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书吧 > 阿梨在线修BUG > 第70章 神秘的宝贝
    大妈这才放下心来,笑着对棠梨说道:“认识就好。我跟我的姐妹们,也是要去那个白云观呢,正好顺路。你们爸妈也是的,这么把你们姐弟两交给两个大男人带着呢,多不方便啊……”

    棠梨粗略算了一下这些大妈的人数,有十来个,加上他们四人,这县城的小大巴车,估计就满座了。

    虽然之前在胖子的描述下,棠梨大概了解了这白云观的辉煌程度,但是她没想到的是,小小的晋阳市下面的县城,一下子都能聚集这么多去白云观的信众。

    “大婶子,你们都是去白云观求符的吗?”棠梨好奇地问道。

    大妈冲着棠梨神秘一笑:“小姑娘,白云观的符好求,可有些东西啊可遇不可求?”

    “可遇不可求?”难道是为了去参加法会,不至于啊,那个法会不是只有各大道观的主事们才能参加吗?!

    大妈又压低声音在棠梨耳边说着:“那白云观里,最近新得了一件宝贝,八月十五那天,就是那宝贝展览的日子。”

    “宝贝?!”离棠梨最近的陆熠,一直关注着她们两的动静,这大妈虽说是压低了声音在说,可她天生的大嗓门,再加上想要炫耀八卦的得意心理,陆熠就听的很是清楚了!

    其他几个一直在一旁聊天的大妈们,一听到陆熠这问话,就知道有人的嘴啊真是没个把门的,什么都往外说。

    一个身材丰润,打扮地颇为贵气的小妇人走过来,没好气地拍了一下大妈的肩膀,埋怨道:“王婶子,这事你怎么还跟小孩子说起来了呢?”

    王婶子讪笑着说:“余大妹子,你看,他们也都是去白云观的,遇着就是缘分了,有宝贝大家一起看嘛!”

    “既然那宝贝到时候要展览,自然大家都能看到,怎么还不能告诉我们了?!”棠梨更加不解了,做展览自然是给人看的,怎么还弄的这么神神秘秘的?

    “小姑娘,你不知道,这宝贝的展览啊,可不是给一般人看的……”王婶子语气中带着点得意,“像我们这样十年以上的信众才能进去……”

    余姓小妇人无语了,面前这四个人确实有些古怪,两个长得清秀可人的小朋友加上两个混混一般的男人,那两男人看上去还对那个小姑娘有些恭恭敬敬的,根本不像是小姑娘说的是亲戚关系。

    可这王婶子平日里就是个爱凑热闹又热心肠的大妈,什么事到了她这里准是守不住的,再加上她最稀罕的就是那些个清秀的小姑娘小伙子,跟他们算是什么都交代了。

    虽说吧,这宝贝展览的事情也不算是什么秘密,基本上长期作为白云观信众都是知道的,但对方这四人奇奇怪怪的,她是真不愿意跟他们扯上什么关系……

    正当棠梨和王婶子讨论这件宝贝的时候,那辆每天一班的城际巴士就开过来了。

    棠梨拉着陆熠上了车坐在同一排的空位上,胖子和瘦高个被那群大妈一挤,最后上的车,这时候大巴上的座位就不多了,他们两只能分散开了,都坐在了离棠梨他们不远的座位上。

    大巴车晃晃悠悠地开出这乡间的国道,虽说是国道,但在晋阳这个小城市的乡镇上,这条路就显得有些年久失修了,坑坑洼洼特别多,大巴车也开得磕磕绊绊的。

    陆熠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年纪小,还是长久没坐过这种大巴车,一上车闻到大巴车上那股闷热中带着定酸臭的味道,就有些受不了。

    他随着棠梨进车的时候,前排已经没有什么双人位置了,他们就坐在了中间的座位上。大巴车一路颠簸,午后的阳光又十分猛烈,照得陆熠昏昏沉沉的,他感觉自己的胃都随着车在来回晃动。

    棠梨则还沉浸在刚才王婶子所说的宝贝上,这白云观现在是越发地神秘了,老道士,抱尘仙师,再加上突然出现的宝贝,都像一个个诱饵一样,接连不断地出现,勾引着他们往白云观去。

    她一时间也没分出心思来,去看陆熠,这小孩就是个小大人,少年老成,连日常沟通都是大人的思维方式,所以棠梨潜意识里就当他是个大人了,一点也不担心他会出什么状况。

    所以等到陆熠脑袋一歪,晕倒在棠梨怀里的时候,棠梨才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这车才开了半个小时,就算是睡着,也不可能睡这么熟啊,她摸了一下陆熠的额头,稍微有些发烫,脸上红扑扑的,像是中暑的样子。

    “给我袋子……”陆熠感觉脑袋很晕,恍惚间感觉自己的胃实在是忍受不住了,吐在了棠梨匆忙找出来的袋子里。

    大巴车上顿时弥漫着一股呕吐物的酸臭味,幸好棠梨带着的东西多,背包里随手一淘就找到了一个袋子。

    也幸好棠梨现在处于清贫阶段,早餐不是那么丰富,胃里的存货不多,陆熠只吐了那一下就感觉舒服多了。

    棠梨看到陆熠痛苦的样子,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真的是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啊,要不之前怎么会将陆熠放在陆家五年呢……

    “陆熠?陆熠?你怎么样了?”棠梨焦急地叫着他。

    陆熠也清楚,自己这个师姐,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机灵聪明有余,生活经验就不太充足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胃里的东西吐干净了,还是因为看不得棠梨措手无措的样子,他感觉自己的脑袋不是那么昏沉沉的了。

    他躺在棠梨的腿上,冲她笑了笑,虚弱地说道:“师姐,我没事,吐完舒服多了,不过现在想睡一会。”

    棠梨抬手又摸了摸陆熠的额头,确实比刚才好多了,棠梨从背包中拿出一袋湿纸巾,仔细地擦拭着陆熠刚吐完的嘴角,轻轻地拍打着陆熠有些瘦弱的小小身子。

    心中涌现出一股怜惜之意,谁说这是个小大人的?!明明还是个孩子!

    棠梨觉得很愧疚,不禁想着自己将这个小娃娃带出陆家究竟是对是错……

    而在棠梨温柔的拍抚下慢慢进入梦乡的陆熠,紧锁着眉头,此时却进入了另一番环境下……