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十五.永远地留下
    光头壮汉眼神玩味的打量迈克:“让我们检查一下你的兄弟,可以吗?”

    “我这次没偷你们的东西!”维吉尔憨厚的声音响起。

    “嘘,别说话!”迈克用肩膀撞了一下维吉尔,露出不太自然的笑容说:“当然可以,大家可以替我们证明。”

    以防赌场使用下作的手段,他把周围赌徒拉进来作证。

    没有赌场敢冒着被客人发现的风险使用小手段。

    前提是维吉尔真的没有傻乎乎拿走某个筹码。

    迈克还是抱着一丝幻想的。你看,他们只要求搜身维吉尔但没有搜身自己,说明赌场还是很守规则的。

    不过很快,他的脑海被更加纠结的想法占据:有没有可能是他们真的看到维吉尔偷了筹码?

    无论如何,迈克只能看着壮汉的两名手下走到维吉尔面前,粗暴地搜索翻找他的口袋,就像他看着骰盒上下翻飞一般无力。

    几十秒后,什么也没找到的手下向后退开,对光头壮汉摇头。

    他们没找到筹码。

    维吉尔用鼻子发出哼声,低头整理自己褶皱的衣服。

    这通常是被欺负者唯一能展示尊严的事。

    迈克长舒口气,“怎么样没有吧?我们可以离开了吗?”

    话音落下,迈克的呼吸忽然一滞。光头壮汉望来的一眼让他想起赶来的路上,遇到哪些饥肠辘辘的贪婪野兽。

    “或许是吞下去了。”

    意识到情况正在变得难以收场,迈克忍不住走向光头壮汉大声解释道:“听着,我们是从阿伦贝德郡过来的,那里是个小地方,前不久泽恩斯特才被怪物袭击死了几乎所有人,我们是逃过来的,要去港口坐船离开。我们不是本地人,也不打算在这里久待,要你们赌场的筹码根本没用,对吧?”

    因为焦急而说得太快,重新浮现的阿伦贝德郡口音令他这番话更加可信。

    但光头壮汉只是冷笑着,像是拎着小鸡般抓住迈克的衣领,目光落在想要冲过来,又被手下制服的维吉尔身上。

    被光头壮汉抓在手里的迈克哀求道:“我们下午就要离开了,没办法等到维吉尔拉出什么,而且就算他把筹码吞了下去能吃几块,我们可以赔给你好不好?”

    “那样的确太慢了。”光头壮汉裂开残忍的笑容,抽出大腿上的小刀丢给手下。

    迈克突然仿佛失去全身力气,怔怔看着手下接住小刀走向维吉尔。

    “笨蛋……黑曼巴怎么允许外乡人带走里区的钱……”

    恍惚间迈克仿佛听到人群里传出一道低叹声,他下意识望向人群,只能看到一双双木然的眼睛。

    他找不到刚刚发出声音的是谁。

    迈克身体里忽然涌现一股力量,他对着人群大喊:“这家赌场赢了钱会被诬陷偷东西,你们就这么看着什么都不管吗!”

    但让他绝望的是,这些麻木的身影一动不动,没有动作,甚至没有情绪。

    迈克开始挣扎,试图摆脱光头壮汉的控制:“等等你不能那么做!求求你,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没有偷你们的筹码!”

    维吉尔的怒吼打断迈克的挣扎,他夺过了小刀,目视着光头壮汉。

    光头壮汉完全不在意维吉尔手里的小刀,神情玩味:“证明给我们看。”

    “怎么证明!”

    迈克已经隐隐意识到什么,大喊道:“我愿意把赢的所有钱退给你们除了船票!”

    光头壮汉不理会迈克的聒噪,对维吉尔说:“把你的肚子抛开,让我们看看有没有筹码。”

    愤怒的维吉尔犹豫了,望向迈克,迈克在这时喊道:“船票也给你!”

    迈克恳求的目光中,光头壮汉似乎终于满足了胃口:“想来你兄弟偷走的筹码也不会超过你们赢的钱,把东西教出来,你们可以——”

    “船票不能给他们!”

    维吉尔的大喊重新将焦点拉回他的身上,他瞪着迈克大声说:“我们要去列侬群岛!不是要证明吗,我——”

    “不要!”

    迈克惊恐的大叫声在陡然死寂的赌场里响起,随后就是令人头皮发麻的切割声。

    维吉尔切开自己的肚子,喘息如牛的把手塞进肚子,响起粘稠地搅动声。

    旁边的两个手下忍不住后退几步。

    光头壮汉微眯起眼眸间,一只浴血的手掌抓着什么抽出肚子,浓郁血腥味与未消化的食物味道溢开。

    一些干呕声在周围响起。

    “你们看到了!我没有偷吃……你们的筹码……”

    刚开始的喊声迅速变得无力。

    “真是……蠢货。”

    耳边响起自言自语,抓着迈克的手掌忽然松开了。

    迈克冲到维吉尔面前,惊慌的想要捂住他肚子上的伤口。但除了让他的双手沾满维吉尔的血液外,什么用都没有。

    光头壮汉望向阴暗角落,点亮的叼在嘴中的烟斗上下晃动。

    重新望向迈克和维吉尔,光头壮汉嫌恶地挥舞手掌,如在驱赶着什么说:“你们证明了他的清白,好了,和你的兄弟带着东西滚出去吧。”

    迈克忘了他如何被赌场驱赶出去,当扶着维吉尔钻进阴暗小巷靠坐在阴冷中时,浑浑噩噩的意识终于回归身体。

    “我好困……迈克……”维吉尔吃力地睁起眼睛。

    “别睡……别……不能睡!我现在带你去找医生!”迈克语无伦次说着,想要抬起维吉尔,在这时,小巷外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就是这里!”

    没来得及回头,迈克的后脑就被重重砸了一下,扑通一声倒地。意识迷离间,迈克感觉到手掌撕扯摸索自己的口袋。

    “船票……船票还我!”

    维吉尔忽然发出最后的怒吼,扑到迈克的身上抓住正在抽离的手。

    有什么被撕扯开,而后是模糊逃出小巷的人影。

    一只死死抓着染血船票的血手伸到迈克面前。

    “去……列侬群岛……”

    血手无力跌落。

    不!维吉尔!不!!!

    迈克内心怒吼,愤怒与怨恨充斥他的内心,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任何代价?】

    是的,任何代价!

    心中响起低语,迈克想要抬起头,但他的生机如同被什么抽离,转眼凋零。

    最后一刻,迈克之看到一道虚幻的身影从自己的面前走过——

    两道失去温度的身体靠在潮湿肮脏的小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