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三十九章 我又被针对了
    将艾瑞莉平安送回王宫,在她恋恋不舍的道别声中,姬不平回归了神州世界。

    看了一眼旁边的时钟,已经是晚上六点出头。

    看来时差这种东西果然存在。

    从床上坐起的他,先是检查了一下身体,看看意境空间内那棵多出了一片绿叶的神奇小树成长,给自己带来了怎样的好处。

    首先是修为,原本实力是筑基境的他,如今实力暴涨,大概相当于直接跨域了一个大境界,成为一位入玄境的修士。

    之所以说大概,是因为他的修行道路和世间其它修行者都不同,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完全是根据体内的小树来提升。

    不像是其余修行者,能够清晰划分自身修为境界。

    对此姬不平倒是不在意,反正只要能变强就行,管它什么具体境界。

    这种躺着就能变强,不需要刻苦修行去吸纳淬炼天地灵气的方法,也甚是符合他的心意。

    接着,身为那棵树苗主人的他,花费了一番心力,将最近新解锁的跨界沟通能力给开发了一下。

    也没有做出啥大改变,就是把身处这“交流群”的自己三人,跨界交流聊天的话语给记录于虚空,这样如果错过了什么精彩话题,也可以在后面看到。

    虽然现在只有自己、艾瑞莉和离火真君这三人拥有这种能力。

    但是姬不平相信,凭借着自己的无敌忽悠技术,未来会有更多的位面之子对自己信服,将自身命星融于那颗神奇树苗内……

    当然,他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让离火真君凭借此跨界交流功能多多发光发热,好好让那些新人跟他学习那神奇强大的脑补能力!

    这不,如今的离火真君,已经开始和艾瑞莉热情地聊起来了——

    “离火大叔,你真的活了一千年这么久了吗?”

    “那是当然!”

    “哇!实在是太厉害啦,在我们洛泽拉斯大陆,除了神明还没有生灵能够活如此之久!”

    “那是你见识太少啦,要知道你曾见过的那位天帝前辈,那可是一梦便是数千年的伟大存在,你能有幸被前辈所中,简直就是百世才修来的福分!至于你们世界所谓的神明,不过就是稍微强大一些的仙人境罢了,不值一提!”

    干得漂亮!

    离火真君果然好兄弟!

    请继续保持这种见缝插针花式吹彩虹屁的状态!

    心情甚好的姬不平,没有继续再关注两人聊天。

    去厨房简单做了盘青椒炒肉吃了下,然后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走出了家门。

    今晚,是他加入仙盟滨城夜巡队的第一日,可万万不能迟到!

    从滨城通往古灵界的八十一处传送点选择了最近的一个,他便来到了滨城洞天内。

    来到洞天中央的仙盟分部,立马就有身着制服的人族小姐姐热情迎了上来。

    可惜,不管是身材还是相貌,都比第一次过来接待自己的狐妖小姐姐差多了。

    “这是我的仙盟玉牌,是今天早上应征加入滨城夜巡队的。”

    姬不平掏出了自己的仙盟铭牌递了过去。

    小姐姐接过修行者身份标识的玉牌去了后面。

    片刻之后,她将玉牌恭敬地递了回来:“这位道友您好,因为您自愿加入滨城执法队,参与维护夜间滨城和谐治安,所以获得了五百点仙盟贡献点,已经帮您存入玉牌内了!”

    最近刚出了那位叫李政修士入魔的恶性事件,仙盟滨城分部这才发布了这次任务,征集筑基境以上的修士加入夜间巡逻执法队,共创和谐社会。

    这次任务奖励的确很丰厚,光是应征就有五百点仙盟贡献点,并且若是真的成功除妖诛邪,还有分外的奖励。

    “对了,前两天你们这里不是有一位狐妖小姐姐嘛,尾巴又白又软的那位,怎么现在看不到了,是还没过来上班吗?”

