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重生八零我养大了世界首富 > 034妈呀!救命!
    屋子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姜沐惊觉不对,抬手用力拍门,这才发现门根本没有反锁,她连忙拉开,冲了进去。

    只见空旷的客厅混乱不开,四个膀大腰圆的男人有两个正躺在地上,挣扎的起来,还有一个正被温立言按在墙上,另一手握着一把三棱刀,正抵在那人的颈间,吓得另一个人不敢上前。

    而看似彪悍的温立言,胳膊和大腿,甚至脸颊上,都有刀伤,渗出的血迹很是吓人。

    “你们干什么,我已经报警了。”姜沐紧张的心张狂跳不止,上辈子被绑架的久远记忆再次袭来,她咬着牙齿,极力控制自己的双腿不颤抖,保持镇定。

    被对着姜沐的男人猛的回头,“兔崽子,把人给我放了,听见没有,已经报警了赶快把刀放下!”

    姜沐有些懵逼,怎么回事,听这口气,怎么感觉他们才是受害者。

    温立言忽然笑了,三棱刀子泛着寒光,漆黑的瞳仁里散发着浓烈的戾气,“如果我不呢?”

    冷白的脸上还流着鲜红的血液,配上这温和的笑容,异常诡异。

    男人紧张了,“你个疯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就算是警察来了,我们也不怕!我就不相信你真的敢动手。”

    话音一落,三棱刀逼手手下男人的脖颈,锋利的刀锋瞬间染上一抹鲜红,“啊——虎哥救我!救我!”

    男人不停的挣扎,可是在温立言的控制下,硬是无法挣脱。

    “现在信了?”温立言挑眉。

    虎哥吞了一口口水,“真是疯子!杀人要坐牢的!”

    “你都说我是疯子了,我怕这个?”依旧是温和的语调,杀气却更浓了。

    姜沐大概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虎哥气急,瞥了姜沐一眼,“行!小兔崽子,你等着,敢伤我的人,你以为我拿你没办法?”

    他两步走到姜沐的身边,伸手就要学着温立言,抓姜沐做人质。谁知道,姜沐一开始就在提防他,一脚揣在了他膝盖后弯处,直接将人踹倒,顺手拎起倒在一边的椅子,哐当一声,直接砸了上去。

    本以为是一个好欺负的柔弱小姑娘,却没发现,柔弱应该换成暴力。

    温立言也被这突然的举动怔到了。

    姜沐拍了拍手,好像手上有什么灰尘一样。

    朝着前面的温立言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小言老师,怎么样?没有损害你的威名吧?”

    温立言露出了一个真心的浅笑,“不错,反应很快。”

    “都是老师教得好。”姜沐一点也不谦虚,漫步上前,“把人放了吧,吓唬吓唬得了,这种人这辈子就这样了,咱可是上等美玉,这些垃圾怎么能比得上?跟他们碰,太吃亏了。”

    她停在他的跟前,杏眼尽是肆意张狂,“赔本的买卖,咱不做。你的大好前途,怎么能折在这群垃圾手里?”

    漆黑的双眸锁着那含着笑意的杏眼,被血液染红的双唇有股妖冶的美,唇瓣微动,吐出一个字,“好。”

    温立言松手的瞬间,刚刚被按在墙壁的男人噌的一下逃开,一手捂着还在流血的脖子,劫后余生,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姜沐松了一口气,葱白的指尖抚过他眉间还在流血的伤口,伤口不深,可是却一直在流血。

    姜沐皱眉,“我们去医院。”

    四个男人已经相互扶着站了起来,为首的虎哥恶狠狠的瞪着两人,“想走,没那么容易,先还钱!你妈欠我们5000块,现在跑路了,这钱你必须还!”

    “我没钱。”温立言紧绷着脸,语气冷的骇人。

    “那就跟我们走!去飞哥的迪斯科舞厅打工,什么时候还上了什么时候算!飞哥的账你也敢赖,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虎哥恶狠狠的威胁。

    “不去。温立言还要读书!雇佣未成年,犯法!你飞哥是想吃牢饭,还是迪斯科舞厅不想开了?”

    姜沐一步上前,直接站到了温立言身前,成功揍趴下了虎哥,战胜了一直以来她心中的恐惧。

    下颌微扬,就是这么嚣张。

    “呵!小姑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你信不信,就算是飞哥把你们俩杀了,也不会有任何事情?”

    虎哥一脸凶狠。

    姜沐心里咯噔一下,她忘了,87年底,国家还没有整改,这些地头蛇确实无法无天。

    察觉到她情绪不对,刚被安抚下来的温立言,那股暴戾的狠意又上来了,手里的三棱刀还没有放下,抬脚就要上前。

    “警察,就是他们,进屋抢劫。”伴随着一个温柔略带急促的声音响起,四个警察冲了进来。

    姜沐连忙拉住了想要搞事情的温立言,故作恐惧的说道,“警察叔叔,这群坏蛋到我家抢劫,被发现了就要杀人灭口。我哥被他们划了好几刀。”

    四人都快气死了,妈的,你是学川剧变脸的吗?

    刚刚踹人,拎椅子的暴力哪里去了?

    现在抖什么抖?

    什么杀人灭口?

    他们伤的更严重还不好?

    那臭小子就被划了几道而已,连针都不用缝!

    “警察大哥,别听她胡说,是这个小子的妈欠了我们5000块,我们是来催账的,我们也都受伤了。”

    虎哥连忙解释。

    “催账不会好好催?有拿着刀子上门的吗?警察叔叔,他们的刀子还沾着血呢,刚才他们还想强带走我们,说是让我们去飞哥的舞厅打工,我严重怀疑他们不正常营业,黑色交易,甚至贩卖人口。”

    姜沐认真分析,“我们俩长得都不错,他们想干什么,简直昭然若揭!警察叔叔,你们可要救救我们。”

    说着杏眼已经氤氲着水光。

    四人组已经傻眼了,他们就是过来要个账,怎么就贩卖人口了?

    虎哥连连摆手,“我不是!我没有!别听她胡说!我们真是来要钱的,借条就在这里。”

    警察看了一眼借条,明白了大概,这个虎哥也是他们的常客,类似的报警他们处理了也不只一件了。

    “王大虎,说了你多少次了,收账也不能暴力!你是想再进去一两个月?”为首的警察呵斥道。

    “我也为难啊,要是他们痛痛快快还钱,我也不会这样!真的不是我们的错,都是他赖账!”

    王大虎将责任全都推到了温立言的身上,应付这样的场面,他非常有经验,只要他们换不上钱,警察也不会把他们怎么样。

    他小算盘打的劈了啪啦直响,却没想到翻船了。

    ------题外话------

    从明天开始,早上九点更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