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游钓万界 > 第65章 再度遭贼
    深夜遭贼,所幸青妹及时提醒,否则恐怕得失窃。

    但这伙这么专业的小贼到底要来偷什么,李牧鱼却一时没有答案。

    怀疑的人有,渔家、天府食城,自己算把这两帮人都得罪了一个透。

    但认真想想又觉得不对,他们派人来偷什么?鱼?

    偷这几条鱼有什么用!

    他们更在意的是供货渠道吧?

    “供货渠道?”李牧鱼突然眯眼。

    渔家是今天才知道他要断供的,在使用极端手段之前,肯定会先去东江渔民处另辟渠道。而且这么短的时间里,也不可能找到小偷,而且是熟悉这里环境的小偷。

    但天府食城不同,他们早前已经联系东江的渔民,企图绕过李牧鱼寻找渠道。

    只是他们失败了!所以才亲自来谈判。

    谈判无果,只能使用最下三滥的手段,一切都说得通。

    那么回到开始的问题,这伙小偷到底要偷什么?

    “手机?”

    李牧鱼突然眉头竖起。

    手机里有联系方式,他们需要的是渠道的联系方式。

    但手机却恰恰是李牧鱼最重要的东西!里面有‘游钓万界’,一旦失窃……后果不堪设想!

    “真是天府?”李牧鱼压制着怒火,但以上只是他的分析,没有真凭实据,疑罪从无。

    他需要找到证据!

    更需要保护好自己的手机。

    得多买一台手机防备。

    今晚他们不会再来,休息吧!只是接下来一段时间,恐怕不能睡得太安稳。

    这一晚没睡好,但李牧鱼还是早早就起了床,得送货。

    先去的渔家,采购罗经理接待的,没给他好脸色,结账的时候还磨磨蹭蹭,一改常态。

    但这个态度没毛病,渔家估计还在考虑更换渠道呢!老板都已经翻脸,做员工的自然表出态度。

    天府这边的话,采购的陈经理再度挽留,但和此前几天的态度并无差异,也没有任何异常。

    他可能没参与,或者未必是天府。

    凭借猜测就认定是天府,证据还是不足。昨晚只想到天府和渔家的嫌疑,却忽视了除了他们外,还有别的人会觊觎东江鱼。

    ‘东江罗非’在天府和渔家闯出这么大的名气,他们的竞争对手肯定眼红,而且期间确实有人找他要合作,但数量就这么多,李牧鱼也没法。

    当然,依然没有排除天府食城的可能,只是他们并不是唯一的嫌疑目标。

    “无从查起。”

    李牧鱼感到棘手。

    眼下无计可施,钓场也需要回去照顾,先回吧!

    途经电子城,停车买了一台手机,安装着‘游钓万界’的这台,从此以后可得小心保管,这次遭贼也给他提了一个醒。

    再购买了十个摄像头和一些线材。现在只有三个,还是太少,监控盲区太多,而且小水库上面也需要监控。

    今天是开业第二天,生意直线下降。

    钓鱼人来了三个,中午餐厅拍苍蝇,厨房只做了三位钓鱼人的快餐和自己的工作餐。

    李牧鱼趁机装好监控系统,并且对线材重新做了埋地处理,尽可能避免轻易就被剪断。

    摄像头对着摄像头,拆一个,另一个就能把画面记录下。

    李牧鱼没有将昨晚遭贼的事情说出去,连父母都不知道,看见他的行为简直无法理解,装这么多摄像头干嘛?

    晚上终于来了两桌客人,邱总一伙人,倒是没少消费。

    但也不能只靠他们几个老板过日子呀!得开拓客源。

    现在的互联网时代,得拥抱一下。不求接入网络订餐平台就生意火爆,但多一个客人,就多一个增长点。

    “我们村的小智说要找工作,初中毕业没文凭,又不愿意干厂工,整天躲在家里打游戏,也不出门,他老子说要给他找一份工作。”李父晚上和李牧鱼说起。

    “小智?”李牧鱼扬眉。

    “这小子确实不太靠谱,我也担心他做不好,你自己拿主意。”李父抹不开脸拒绝,两家关系挺好的。

    “工资待遇你怎么跟他说的?”李牧鱼问。

    “3000嘛!不过他们家的意思是3500,在自家住。”李父介绍情况。

    “你让他过来试试吧!不过你得把丑话说前头,别请了一位祖宗过来。”李牧鱼提醒。

    “知道,这还不用你教。”李父瞪眼。

    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性情飘忽不定的,思想观念也不成熟,这样的小伙不好管理。

    但鱼庄不在市区,想招一个人不容易,而且两家关系也好,能帮就帮一把。

    收拾好餐厅,钓场,刚洗过澡睡下,李牧鱼再次被青妹叫醒。

    “嘤嘤嘤。”

    李牧鱼一下就醒了,带着一丝的疑惑,今晚还来?不应该啊!何况时间还这么早,没谁这么做贼的。

    这次不再盲目的开灯,轻手轻脚的过去拉上窗帘,打开手机查看网络实时监控。

    摄像头都在正常运行着。

    而且在对着大门外的摄像头里,李牧鱼还发现了异常。

    摄像头是红外的,晚上也能看清人在活动,不远处的果树后面,正蹲着两人。但具体在干什么,这就无法看清,毕竟是红外夜景,监控摄像头的清晰度也就那样。

    “看着很傻啊!”李牧鱼皱眉。

    赶紧用手机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让他静悄悄多带几个人过来,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对方逃脱。

    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

    在农村,一旦听说有贼,邻里之间都不会无动于衷。一声号召,就都拿着扁担赶了出来。

    李牧鱼直接通过电话远程部署,首先要做的就是将他们的去路封死,绝对不能让他们成功逃走。

    但这么多灯火突然出现,难免还是会惊扰到对方。

    看到他们要走,已经潜伏到门口的李牧鱼拿着撬棍突然就冲了出去。

    “站住!”

    “这边!”

    黑夜下,现场一阵混乱的追逐。

    但李牧鱼早已经让人封锁出路,加上这两人慌不择路的逃,最后直接钻荆条树里,直接给愤怒的李父扒拉了出来。

    混乱里也不知道谁动了手,直接将两人踹地上去。

    “别打了!都别打了!先绑住他们的手脚!”李牧鱼连忙制止,可别没轻没重的把人弄伤弄残,这可不算正当防卫,出事也是要吃官司的。

    易牙也到了现场,一看两人,不由道:“这不是老三和孙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