    手握五百仙盟贡献点的巨款,姬不平顿时飘了,想要疯狂消费一波。

    像撸猫一样,过一过手瘾。

    “说来也是悲剧,狐姐她不久之前过来上班的路上,意外被雷电给劈到了。虽然人没事,不过身上的毛发都被电焦了,尤其是那只原本超漂亮的毛茸茸尾巴,直接秃掉了!”

    侍者小姐姐话语中满是惋惜。

    而姬不平直接怔住了。

    被雷电劈了?

    竟然还有这种奇葩事?

    莫不是,又是那个变态黑袍人在背后搞鬼吧!

    无比郁闷蛋疼的姬不平,此时突然看到大厅一角的接待处,有所骚动,围聚了一堆人。

    于是,他决定先看看热闹去,反正距离执法小队汇合还有一段时间。

    走近一看,发现引发骚动的主角,正是自己的好基友姜初远。

    “陆山道长,我也是筑基境修士,我也想加入滨城夜巡队,为仙盟做贡献!”

    姜初远开口,对着一位仙风道骨的老道人行礼请求道。

    这位老道人,姬不平还认识!

    正是数天前,自己人生初次暴毙的那个夜里,曾在街上提醒过他早些准备后事的道长!

    从围观的议论声中,他也了解了事情的大概经过——

    姜初远也想报名参加这次任务,进入滨城夜间巡逻执法队,可是却被拒绝了。

    不依不饶铁了心要参加的他,最终引动了仙盟派遣于滨城,负责此地仙盟分部大小事务的陆山道长。

    “不行!初远啊,不说你现在空有仙基,却无筑基境的实力,就说你如果在滨城出了什么事,我与你爷爷乃是多年知己,我这个老友再无任何颜面找他喝酒了!”

    陆山道长以长辈的口吻,温和劝阻道。

    “我看陆山道长你还忘了另外一件重要的事吧,如今姜家这位大公子可是要攀附高枝,嫁入天下第一世家姬家的贵人,虽然姬家估计对这门亲事肠子都悔青了,正想着怎么退掉这门婚事。但是倘若他还顶着姬家女婿的名头在滨城出了事,那么事情可就大条喽!”

    有位围观黄衫青年在旁边阴阳怪气地插嘴,并且还改娶为嫁,在“嫁”字上用了重音。

    赤裸裸的讥讽。

    似乎与姜初远有所仇怨。

    在众人想来,受到如此讥讽的姜初远,就算不暴跳如雷,起码也会怒目而视才对。

    可是由始至终,姜初远都未曾去回头看那人一眼,神情依旧淡然。

    直接无视了。

    这种无视的态度,恰恰是最好的反击。

    黄衫青年直接气炸了,恼羞成怒叫囔讥讽道:“姜初远,你神气什么神气,你以为你现在还是以前那个天才嘛?现在的你,只是一个废人罢了,拿什么和上个月刚刚破境入灵虚的我比!”

    “我活着,是因为我想好好为自己活着,而不是为了和别人去比什么。卢忠宇你既然这么喜欢比,为啥不去和姬家那位未来大剑仙去比呢,她可比你还小一岁呢?”

    姜初远终于正面回应了对方,面色不愠不怒,语气平淡。

    两人对比起来,气度高下立判。

    “姜初远你要是个男人,就和我去演武场打上一场!”被怼得哑口无言的卢忠宇,当场就要用武力来解决。

    “你是智障嘛?以灵虚请战已经是个废人的我,你直接说想揍我一顿就完事了!”

    虽然是疑问句,但是姜初远却用一种看待智障儿童的肯定目光望着他:“当年不就是你家族向姬家提亲,甚至开出了愿意终生入赘儿女永属姬家的条件,但却屡次被拒。而我不就是被姬家主动登门提亲,还是将嫡系三房长女外嫁入姜家,所以这些年来,感觉被夺妻的你一直看我不爽嘛?

    说真的,这理由说出来我都觉得太幼稚可笑了,你哪里来的自信,没有我的出现就可以顺利入赘姬家的?

    所以劳烦您以后不要再找我搭话了,毕竟我还是喜欢和智商正常的人交流,和脑残交流起来实在太费力了。”

    说完,姜初远便转过身去,不再去理会对方的叫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