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透视神医混都市(废婿当道) > 第128章 恩怨的源头
    董子清下针速度极快,于背后行针一气呵成,眨眼间十三枚银针刺入刘仲景的背后,伴随着刘仲景一声干呕,紧接着抱着垃圾桶开始大吐特吐,先吐的东西是晚饭吃的食物,而随后吐的则是乌黑之物。

    当刘仲景吐完,他顿时说道:“果真是玄针要术,仅仅是背后十三针就让我吐出了这些年积累的毒素。

    小友,还请继续!”

    董子清将垃圾桶拿到一边,站在刘仲景身前缓缓呼出一口气,紧接着猛地提起一口气,十三枚银针迅速出手,快速刺入刘仲景胸前腹部,紧接着董子清手指猛地点在刘仲景小腹脐下三寸,道家讲的丹田处,调动灵气迅速打入刘仲景体内。

    而后董子清快速取出两枚银针刺进刘仲景两侧太阳穴下半寸处,而后快速取下其身前身后二十六枚银针。

    而这个时候,刘仲景的身体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

    “忍住!”

    董子清从兜里掏出一条麻布,在刘仲景张嘴想要大叫的瞬间塞了进去。

    “呜呜……”痛叫声变成了呜呜声,可董子清却丝毫没有停下,一枚银针以灵气为引,猛地插进刘仲景的百汇处,喝道:“温水,泼上去!”

    “啊?”

    “还愣着做什么,泼上去!”

    董子清大喝一声。

    刘金玉没回过神来,可齐楚河却一步窜出,猛地将那盆温水泼在了刘仲景的身上,董子清躲得快,这才没有被泼到。

    可是刘仲景的身体却开始颤抖如筛糠一般,但是最主要的是,他的身体表面开始从每一寸毛孔涌出黑色的物质,并且伴随着阵阵恶臭。

    “那是毒药残留的药力,混合着体内的污血,竟然从毛孔排了出来,这简直就是神乎其技!”

    齐楚河已经瞪大了眼睛,甚至他已经相信董子清能治好刘仲景。

    而刘仲景颤抖的身体,伴随着董子清拔出最后三枚银针,他一下子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惊道:“那古籍中记载的果真没错,玄针要术能解奇毒!”

    “刘仲景,你究竟服用了什么毒?”

    齐楚河连忙问道。

    看着齐楚河,刘仲景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正准备说些什么,肚子却一阵翻滚,他连忙一手捂着肚子喊道:“等会儿再告诉你,我先去厕所!”

    说着,刘仲景拔腿开跑,那奔跑的速度,就算是年轻人都不见得能追得上!“董小友,你感觉怎么样?”

    罗振远来到董子清身边,董子清摇摇头道:“不碍事!”

    “那就好,那就好!”

    罗振远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走到齐楚河面前,手一伸,傲然道:“姓齐的,愿赌服输,百毒经拿来吧?”

    齐楚河顿时面瘫,极其不情愿的将百毒经交到罗振远的手上。

    而罗振远则是赶紧打开检查,半晌才抬头狐疑的看着齐楚河道:“这不是假的吧?”

    “靠,姓罗的你要是看不懂就赶紧还我!”

    齐楚河说着就准备要抢,但罗振远一把将百毒经抱在怀里说道:“愿赌服输,到我手里还想往回要?”

    齐楚河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看向自己的孙子说道:“你先回去吧!”

    “爷爷,您在这里我不放心!”

    齐武斌一听连忙走上前来。

    “我在这他们还能把我吃了?

    回去吧,没事的!”

    齐楚河挥了挥手,齐武斌犹豫了一下,最终也只能点点头,但临走前还是不忘提醒齐楚河道:“爷爷,有事您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回去吧!”

    齐楚河挥挥手,但却没说什么。

    当齐武斌离开后,罗振远盯着齐楚河道:“你,想好了?”

    “咱们三家斗了几辈子了,结果又怎样?

    还不是两败俱伤,闭门造车,本就自断前路。

    只是碍于祖训没有办法。

    如今,这位小友能使用玄针要术,说明我们一直等待的契机出现了。”

    齐楚河叹息一声,而后看向董子清道:“玄针要术,只在传闻中。

    你能学得,说明在医道一途,你注定走的比我们远。”

    “看来你没忘记当初的约定,虽然混蛋了一些,但还算明白事理!”

    罗振远咕哝了一声。

    “靠,咱俩谁混蛋?

    当初家妹那般喜欢你,你这个老混蛋都做了什么?”

    齐楚河此话一出,哪怕是董子清都瞪大了眼睛,至于刘金玉几人更是下巴都差一点掉在地上。

    齐楚河的妹妹,曾喜欢罗振远?

    被提到当年之事,罗振远眼睛也瞪了起来,怒道:“靠,能怪我?

    是你他奶奶的设计陷害我,让我跟别的女人上了床,还说什么齐家祖训,不得与罗家来往!”

    “靠,那件事情根本就不是我做的!老子后来才调查出来,是当初追求家妹的那孙子干的!”

    齐楚河咬牙切齿,要不是那件事,她妹妹当初也不至于离家出走至今不回!罗振远一听,一下子就知道了齐楚河说的是谁了。

    “当初,就不该救他!”

    齐楚河气的不想搭理罗振远,而罗振远最终也只能叹了一口气,问道:“她,还好吧?”

    “好,好的很,一辈子没嫁人,好的很呐!”

    齐楚河瞪着眼睛,恨不得把罗振远生吞活剥了。

    当初你被人坑上错床,就不知道去解释一下?

    这下子,所有人都明白了,为什么齐楚河一见到罗振远就气不打一处来,而罗振远对齐楚河也堪称恨之入骨。

    刘金泽去看自己老爸是不是掉厕所了,刘金岳打了一个哈哈也去厕所了,刘金玉没法去厕所,只能拿出手机装腔作势打电话溜了。

    而董子清,迟疑了一下说道:“我记得齐先生提到罗老先生有个儿子,是真的吧?”

    一听董子清的话,齐楚河没好气的说道:“真的,这混蛋玩意儿确实有个儿子,也不知道他在哪走的狗屎运,他奶奶的,一想到这里我就气。”

    罗振远眼前一亮,他一生未娶,若真有一个儿子,那无疑不是上天眷顾。

    “他在哪?”

    “别问我,要问问我妹妹去!”

    齐楚河说完立刻转身,丢下一句明天再来,便走了。

    罗振远有些傻眼,齐楚河这话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问他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