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上神夫人是个疯批美人 > 第258章 我有一个朋友……
    第258章我有一个朋友……

    灵蝶崖的夜色应是整个仙界最美的,月如白玉盘,悬在璀璨的繁星之间。

    人间看到的夜空,往往都是月朗星稀。

    灵蝶崖上却是星月同辉。

    数不清的萤火虫从仙花灵草间飞出,便好似那天幕的星子坠了下来。

    硕大的夜明珠点缀在花丛里,将笼在云雾中的灵蝶崖照得忽明忽暗,景致若隐若现,更添几分朦胧美感。

    百花会之夜的灵蝶崖,无一处不美。

    就连从崖顶云镜湖流泻而出的琴音,听上去也不那么令人心生厌烦了。

    曲子是天上地下难得的好曲,今日初到灵蝶崖的仙家皆沉浸其中。

    会觉得厌烦的,都是已经在灵蝶崖小住了些时日的仙家。

    暮影从未见过这么美的夜色,但她心里却有个小小的遗憾。

    小云儿说灵蝶崖没有仙鹿,亦没有仙鹤,那些畜牲最喜欢糟蹋仙花灵草。

    之前有别的仙山上的仙鹤飞来,被她师父拿着棍子赶跑了。

    如此几次之后,别说飞来灵蝶崖,便是她师父去别的仙山溜达,那些仙鹤也要躲开老远。

    这灵蝶崖美则美矣,却与暮影小时候梦中所见不同。

    花荫谷三面环山,一面临着皑皑云海,云海之下便是晟州大陆。

    挨着翻涌的云海,以灵木搭了座台子,台子四周亦缀夜明珠,百花宴便是在此举行。

    灵木台子上摆了长桌宴,四条长桌围成一个“口”字,中间有灵蝶曼舞。

    舞是伴着崖顶的琴音而起,反正灵蝶崖上没有谁的琴技能将孟奚知比下去,又反正孟奚知总是要弹奏个不休,倒不如就借他的曲子一用,也省了好些麻烦。

    仙家们长袍广袖,坐在海浪般涌来的祥云间,一个个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看得出来他们对百花宴很是满意。

    所谓的百花宴,一听便知与花有关。

    灵蝶崖什么东西最多?

    自然是花。

    以花荫谷中的仙花为主料,佐以仙丹或是灵泉仙露之类的滋补仙元之物,烹饪而出的菜肴点心,再配上灵蝶崖独有的花酿,供仙家们享用。

    经过烹饪的仙花,不仅味美,也更加滋补,深受各位仙家喜爱。

    仙乐袅袅,舞姿轻灵,推杯换盏间,仙界漫长岁月里的枯燥与孤寂,在这一夜得到了慰藉。

    每个醉了酒的仙家恍惚觉得自己多了几个好友,没忍住将心底藏了多年的小秘密与之分享。

    “小老弟,我跟你说啊,当年魔界退出晟州大陆,我可是听说……”

    “魔界的事可不好胡乱说啊。”

    “嘿,你这是不相信老哥我?来来来,我今个儿就跟你好好说道说道。”

    “不是,这……”

    如此良辰美景,提魔界那档子事,不嫌扫兴吗?

    “嘘!”醉酒的仙君食指抵着嘴唇,揽过旁边仙君的肩膀,比了个噤声的动作,“得君为友,幸甚至哉,咱俩哥俩之间啊,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你且宽心,听我道来。”

    这位被强行拽着听故事的倒霉仙君不是旁人,正是这灵蝶崖的主人孟莺时。

    “数千年前,魔突然退出晟州大陆不知去向,有人说,魔是去了另一个世界,唉,你说,真的存在另一个世界吗?”

    孟莺时不答反问道:“咱们所在的世界,仙界最高,悬于九重天阙,敢问兄弟,你可曾飞出过九重天外?”

    醉酒仙君摆手,“我去年才在西洛国一座山头上修得圆满,从小小地仙变成这上界的散仙,九重天外?小老弟你这不是拿我打趣么?”

    孟莺时安慰他,“别说你,便是天帝,也不知道九重天外有什么,所以啊,是否存在另一个世界,咱们这些小仙既不知道,也不用知道。”

    “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咱们做仙的,怎能没点追求?若真是天外有天,那咱们得去探索啊,你看老哥我啊,若不是一心想着要升天,怎会在那座蚊虫成群的山头苦修数千年?你是不知道啊,我都熬死了多少……哎,不说这个,不说这个。”

    说到伤心事,醉酒仙君又仰头饮了一杯。

    孟莺时蹙眉看着他,“魔去了另一个世界的事,你是听何人说的?”

    “我有一个朋友……他跟我说啊,说此间天地,看似天高地阔,无穷无尽,其实啊,不过弹丸之地,芸芸众生,芸芸众生……什么来着?”

    孟莺时歪着脑袋看着醉酒仙君:你问我?

    醉酒仙君敲着脑壳,“我怎么给忘了呢?”

    “不知你那位朋友是哪座仙山的仙友?”

    “呔,他哪是什么仙友啊,不过是人间一个小小的说书人。”

    “说书人的话你也信?”

    “小老弟你这话我可不爱听啊,他是我朋友,朋友你知道吗?就像咱俩这样,怎么,你不当我是朋友?”

    醉酒仙君越说越来劲,一拳头砸在孟莺时的心口。

    孟莺时摇头叹气,“你在西洛国数千年,难道不曾听说过,魔就藏在不死槐森林中,并非如世人所说那般,于晟州大陆销声匿迹?”

    对于这个说法,其实也只是孟莺时的猜测。

    如果魔真的退出了晟州大陆,那不死槐森林中的魔又是怎么回事?

    “我跟你说啊,我那位朋友有个朋友,他告诉我那位朋友,不死槐森林中的槐花,在千年前便开了。”

    什么朋友朋友的,难为醉酒仙君醉了酒还能捋清楚。

    孟莺时问道:“所以魔真的一直在不死槐森林中?”

    一曲终了,翩翩起舞的灵蝶们退了下去。

    四方长桌后的仙家们吃喝正酣,等着琴音再起。

    一晚上了,这支曲子反反复复弹了不下十次,要不是百花宴的重头戏就在这“吃喝”之上,怕是有不少仙家要拂袖而去了。

    醉酒仙君踉跄起身,松了松腰带,打了个响亮的酒嗝,吸了一口仙花的香气,转身踱步到灵木台边。

    他望着月光下的云海,朗声笑道:“数千年前的魔确实退出了晟州大陆,如今的魔,是千年前仙界……啊!小老弟救我……”

    “哎哎哎……”孟莺时追到灵木台边,已经来不及去救跌下云海的醉酒老哥。

    灵木台边站着一位衣袂飘飘的仙子,仙子拍了拍手,对着云海啐道:“呸,让你没事提什么魔来扫兴,下去吧你!”

    “……”孟莺时幽幽看了一眼仙子。

    醉酒仙君毕竟只是一个才飞升的散仙,根基不稳,这一朝下凡,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回仙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