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诸天万界大力哥 > 第二十八章渡魂3
    老陈送完晚清走进屋内搓了搓手,脸上带着些许唏嘘。

    “天冷起来了,炉子快烧完了。”

    赵吏坐在椅子上缓缓的开口道。

    “是啊!我看看。“

    老陈闻言点了点头,凑到炉子旁,刚想打开盖子,赵吏没有感情的声音再次响起:”别看了,碳都烧完了。“

    说着赵吏端起酒刚想喝一口,却发现都被大力喝光了,他将酒杯放下摇了摇道:“该收摊了。”

    “是啊!是该收摊了。”

    老陈搓了搓手,脸上有些紧张的回答道。”

    “得快一些,我等你!”

    赵吏开口道。

    老陈闻言稍稍沉默了一下,随后应了一声,拿起抹布默默地收拾起面馆。

    老陈的手脚很麻利,除了大力和赵吏坐的桌子,剩下都收拾到了一起,收拾的十分的认真。

    “疼么?“

    赵吏突然开口问道。

    老陈轻轻摸了一下脖子,没有说话,而赵吏再次开口道:“我说砍头疼么?”

    “有点,可想想明闺女就要出嫁了,我就不觉得疼了,哈哈哈~”

    老陈心满意足的笑道。

    “你像个好人。”

    赵吏稍稍沉默了一下开口道。

    “我是个好人!”

    “可你拿刀抹了两个人的脖子!”

    赵吏与老陈一问一答,空气变得有些沉闷。

    “我是好人!但我也是个穷人!明天闺女就要嫁人了!我这个当爹了,总得给闺女置办点像样的嫁妆吧!”

    老陈摇了摇头道。

    “你没钱了,所以找人借了贷!”

    赵吏平静的开口道。

    ”我靠着这个小面馆,也只能填饱点肚子,多一分都没有。“

    老陈苦笑道。

    “哪怕嫁妆薄一些呢?”

    赵吏有些不解的开口道。

    ”那可不行!我闺女身体弱!伺候不了公婆!所以我要备一份冲一点的嫁妆,这样过门之后我闺女才能不受欺负!“

    老陈说道嫁妆的时候,脸色变得十分的认真严肃。

    ”我闺女跟我这么多年,没过上一天好日子。”

    老陈继续苦笑道。

    “唉~”

    大力这时不仅长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一个香烟点燃,同时从另一个烟盒中拿出三根细长的香烟摆在老陈面前点燃。

    这烟是大力和四目一起研究出来的,烟里面夹杂着特殊的贡香,可以祭祀鬼神用。

    老陈轻轻吸了两口烟雾,精神状态显然好了许多,他感激的对大力拱了拱手。

    赵吏此时也跟大力要了一根加了料的烟,点燃后自顾自的吸着。

    待到香烟燃尽,气氛也缓和了一些,老陈继续开口道:“他们逼我还钱,我就赚一点换他们一点,有一天他们让我上门......我我就去了。”

    “可刚一进门,我就看到他们两人喝酒吃肉,一边吃,一边笑,我......我道他们就恶心,他们吃的喝的,都是穷苦人的血汗钱!”

    “他们让我跪下给他们磕头,说有好事跟我说,我就给他们跪下了!我磕头!我磕头!”

    “可他们说,就靠我这个小店,根本就还不起他们的钱!他要把我的闺女卖到窑子里面去,跟窑子已经说好了!”

    “他们还说!他们还说!我的姑娘天生就是拿来卖的!我求他们!别把我闺女买了!可他们不同意!我求他们!他们不同意!我求他们!他们不同意!”

    “我!我!我.....”

    老陈说到这显然精神已经有点崩溃了,他不停的比划着,对着空气劈砍,眼神变得通红,身上散发出的怨气也越来越浓烈。

    “我们是穷人!可我们本本分分!靠着我们的体力来赚钱!来养家!”

    “我们虽然穷!但我们是人!我们不是畜生!”

    老陈愤怒的大喊,脸变得十分狰狞。

    “可你搭上了一条命。”

    赵吏平静的开口道,眼神之中充满了麻木,不过隐约之间还是能够看到一丝怜悯。

    “我不后悔!我杀了那些放贷的!我救了许多和我一样的穷人!”

    老陈咆哮道。

    过了几分钟老陈才算勉强平静下来,制止住心中的怨气,他不停的喘着粗气,好像想起了什么,他愣愣的看了两眼赵吏,随后直接跪了下来。

    一步一磕头,一步一磕头,十分卑微的走到赵吏旁,帮他擦着皮鞋。

    “这位爷,求您一件事行么?”

    老陈卑微的乞求道。

    赵吏没有回答,面色冰冷且麻木。

    “明天一早,我姑娘就要出嫁了,可我看不见她了!您能帮我看他一眼么?如果您能帮我她一眼,那我也就放心了。我闺女......我闺女她叫凤蝶。”

    老陈满怀希望的开口道。

    “赵吏,别绷着了。”

    大力这时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他扶起跪在地上的老陈对赵吏开口道。

    赵吏看了大力一眼,没有开口,算是默认了。

    “老陈,你放心,我说过我不会白吃你的面,你闺女我会帮她安稳的度过一生。”

    大力拍了拍老陈膝盖上的灰尘道。

    “谢谢!谢谢二位爷!谢谢二位爷了!”

    老陈激动坏了他不停的跟大力和赵吏道谢,说着又要跪了下来。

    “老陈,不要跪了,这辈子你跪得已经够多的了,下辈子投个好胎吧!”

    大力拉住老陈有些怜悯的道。

    老陈留下了泪水笑着点了点头,随后身形开始虚幻,化作了星星点点消散在空气之中。

    “老陈的事情解决了,现在该说说你我的事情了吧!”

    赵吏看着老陈的灵魂进入黄泉,转过头来看向大力开口道。

    而大力则是漫不经心的走到老陈的灶台前,将他那仅剩的三瓶半酱油放入了背包之中后回答道:“你想说什么事情?“

    ”关于我!关于我的一切!“

    赵吏此时再也绷不住了,站起身来低吼道。

    大力闻言稍稍沉默了一下后开口道:“老陈的事情还没有完,他还有女儿,他的女儿被退婚了,所以你要管她。”

    “我只想知道我的一切!其他的我不想管!”

    赵吏语气冷硬,额头上青筋暴起。

    大力从背包中拿出两块铜角金棺上的金子,放在桌子上后,看着赵吏开口道:“我不属于这里,用不了多久就会离开,但是我答应了老陈照顾他的女儿,所以你要帮我,你必须管!报酬就是关于你的过去,这个交易很公平吧?”

    “如果说我现在就要知道呢?即便是用强的!”

    赵吏死死盯着大力开口道。

    “那你可以试试!”

    大力眯起眼睛身上气势瞬间爆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