体内幼苗的神奇提升,资质已进步了一大截,但光是这样还不太足够,还需要更多的提升才行。

    所以,现在自己的当务之急,就是早点把那对兄妹的双子命星忽悠到手。

    到时候,这修行瓶颈也就不攻自破了。

    搭乘公交车去学校的路上,姬不平听到隔壁两位拎着菜篮的买菜大妈,正旁若无人大声聊着昨夜刚发生的一起恶性凶杀案——

    说是有户人家的男主人,突然着了魔似的,不仅将刚结婚不到三年的妻子残忍杀害,并且就连襁褓中才七个月大的婴儿都没放过。

    在杀死妻儿后,那男人也没想着逃跑,直接跳楼自尽了。

    这两名大妈,都仿若神探附体,在那里分析着肯定那妻子在外面偷人,就连孩子都不是那男人的,于是那男人才一怒之下做出了这等丧心病狂之事……

    说得言之凿凿,如同她们当时就在现场似的。

    滨城治安一向很好,这起少见得恶性凶杀案自然传得沸沸扬扬。

    姬不平掏出手机搜索了一下新闻,发现这案件已经顺利结案了。

    警方那边说经过他们的调查,说是那位男主人患有隐性人格分裂症,可能是最近事业上不顺心,所以导致他精神失去控制做出了这等事。

    这则新闻里,记者还附上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全家福。

    无论怎么看,面容白净带着一架金丝眼镜,气质儒雅的男主人,都不像会做出这种禽兽之事的人。

    所谓的人不可貌相么……

    顶着这张全家福看了许久,姬不平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感觉自己,好像最近曾见过这位气质儒雅男主人。

    可是一时间却怎么都想不出来,究竟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见过了。

    此时旁边那两位嘴碎大妈,还在那里喋喋不休地大声议论着,什么不守妇道活该之类的……

    姬不平皱了皱眉,暗中催动灵力,击打在这两人的小腿上,让她们双腿一麻站立不稳,当场摔了个狗吃屎。

    然后世界就此清净了,他也舒服了。

    没啥,就是看不惯,随手为之。

    ……

    ……

    下了公车来到学校,刚坐下还没来得及把板凳捂热,夏芊雨就找了过来,说是有要事相商。

    于是姬不平便跟随着她来到一间无人活动室,姜初远也不放心地一同跟了过来。

    “是找到那个变态黑袍人了嘛!”姬不平率先开口,摩拳擦掌一脸期待地道:“我一定要把他衣服扒光,吊起来狠狠鞭打!”

    “没有找到哦。”

    夏芊雨眸如秋水,笑盈盈回复道。

    不知为何,看到她这样对着自己笑,姬不平总觉得心里有些发寒。

    “那你今天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昨天夜里,仙盟有一位筑基中境的修行者,入魔死去了。”

    “入魔?”

    “你可以将之简单理解为,他被邪念所操纵了,从而变成一头只知杀戮的野兽。”

    说着,夏芊雨取出了一张照片,上面就是昨夜死去的那位仙盟修行者。

    看到照片上的人,姬不平瞬间就认出了,正是自己今天来学校的公交车上,看到的那则男子杀害妻儿跳楼自尽新闻中的主角。

    他也想起了,自己的确是见过对方的。

    那是在昨天中午自己去滨城洞天时,曾经在仙盟分部的大厅内,与对方擦肩而过有过一面之缘。

    难怪当初自己看到那张全家福照片时,会觉得此人很是眼熟……

    “我早上也看到了这则新闻,当时就隐隐感觉这不是寻常的凶杀案。”一旁的姜初远,此时也插了一句。

    姬不平跟着好奇问道:“这件事的真相究竟是什么,他真的是杀了妻儿之后跳楼自尽的嘛?”

    “当然不是。”

    夏芊雨缓缓叙说着昨晚之事:“此人名叫李政,昨夜不知为何突入魔,等执法队收到消息赶到时,他的妻儿已经被失去神智的他所杀,而已经变成怪物的他,则在被擒获时自爆而亡!”

    “这应该,不是简单得修行时走火入魔吧?”了解事情严重性的姜初远,面色严肃。

    “同样的事,滨城从今年起这半年来,已经是第四起了,并且每一起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有些像是背后有幕后黑手在操纵。

    根据我们的调查,李政他是昨天晚上八点多从滨城洞天离开,走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异样,而这件惨剧是发生在晚上十点,也就是说他是在回家路上遭遇了某种意外才导致入魔。”

    “有线索了吗?”姜初远问。

    夏芊雨摇了摇头:“毫无任何线索。就连前几日刚到滨城执掌此地仙盟分部,那位精通天机阁天衍之术的陆山道人,也无法从中推衍出任何消息。”

    “我觉得,能够干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的人,一定是一个内心极度阴暗的死变态!说起来巧了,这样的变态我正好知道一个,就是那个身份神秘的黑袍人!”

    姬不平有理有据地插嘴分析道。

    可夏芊雨直接无视了他,开口换了个话题道:“我这次过来找你,是因为最近滨城会加强防范,所以会发布任务征调一些筑基境以上的修士参与夜间巡逻执法队。这任务本循着自愿原则,尽管奖励的贡献点很是丰厚,但是……”

    “我要去!”

    未等她说完,姬不平便立马激动地表示自己愿意。

    “你真的要去?”

    夏芊雨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倘若真的遇到妖邪,那便是生死之战!你才初入修行,虽然在你那位白胡子仙人师尊的帮助下筑基了,但是底蕴实在太差,可以不用急于一时!”

    姜初远也跟着劝阻道:“夏芊雨道友她言之有理,你千万不要冲动啊!”

    “我不怕!正所谓大道必争,我姬不平向道之心坚定,乃是万中无一的真正勇士,敢于直面死亡的危险,无所畏惧!”

    这番话,发自肺腑,实在比真金还要真!

    毕竟他平日里死啊死的,早就已经死习惯了。

    现在加入仙盟执法队,不仅能够赚取贡献点,还能够结交一些修仙同道,顺便拿磨砺下自己的实战技巧,岂不是瞌睡时正巧来了个枕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